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修真小说 > 天才神医冷清欢一穿越 > 第531章 要给冷清鹤纳妾?

第531章 要给冷清鹤纳妾?

 热门推荐:
    慕容麒见皇帝老爷子撤了,一脚从外面跨进来。
    今儿这出戏他没法参与,有他在,就唱不起来了:“听说父皇给我们重新赐婚了?”
    冷清欢笑得有点古怪:“是赐婚了,你自己瞧吧。”
    慕容麒莫名其妙地接在手里,逐字逐句地读,看到最后也愣了:“没有玺印?”
    冷清欢无奈地耸耸肩,对着慕容麒打趣:“原本咱们两人就没有拜过堂,如今就连赐婚圣旨都是假的。也好,下次和离直接一拍两散就成,不用费劲儿写什么和离书了。”
    “和离?”慕容麒微微眯起眸子,话里带着威胁的意味。
    冷清欢一缩脖子,狡辩道:“下次,下次是指一个人名,不是我。”
    慕容麒一声轻哼。
    冷清欢的话令他很有危机感,觉得煮熟的鸭子也有可能飞了。虽说自己盖紧了锅盖严阵以待,可这肥美而又香气四溢的诱惑,多少人虎视眈眈地盯着呢。
    真蛋疼。
    自家老爷子这绝对就是故意的,娶个媳妇咋就这么难呢?
    王府,因为冷清欢的回归,变得热闹喧嚣起来,许多故人递上拜帖,前来拜见。门口门庭若市,与前些年里的门可罗雀大相径庭。
    冷清欢经过几年商场磨砺,懂得了虚与委蛇,不再将好恶挂在脸上,在这些各有居心的人里游刃有余。迎来送往间,充分展现出作为王府掌家女主人的风范来。
    仇司少没事儿就坐在墙头,拿出玉笛,呜呜咽咽地吹,深情而又专注。调子缠绵悱恻,似乎是在控诉着冷清欢的薄情,将满腹的幽怨展现得淋漓尽致。
    一身红衣在风里飘飘展展,尤其是衣摆的彼岸花,迷花了王府里丫鬟婆子们的眼。
    小丫头们无心做事,在王府的院子里一圈圈地走,鬓边都插上了好看的珠花,希望能引起仇司少的注意。
    世间,像如此风华绽放的美男子可罕见,而且财大气粗,又有爱心,对小云澈那么细心呵护。去哪里找这样好的人啊?
    都不贪,他一挥手就买下了这么多的房子,只要,给自己一间,金屋藏娇就够了。
    这个时节的麒王府,春意盎然,格外鲜活起来。
    地利、人和两个丫头暂时负责打理她遍布长安的生意,天时赶来上京,负责保护小云澈。
    上京不同于江南,冷清欢一回来,就对小云澈的安全提起十二分的警惕,一个凤蕾玉显然太单薄,更何况,她还需要照顾仇司少的生活起居。
    清欢日常需要处理的琐碎事情太多,需要得力的助手在身边助一臂之力。天时稳重机警,身手也好,自己可以放心托付。
    于副将与府上管事这两日神神秘秘的,不知道在忙乎什么。
    就连兜兜和刁嬷嬷几人也在忙,背地里交头接耳的,一见到她走近立即噤声。
    冷清欢觉得,她们一定有事情在瞒着自己。跟慕容麒说起,慕容麒一本正经地说她多心。
    她抽空去了国公府,探望老太君。老太君现在已经有些糊涂了,有了老年痴呆的症状,说话颠三倒四。
    但是一看到冷清欢,竟然难得的,清醒了,明明白白的,拽着清欢的手就潸然泪下。
    可当小云澈上前,乖巧地叫太姥姥的时候,她又变得糊涂,扭脸问冷清欢:“你还有身孕,没事就不用经常过来走动了,养好身子要紧。将来,也生一个这么乖巧可爱的娃娃。”
    老人家的记忆,好像还停留在五年前。还当清欢是个不省心的孩子。
    这令清欢心里挺不是滋味的,可又无能为力。
    回到麒王府,冷清鹤亲自前来,说相爷想念外孙子,接她回相府归省,小住几日。
    自己一走就是五年,上次回相府,凳子都没有坐热,的确是应当回去跟家人热乎热乎。
    跟慕容麒打过招呼,带着小云澈就回了相府。
    冷相一见到冷清欢,就将她拽到一旁,吞吞吐吐地将自己想抱孙子的心愿说了。
    “清鹤年轻就这几年,哪能不抓紧呢?我早就合计着,给你大哥再纳一房妾室了,可你大嫂始终不肯松口。父亲叫你来,就是想让你帮着劝劝,只要让我抱上孙子,什么都好说。”
    究竟是谁的问题还说不准呢,自家老爹就跟着瞎掺和。
    冷清欢没反驳,一口应承下来。
    她知道楚若兮不是扭扭捏捏的性子,两人独处时,就直接开门见山询问:“你与我哥哥成亲也这么久了,什么时候给我添一个小侄子?”
    楚若兮脸色涨红,吭哧了半天:“前两年,你哥哥身子不好,我们没有经心。可现如今,他身子调理得也差不多了,就连大夫都说没有问题,可我这肚子一直都没有动静。
    我回将军府的时候,我母亲找大夫给我暗中瞧过,说我有宫寒的毛病,不易受孕。苦汤药喝了半年,偏方也用了,也不管用。
    这件事情,都已经成为了我的心病了,不孝有三,无后为大,父亲的心思我也明白,拐弯抹角地说了不止一次,想给你哥再纳一房妾室,别耽搁了相府的香火。可是你哥哥执意不肯,我心里也挺不是滋味的。”
    一厢说,眼圈都红了。
    又有哪个女人心甘情愿地为自家相公纳妾呢?反正,冷清欢做不到这样贤惠大度。
    她给楚若兮做了一个详尽的检查,她宫寒已经调理得七七八八,不过输卵管堵塞,需要进行疏通术,有点受罪。
    还有,哥哥当初中毒,的确是伤了肾的,不知道,是否影响正常受孕。有些问题,中医请脉是检查不出来的。
    哥哥那里,自己总是不好意思直接开口,她附在楚若兮耳朵底下,悄悄地说了两句,楚若兮涨得脸通红,勾在胸前:“怎么还用这种羞人答答的玩意儿?若是被你哥哥知道了,怕是也臊得抬不起头来。”
    冷清欢作为大夫,见怪不怪,觉得很正常,在现代医院,医生那都是扯着嗓门嚷的,但是放在古人身上,的确有点难以启齿。好在,楚若兮的脸皮也厚。
    检查开药,都没有什么大问题。事情忙完,冷清欢想去母亲的坟前祭奠。
    冷清鹤恰好有空,兄妹二人备好香烛祭品,直接出城,去了冷家墓地。
    刚刚下过一场雨,墓地周围野草疯长,里面却打理得很好。清欢将祭品香烛摆好,冷清鹤被守墓人叫去,沿着四周查看,被雨水冲刷之后,有无需要修缮之处。
    墓地里很静,冷清欢突如其来的,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就像是,自己被一头野兽盯上了一般,浑身不自在,如芒在背。
    这是一种积年累月培养出来的敏感与警惕。她直觉就是,墓地附近有人,而且在紧盯着自己的一举一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