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修真小说 > 天才神医冷清欢一穿越 > 第546章 滴血认亲

第546章 滴血认亲

 热门推荐:
    殿里不断有人来,不断有新的话题,人越来越多,也越来越热闹。
    负责今日使臣接待与皇宴安排的礼部李尚书过来匆匆地巡视一圈,找精膳司郎中问话,指手画脚地吩咐一通,说南诏使臣已经进宫,正在大殿之上,宴席应当快要开始。
    慕容麒今日率兵亲迎南诏使臣入京,冷清欢好奇使臣身份,出了明德殿,想寻个人打听打听。
    刚离开片刻功夫,听鼓乐奏起,猜想应当是以皇后为首的后宫妃嫔驾到,又慌忙折回。
    皇后进入明德殿。惠妃还牵着个小云澈。
    今儿可不是寻常家宴,正儿八经地宴请他国使臣。谁也没敢带孩子,小云澈是独一份。
    一进大殿,他立即就成了众人瞩目的对象。
    惠妃带着他,给几位王妃见礼。
    虽说冷清欢没在跟前,几位王妃也不吝啬,玉如意,长命锁,都是价值不菲的宝贝,拿给小云澈做见面礼儿。
    小云澈乖巧地一一谢过,并没有像别的孩子那样兴奋。毕竟,仇家有钱,金叶子都是拿来打水漂的。
    旁边就有人拍皇后的马屁,话里有话:“这仇家出来的孩子,毕竟不一样,这么昂贵的赏赐,我们求之不得,你瞧,人家面不改色,就跟不稀罕似的。”
    一句话就跟导火索一般,迅速引燃了大家伙的话题,你一言我一语,就打开了话匣子。
    “就是啊,听说江南仇家,富可敌国,咱家小皇孙就是有福气,天生就是富贵命。你看这面相,小嘴就跟个元宝似的,不缺钱花。”
    “麒王爷一脸矜贵之相,这孩子则是主富贵,父子二人还是有那么一点不像。可能,是像麒王妃多一点?”
    小云澈还小,并不懂这些人话里话外隐藏的含义。惠妃听出弦外之音,顿时就有点不高兴。
    “当年我家清欢救了仇家家主一命,人家对清欢心存感激,自然善待她们母子。一点日常花费算什么?”
    一群女人扫视一圈,见冷清欢不在,说话肆无忌惮,酸丢丢地撇嘴,带着讥讽。
    “听说麒王妃这次被南诏太子掳走,说要做南诏的太子妃?哎呀,可真够糟心的。有点好说不好听啊。麒王妃还是像五年前那样,喜欢抛头露面。”
    “谁说不是啊,我们女人啊,就是应当安分守己地待在家里相夫教子,否则,这不是坏了名声吗?”
    惠妃被噎得吭哧吭哧的,不知道怎么还回去。
    小云澈跟惠妃在一堆儿熟了,见她被围攻,抬起小脸,义正言辞:“我仇爹爹说了,娘亲前往豫州,是为了救济豫州的百姓,替他们治病,乃是忧国忧民的义举。难道要见死不救吗?”
    那官员夫人的笑僵在脸上,干巴巴地咧咧嘴角:“有些事情,小孩子是不懂的。”
    小云澈一点也不客气:“云澈小不懂事,可是大人们是应当懂事的。要不是我娘亲辛苦治病,你们怎么可能安生坐在这里说风凉话?”
    几个人被怼得就像是吃了大便,脸色那叫一个难看。
    小云澈这张嘴历经百战,深得真传,何曾怕过谁?
    惠妃心里最痛快,简直乐不可支。妈呀,这大孙子简直太招人稀罕了,可比我那气人的儿子强了不知道多少倍。
    皇后轻咳一声:“孩子说得在理,你们活这大年岁,倒是还不如一个孩子看得透彻。”
    拍马屁的那位夫人脸上挂不住,讪讪地嘀咕一句:“这孩子的嘴巴,哪像是不到五岁的孩子?这年龄怕不是虚的?”
    皇后绷着脸:“胡说八道什么?”
    官员夫人小心瞧皇后的脸色,从她唇角一闪即逝的笑意里汲取了勇气。
    “可不是我一人这样说,如今朝堂上下,谁不在背地里议论?我觉得,为了堵住悠悠之口,让大家心服口服,应当滴血认亲。”
    小云澈扭脸,一脸懵懂地问惠妃:“我是我爹爹的儿子,为什么还要让别人心服口服?”
    这个问题不太好解释,这些人扭曲的心思,容易玷污孩子纯洁的心。
    小云澈又扭脸问皇后:“什么叫滴血认亲啊?”
    皇后循循善诱:“就是说取父子二人的血滴进水里,能融合在一起呢,就是亲生的,反之就不是。”
    小云澈惊讶地瞪圆了眼睛:“要是我的血能和很多人的融合在一起,那我岂不是有很多爹爹了?”
    有人暗中嗤笑。
    冷清欢早就回来了,就在小云澈被人刁难的时候,她就在,但是没有出面。
    第一个挑起此事的那位夫人她知道是谁,就是适才在这里指手画脚的礼部李尚书的夫人。最主要的是,这位李尚书乃是皇后的人,不过外人不知道罢了。
    今儿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两人一唱一和的,纯粹就是要让冷清欢难堪。
    果真,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女人的地方就有是非。男人不方便出面的事情,就交由这些长舌妇人来挑起事端。
    皇后不是乐见其成,而是背后推波助澜的刽子手。
    听小云澈说出这样蠢萌的问话,冷清欢冷冷一笑,低声交代了身后的天时两句,然后朗声接道:“这个问题问得好。”
    大家正看热闹看得起劲儿,惊愕扭脸,见是冷清欢一身从容淡雅地从殿外走进来,面带微笑,步步生莲,就知道,今儿这戏好看了。
    冷清欢先是冲着皇后见过礼,然后起身,走到小云澈的跟前,轻声细语地解释。
    “滴血认亲原本就很荒唐,人的血液中的红细胞只有细胞膜,滴入水中,由于渗透压的关系,细胞膜破裂,不能结合成大量抗体,也就不会形成沉淀。我们肉眼看来,就是两种血型融合在了一起。所以说,这种方法其实是完全没有依据的。”
    那位李夫人背地里说人坏话被捉个正着,见冷清欢竟然反驳皇后的话,有心要出风头,不阴不阳地道:“这可是古人圣贤留下的法子,麒王妃这是要推翻古人的言论了。”
    冷清欢转过身来,冲着她微微勾起唇角:“李夫人若是不信,为何不亲自一试?”
    “我试什么?”
    “自然是滴血认亲。”
    李夫人不自觉地向后缩了一步:“跟我有什么关系?”
    “我假如没有记错的话,贵府大公子现如今应当就在宫中御林军里任职,而李大人负责此次使臣接待与宴席准备,适才还在明德殿。你说这滴血验亲之法靠谱,今儿我就用这法子,先帮你们验一验,不知意下如何?”
    这位李夫人听清欢这样一说,吓得差点都瘫软在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