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修真小说 > 天才神医冷清欢一穿越 > 第538章 扒光你的衣裳

第538章 扒光你的衣裳

 热门推荐:
    慕容麒咬牙切齿,一字一顿:“清欢呢?”
    “清欢自然是跑了啊。瞧你这点出息,吃不到嘴里急赤白脸的。”
    仇司少斜着眼睛看他,一脸的欠揍样。
    “而且,这次可不是我将她拐走的,是她自己跑的,她说,她要给你一个惊喜。”
    狗屁惊喜,这是惊吓好不?
    还好,跟自己拜堂的人是清欢,若是仇司少,还不膈应死自己。
    “她去哪了?”
    仇司少侧身支额风情万种地瞧着慕容麒:“不知道,反正,今儿这张床是我的了,我是说什么都不会走了。你爱上不上。”
    慕容麒一声冷哼:“喜欢本王的床?好啊。来人!”
    兜兜与刁嬷嬷等人就一直在院子里候着呢,推开门:“王爷有什么吩咐......”
    瞅见床榻上横陈的美人仇司少,也愣了。
    慕容麒紧咬着牙关:“叫一队侍卫进来,好好伺候仇家主,放开手脚,不必怜香惜玉。”
    “卧槽!慕容麒,你个变-tai!”仇司少从床上惊坐而起:“没想到你竟然还好这一口。清欢也不提前告诉我,这是要毁了我的名节啊?本少不伺候了,走人走人!”
    他起身要走,慕容麒一把拦住了:“别着急啊,好歹等本王将你这身凤冠霞帔给扒了。本王请了十几个绣娘,日夜赶工,花费了上千两银子赶制的凤冠霞帔,怎么能轻易便宜了你?”
    不容仇司少反诘,直接出手,向着他领口抓了上去。
    仇司少身形急转,堪堪避过慕容麒的龙抓手,一个纵身,从窗户上跃了出去。
    这凤冠霞帔裙摆曳地五尺有余,不是一般的累赘,他人出去了,裙摆反而被慕容麒握在手里,手下使劲儿,一个窗里一个窗外,较上劲儿了。
    只听“嗤啦”一声,好好的一件价值不菲的裙子,竟然被撕扯开,露出仇司少细长而又结实紧绷的美腿来。
    裙子上细线缀着的各色宝石“稀里哗啦”落了一地。
    仇司少一时间被吓得花容失色,失声惨呼:“冷清欢,你个没良心的女人,你究竟管不管了?他慕容麒饥不择食,要糟蹋了我啊。”
    慕容麒也从屋子里一跃而出,不依不饶,势必要将他身上的衣裙剥个精光,要他好看。
    对面屋顶上,一声遗憾的悠悠叹息:“这么好看的热闹,可惜只有我一个人瞧,也挺索然无味的。好歹多两人交流一下观后感也好。”
    正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冷清欢。
    仇司少跳着脚地骂:“你这个女人,就是无情无义,我都水深火热了,你竟然还在一旁瞧热闹,就等着我被非礼是不是?那我可就不客气了。
    慕容麒,今儿这主意可是你媳妇出的,我觉察到上了你的当,跑去相府通风报信,正好从她后窗口堵住她。是她让我跑来假扮她,给你一个大大的惊喜。
    原本,沈临风他们还有戏呢,一块合计着说要好好闹个洞房,折腾你们到天亮。谁知道全都放了我的鸽子,让我一个人逗你玩。你要是个男人,你要是有本事,朝着她撒气啊,追着我一直咬算什么?”
    屋顶上的冷清欢顿时觉察不妙,转身想逃,可惜已经晚了。
    慕容麒想起迎亲路上,沈临风一行人主动让行之事,感情不是饶过他了,是在这里憋着坏水呢。
    他立即收势,住了手,不再对着仇司少步步紧逼。而是一拧身,就上了房顶,将罪魁祸首冷清欢堵住了。
    冷清欢托腮讪讪一笑:“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慕容麒同样还以一笑:“很惊喜。”
    冷清欢屁股往一边挪了挪,抬起眸子的时候,漫天星辉全都洒落眸底,辉光璀璨。
    “我也很惊喜,尤其是看到这满城红妆,长安盛世。”
    慕容麒远眺整个上京城,入目之处,皆是一片红艳。
    街上挂满了大红色的绸缎,夜间的大红灯笼也高高地挑了起来,将整个上京城全都映衬成火红的海。站在屋顶高处,望过去,除了青色的屋檐,似乎就只剩下大红色的调调。那些飞檐斗拱似乎都是悬浮在一片火红的海洋之上。
    尤其是王府通往相府的数里长街,亮亮堂堂,尤其醒目。
    正正应了那一句红男绿女。
    原来,她跑到屋顶上,是在静静地欣赏自己送她的盛世风光。
    的确,这光景儿,这份宠溺,是他慕容麒送给她的,不是做给别人看的。若是不能亲见,也是一种遗憾。
    慕容麒一步一步向着她走过去。
    “喜欢么?”
    冷清欢笑得眼睛弯弯,就像是天上的月牙。
    “我也是个俗人。”
    冷清欢说话的时候带着讨好的语气:“今天的夜色也好,月华澹澹,烟波浩渺,是个赏月的好光景。”
    慕容麒对着她微微地笑,踏着月色轻轻地走近,下一刻,突然弯身,就将她直接打横抱了起来:“良辰美景,坐在屋顶上吹凉风岂不虚度?不如我们回去慢慢算账。”
    冷清欢笑得更加谄媚:“王爷不会这么小气吧?跟你开一个无伤大雅的玩笑而已。”
    慕容麒郑重其事地点头:“无伤大雅,但是伤感情。”
    抱着她飞身下房,昂首阔步地向着房间走去。
    “算账我仇司少是最拿手的,算盘都不用,心算也能分毫不差,用不用帮忙?”
    慕容麒头也不回:“咱们的账明天再算不迟。谢绝打扰,敬请自觉。”
    仇司少拽拽凌乱不整的衣摆,揉揉鼻子,被深深地虐到了。这两口子就不是人,随时随地秀恩爱,一点也不顾虑旁观者的感受。
    兜兜与刁嬷嬷在一旁抿着唇笑,虽说他这幅形容有点狼狈,但是,挺漂亮的。
    仇司少使劲儿咧咧唇角,算是在笑。
    转身也昂首挺胸:“我找我儿子喝酒去。他马上就要有小弟弟妹妹,没人疼没人爱了。”
    冷清欢想开口,慕容麒已经进屋,并且一脚合上了房门,带着些许的怒气。
    话,识相地咽了下去。
    人,被整个丢进了床帐里。
    慕容麒眯起眼睛:“好本事啊,冷清欢。”
    冷清欢见他一身怒火,有点心虚,慌忙赔笑:“情趣而已,不会是恼羞成怒了吧?”
    “废话,你说呢?亲都快要亲上了,关键是两个大老爷们啊。”
    “那要是给你安排一个女人,你就不生气了?”冷清欢立即捉住他的话柄。
    慕容麒欺进一步,慢悠悠地解腰带:“于副将说,跟女人讲道理是讲不通的。果真,还是武力征服比较靠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