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修真小说 > 天才神医冷清欢一穿越 > 第539章 慕容麒的私房钱

第539章 慕容麒的私房钱

 热门推荐:
    冷清欢艰难地咽下一口唾沫:“君子动口不动手,夫妻之间还是要多多语言沟通。”
    慕容麒邪肆坏笑:“那本王就用嘴与你好好沟通沟通。”
    冷清欢从他的坏笑里琢磨出来了不一样的味道,连连摆手:“不是,我是说讲理,讲理最重要。”
    慕容麒突然间出手如电,一甩手里的腰带,就将冷清欢的两个手腕捆在了一起,一把将她推倒在床榻之上,修长的指尖翻飞,直接在床栏之上系了一个死结。
    我靠,这是要做什么?
    冷清欢顿时就慌了,左右挣扎,反而被慕容麒压得死死的。
    “慕容麒,放开我!”
    慕容麒撑起身子,撩开床帐,让烛光倾泻进来。一脸玩味地望着她:“其实早就想跟你说,慕容麒三个字叫起来不好听,显得很生疏。你应当换一个亲昵一点的称呼。”
    他身上的大红喜服领口敞开,露出精壮而又结实的胸膛,肌肉的线条犹如刀削斧刻而成,虽然没有棱角,却十分冷硬,充满了阳刚的味道。
    同样的红衣,穿在他的身上,却是与仇司少截然不同的风光。
    仇司少媚,一袭红衣,有春水荡漾的邪魅,就像是红缎荡漾在水面之上。
    慕容麒刚,就像是青山庭岳,一身红衣,也穿得硬挺,器宇轩昂。
    “麒麒?”被美色诱惑的冷清欢试着吐唇:“跟欢欢挺配的。”
    慕容麒威胁地瞪着她。
    她搜肠刮肚地歪头想了想:“要不叫老公?”
    “你才是老公呢!”
    冷清欢这才后知后觉地想起,在古代,老公这个称呼,好像是指太监。这若是被人听了去,的确不合适。
    “那叫什么?总不能叫你慕容吧?要不,叫大哥?大叔?”
    "我有那么老吗?”慕容麒一脸黑线,循循善诱地开导:“你可以叫我夫君或者相公。”
    冷清欢讨好地笑笑:“夫君多俗气,要不我叫你亲爱的?”
    简单三个字,听得慕容麒虎躯一震:“你说什么?”
    “我叫你亲爱的,这个好听不?”
    岂止是好听?慕容麒唇重重地落下去:“再叫一声听听。”
    “那你先放开我。”冷清欢谈条件。
    慕容麒一双骨节分明而又修长的大手悄悄地游弋,唇角的笑愈加霸道:“不放,我自然有办法让你求饶,乖乖地叫上几声十几声,听腻了为止。”
    冷清欢倒吸一口气,难以忍耐地拧了拧腰身:“慕容麒,你要是再不放开我,我可就急了!”
    慕容麒蹙眉端详了她一眼,满是促狭:“怎么个急法?”
    冷不丁地将手伸进她的腰间,指下用力,冷清欢顿时就蜷缩起来,“咯咯”笑个不止,花枝乱颤,不能自制。
    “还着急么?”
    冷清欢笑得上气不接下气,头发都凌乱地铺展在床榻之上,面色绯红,一张口气喘吁吁:“你这是恃强凌弱!”
    慕容麒的眸色越来越暗沉,深的就像是染了浓墨,偏生,又好像跳跃着火焰,带着炽热的温度。一本正经地点头:“对,俗称强、暴。”
    冷清欢不由就是一噎,这就叫不要脸皮天下无敌。在床笫之间,慕容麒很会发挥他死皮赖脸的潜质,既像泰迪犬,又像癞皮狗,偶尔,还会是一只小奶狗。
    今儿被惹怒了的慕容泰迪,则是一条大狼狗。
    冷清欢怂了,识时务地求饶:“我下次不敢了,还不行么?”
    “还有下次么?这是成亲又不是过家家。本王辛辛苦苦谋划了这么多天,你竟然敢戏弄我!就连你穿着凤冠霞帔的样子,本王都没亲见。”
    我不穿衣服的样子你都见了,还稀罕看我穿衣服的样子?再说了,那凤冠霞帔穿了,不也是被你扒的么?
    “你怎么不说,你哪里来的私房钱?”冷清欢强词夺理:“一回麒王府,你可是就将这管家的钥匙全都交给了我,说王府的全部家当都在我手里了。那么,你是哪里来的银子,置办这价值千金的凤冠霞帔,还有十里红妆?”
    慕容麒一噎:“就只剩了这么一点而已。”
    “而已?”冷清欢轻哼:“王府的公账上面,你在上京所有的店铺田产收益全都一目了然,可是,你私下里,还有二十三处商铺,遍布上京附近州府。每月的收益可都是一笔不小的数目,你可没有交给我,是不是打算留着养小老婆?”
    不给你一点颜色瞧瞧,你越来越放肆了。
    慕容麒涔涔冒汗:“你怎么知道?”
    算你老实,没有狡辩。
    冷清欢冷笑:“要不要我细数一下你这二十三家店铺遍布何处,何种经营,盈亏如何?”
    慕容麒突然发现,娶一个太聪明的老婆一点都不好。就连私房钱都藏不下。
    这些店铺都是当初他投资给齐景云,盈利之后,利滚利,然后逐渐做大,扩大的经营。
    当时这些店铺与齐家的财产分开,全都归于他的名下,所以齐家被抄家之时,全都幸存了下来。只不过,自己不是很懂经营,全都交给外人打理,也没有空暇具体去核算盈亏如何。甚至于,这些店铺是什么经营,他自己都说不好。
    冷清欢怎么会知道?尤其是她刚刚来上京没有几日,难道是管事出卖了自己?也不应该啊。
    面对冷清欢的审问,他有点心虚了。
    “绝对不是留的私房钱,只不过,还没有来得及与你坦诚而已。我名下的这些店铺,外人都不知道。”
    “我是你内人,应当知道不?”
    “应当。不过这床上谈论这些事情,是不是有点太俗气?我们明日再谈好不好?我一定全都如实交代。”
    “交代不交代,也不过是考察你的态度问题而已。就你这点小秘密,还有什么我不知道的?”
    慕容麒望着她眸光闪烁:“我没有秘密。”
    冷清欢眯眼一笑:“比如当初惠妃娘娘赐给你的那两个美人是怎么教你做快活之事的?”
    慕容麒瞬间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一脸的黑线:“是不是沈临风告诉你的?”
    冷清欢摇头:“你附耳过来,我悄悄告诉你。”
    屋子里总共就两个人,还有什么是不能明说的?慕容麒觉得,她一定是有阴谋,比如,给自己突然下毒。这个女人绝对做得出来。
    他抬手轻佻地拂过她的唇瓣:“想谋杀亲夫么?本王不上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