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修真小说 > 天才神医冷清欢一穿越 > 第551章 为捍卫男人而战,光荣

第551章 为捍卫男人而战,光荣

 热门推荐:
    那夜白被忽视,而且大庭广众之下,管束不住自己妹妹,面色更沉。
    “麒王爷与麒王妃伉俪情深,坚定不移,你又何必自讨没趣?长安好儿郎多的是,容哥哥为你好生挑选,定不比麒王爷逊色。”
    那扎一诺犀利地揶揄道:“哥哥以前不是教过一诺吗?喜欢就要争取,哪怕不择手段,强取豪夺。一诺始终牢记哥哥的教诲,以您为榜样。”
    这话噎得那夜白无言以对。当初若非他执意不听那扎一诺的劝说,不肯放了冷清欢,也就没有这场祸事了。
    冷清欢低垂下头,笑得意味莫名。
    别人或许不知道,她对于兄妹二人之间的关系却是一清二楚。那扎一诺就好比是只孵出鸡仔儿的老母鸡,即便舍生忘死也要护着那夜白周全。今日却一点情面未留,看来,这其中,怕是出了什么问题。
    那扎一诺带着挑衅,望着冷清欢,一字一顿:“跟我比试,假如,你赢了我,我退出。假如,我赢了你,你退步,怎么样?”
    “不怎么样?”冷清欢不假思索地拒绝:“这里是长安,游戏规则不是你定的。麒王爷也不是你我之间的赌注。不娶就是不娶,不容就是不容。你再厉害,与我们无关。我为什么要接受你的挑战?”
    “你怕了?”
    冷清欢冷笑:“既然一诺公主如此有自信,又何必求我长安医治贵国太子的心疾?自己手到病除好了。”
    那扎一诺一噎:“尺有所短寸有所长,岂可混为一谈?”
    “既然一诺公主明白这个道理,又何必非要一较高下呢?恕不奉陪。”
    小云澈忧伤地叹一口气:“我娘亲说过,她不喜欢爱顶嘴的孩子,所以,你这个媳妇儿我也不要了,免得招惹我娘亲生气,再迁怒到我的身上。难怪你嫁不出去。”
    自家这小崽子神补刀的唇舌本事见长啊?冷清欢摩挲着他的头顶,笑得分外慈爱:“乖,回头娘亲给你娶一个通情达理的。”
    那扎一诺不肯善罢甘休,扭脸对着看戏的皇帝老爷子道:“那扎一诺恳请皇帝陛下做主,一诺诚心希望能向着麒王妃学习贵国医术,皇帝陛下应当不会吝啬吧?”
    皇帝老爷子终于逮着机会了,看热闹不嫌事大:“只有在不断的切磋与交流中,才能精益求精,取长补短。朕觉得可行。”
    那扎一诺立即迫不及待地道:“多谢皇上。”
    皇帝扭脸望向清欢:“看在一诺公主如此虚心向你求师的份上,麒王妃就勉为其难,一展身手,收下这个徒弟吧?”
    ......
    这个皇帝咋这么不要脸呢?人家公主说的是相互切磋,怎么到您嘴里,就成了拜师了?
    那扎一诺对于皇帝护犊子耍赖皮的行径很无奈,强咽下嗓子眼的一口气,出言道:“假如,麒王妃能赢了一诺,让一诺心服口服。那么,一诺愿意拜麒王妃为师。”
    这徒弟冷清欢不敢收,否则迟早有一日会被欺师灭祖。就比如,她颠覆了圣女教的行径。
    皇帝直接拍板:“此事就这样定了,医术那是造福百姓的,麒王妃应当将它发扬光大才是,不能如此狭隘。假如你赢了,那扎一诺便对你磕头拜师;若是输了,麒儿的婚事,那就由朕来做主。”
    冷清欢欲言又止,自己这个当事人还没有表态呢,怎么这事情就敲定了?凭什么啊?
    早知道皇帝老爷子对于自己独霸慕容麒瞧着不顺眼,恨不能让他三妻四妾,后院姹紫嫣红开遍,所以就喜欢对自己没事找事,鸡蛋里挑骨头。今儿那扎一诺就正好给送了枕头来了。
    慕容麒起身:“父皇,儿臣觉得此事十分不妥......”
    皇帝老爷子一向没有耐心听自家儿子说话,这次又被半截打断了:“你是对清欢没有信心吗?”
    “当然不是,不过,无论输赢,儿臣都绝不再娶。所以这场比试压根就没有意义。”
    “我长安对于外人的挑衅,从来就没有退缩的时候。所以,这场比试,清欢非但要参加,还一定要赢啊。”
    “可......”
    “不必多言,就这样定了。”
    冷清欢拽拽慕容麒的衣摆,冲着他摇摇头。
    比试就比试,她冷清欢有所依仗,又何曾怕过谁?
    徒弟她不想收,但是让那扎一诺跪在地上,老老实实地给自己磕头敬茶,那可是能给长安扬眉吐气,好生杀杀南诏使臣的威风!
    为捍卫男人而战,光荣!
    冷清欢微微一笑:“借用一诺公主一句话,尺有所短寸有所长,既然如此,我们又如何比试?如何分出胜负呢?怎样比试又算作公平?”
    那扎一诺似乎早就有所准备:“我一直以来所学的,都是蛊毒,而麒王妃仁心仁术,听说也曾学过医蛊。那么,我杀人,你救人。我下三道蛊毒,给你一炷香的时辰,只要你能保住此人性命,那么就算作你赢。反之,自然就是你输。”
    “以人命为赌注,一诺公主难道不觉得过于残忍吗?”
    “在我那扎一诺的认知里,没有残忍一说。养蛊之术,原本就是弱肉强食,适者生存,这是人类的生存守则。所以,你麒王妃若是比我那扎一诺强,那么,我会输得心服口服。”
    冷清欢无话可说,养蛊的确如此,上百只毒虫放到一起,相互蚕食,最后幸存者则为蛊。那扎一诺应当就是见多了这种残忍的厮杀,所以才会将人命视作草芥与蝼蚁。
    而自己需要做的,就是从她手底下将此人救活,给她一条生路。其实,这样的比试规则,很不公平。
    就好比,你将一样东西藏起来,让别人去寻找,以此来定输赢一样的道理。
    “蛊毒之术万千种,其中玄妙之处超出人们的认知范畴,更有无药可解之毒。以己之长,攻彼之短,一诺公主这比试规则貌似有失偏颇。”
    “我保证,所下蛊毒绝非邪术,有药可解,而且是寻常可见之药。”
    冷清欢云淡风轻地接招:“好,我是主,你是客,就依你所言。”
    慕容麒有点紧张:“你就不怕真的将本王给输了?”
    “虽说你对我的医术没有信心,但是我对你有信心。即便我输了,你也一定不会放弃我,会让她知难而退,是不是?”
    慕容麒轻叹一口气:“这话令本王有点喜忧参半,就权当做是你夸我了。”
    冷清欢斜睨他一眼:“原本就是在夸赞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