万书楼 > 修真小说 > 天才神医冷清欢一穿越 > 第530章 免打金牌

第530章 免打金牌

 热门推荐:
    皇帝的仪仗浩浩荡荡地驾临麒王府。
    大街上呼啦啦跪了一地,山呼万岁。
    老爷子谁也没空搭理,心急火燎地进了麒王府。
    百姓交头接耳地议论:“皇上御驾亲临麒王府,还这样着急,可是又出了什么紧要大事?”
    上一次,好像还是五年前麒王与麒王妃两口子打仗寻短见。
    “听说,是麒王妃打孩子呢。”
    “打个孩子而已,鸡毛蒜皮的,也值得这样兴师动众?”
    “相比较起麒王爷十五万大军抢婚,这算什么兴师动众?”
    ......
    麒王府的侍卫,都觉得挺丢人的,一律缄口不言。
    老爷子还没走到朝天阙呢,就听到小云澈撕心裂肺的哭喊加惨叫。
    “我再也不敢了,娘亲,澈儿再也不敢偷东西了。”
    “娘亲,别打我了,我错了。爹爹啊,仇爹爹啊,皇爷爷啊,你们在哪啊?快点救我啊!我要被打死了啊!”
    ......
    小皮鞭“啪啪”的,打得很带劲儿。
    老爷子心疼得直哆嗦,三步并作两步,闯进院子里。气沉丹田,一声怒喝:“冷清欢,你给朕住手!”
    沈临风正急得好像热锅蚂蚁,见到老爷子如遇救星。
    “皇上,您可来了。”
    皇帝沉脸怒斥:“废物,都是废物,一个女人你也拦不住?”
    沈临风一缩脖子,不敢犟嘴。
    屋子里皮鞭声戛然而止。
    冷清欢气喘吁吁,一张嘴还有火星子味儿:“不知父皇驾到,请恕清欢没有颜面见您,不能亲迎,等我教训完这个逆子,再给您老负荆请罪。”
    小云澈一听救星到了,哭得嗓子都快哑了:“皇爷爷,你怎么才来啊?我娘亲都快要打死我了!今儿您可是亲眼所见,不是宝宝胡说八道啊。”
    皇帝老爷子听着,那叫一个心疼。对着屋里的冷清欢破口就骂。
    “你再动孩子一根手指头试试!反了你了?朕就这么一个孙子,刚不到五岁啊,你这是往死里揍!想让我慕容家断根吗?”
    冷清欢不卑不亢:“慈母多败儿,这孩子太过顽劣,今日闯下滔天大祸,不好好教训教训,儿媳没脸跟父皇您交代。”
    “放屁!”老爷子急得想跳脚:“冷清欢,你这是想抗旨不遵吗?再不开门,朕就让人踹了。”
    冷清欢一点也不害怕:“清欢已经想过了,反正这偷盗玉玺也是死罪,还落一个管教不严的名声,倒是还不如,打死这个逆子,留着他,还指不定后面闯下什么祸呢。我不能让人戳我脊梁骨。”
    “这算是什么祸?朕什么时候说过要怪罪孩子了?!”老爷子理直气壮地道。
    门唰的一下就开了,冷清欢露出个脑袋:“您说,不怪罪他?”
    皇帝老爷子话说出口,就有点后悔。这个女人一向会顺杆往上爬,果不其然。
    他没说话,抻着脖子往里瞧。
    小云澈被绑在一条长板凳上,屁股上的衣服已经开了花,上面还有斑斑血迹。
    皇帝老爷子心疼得就跟针扎似的,怒气冲冲地进屋,蹲下shen,颤抖着手将小云澈身上的绳子解开,就去抱孩子:“走,跟皇爷爷回宫。”
    小云澈不走,搂着他脖子哭得一把眼泪一把鼻涕:“我不走,我给娘亲惹祸了,娘亲生气会不要我。”
    “这样狠毒的娘,还要她做什么?!”老爷子替小云澈撑腰,瞅着他开花的屁股衣摆,都不敢下手碰:“真下得去手啊你冷清欢,多大的事儿,孩子是杀人了?还是放火了?不就是玩个玉玺嘛,那是朕给他玩的!”
    冷清欢“噗通”就给老爷子跪下了:“父皇啊,您老人家咋这么会玩呢?好歹您提前说一声也行啊,可把清欢吓死了,差点就一根绳,伸进房梁里去,畏罪自杀了。”
    皇帝老爷子这叫一个气,得了便宜还卖乖,竟然反咬一口,数落起朕的错来了。
    他顿时气就不打一处来,真想将大鞋印子盖在这个女人无耻的脸上。
    “那你倒是去上吊啊,把气儿撒在我孙子身上做什么?”
    “子不教,父之过,这孩子竟然敢偷您的玉玺,难道不该挨揍吗?他犯了错,您还不是要降罪在我们身上吗?”
    “朕什么时候说过怪罪你们?”
    冷清欢“咚咚”地磕了三个头:“谢父皇恕罪。”
    就知道,这就是苦肉计,自己偏生还颠儿颠儿地过来了。没事儿,来日方长,咱爷俩日后打交道的日子多着呢,你这小细胳膊能拧得过朕的大腿?
    老爷子狠劲儿地瞪她一眼,低头泪汪汪地去撩小云澈的衣服,查看伤势:“走,跟皇爷爷回宫,找个御医给你瞧瞧。”
    小云澈拿手捂着屁股蛋不给看,还不忘火上浇油:“我没事儿,皇爷爷,不用找御医。我屁股天天挨打,都长了茧子了,皮糙肉厚的,不疼。”
    老爷子气哼哼道:“回头皇爷爷给你打一块免打金牌,看谁还敢动你一根手指头!”
    冷清欢一瞧,得,自己也甭想管教这孩子了,日后肯定要上天。
    不过,娃是肯定不能让老爷子带走的,带走了就露馅了。
    小云澈早就得了叮嘱,可怜兮兮地摇头:“太祖母若是知道我娘亲打我,一定会心疼的。皇爷爷,等澈儿屁股好了,不疼了,澈儿再进宫陪着您。”
    老爷子一听,好像是这么回事儿。尤其这事儿还是自己挑起来的。太后要是知道了,少不得劈头盖脸一通臭骂。
    一时间有点为难。
    冷清欢轻咳一声:“父皇,云澈说的也有道理。皇祖母骂我不打紧,可要是让她老人家心疼,清欢罪过就大了。还是稍缓几日,我给云澈治好伤,再送回宫里,怎样?”
    “不怎样!”老爷子没有个好气儿:“现在知道怕太后心疼了,早点干嘛去了?”
    冷清欢小心翼翼地赔笑,说了半晌好话,拍着胸脯保证,又将玉玺恭敬奉上,老爷子这才松口。
    挥手命禄公公取来一道圣旨,略一思忖,叫人捧过笔墨,龙飞凤舞地添了几笔,没好气地丢给冷清欢。
    “册封圣旨,一是给你和麒儿赐婚,二是册封云澈为麒王府世子,第三,朕刚加的,日后不许再打我金孙!”
    好嘛,还有这样护犊子撑腰的。
    冷清欢只能讪讪地领旨谢恩。
    老爷子揣着玉玺,大摇大摆地走了。
    小云澈骑在板凳上,得意洋洋:“还是我皇爷爷好,要不是宫里实在无聊,我才不回麒王府呢。天天瞧着你和爹爹撒狗粮,虐我这个单身狗。”
    冷清欢上下打量他:“以前只知道你会装可怜,没想到,你这演技也不差啊,真能装。”
    小云澈揉揉屁股:“装什么装啊,卧槽,是真疼。隔着那么厚的棉花包,打得我差点就吐血。我到底是不是你亲生的?”
    冷清欢指着他的鼻子:“你再说一句脏话试试?”
    小云澈眨巴眨巴眼睛,有恃无恐地指指她的手里:“皇爷爷说了,你以后不能再打我。”
    冷清欢气哼哼地展开圣旨,瞅了这么一眼,嗯哼?不对劲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