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修真小说 > 天才神医冷清欢一穿越 > 第556章 锦虞的悲惨遭遇

第556章 锦虞的悲惨遭遇

 热门推荐:
    难怪锦虞会让人蛊赤身出现,原来还有这样一种用意。
    她算准了,自己会为此避开众人耳目进行救治。
    “当年是你救了她?”
    “不是。”
    那扎一诺摇头:“齐景云被捕之时我便离开了长安,不过我们的人还在,你是知道的。锦虞从麒王府逃出来之后,从马上摔落,逃进一家技院,侥幸逃脱了于副将的追捕。
    鸨娘不知她的身份,用尽了手段逼她接客,碰巧,遇到了我们的人。
    他们并不识得她的身份,知道我哥哥喜欢美人,见她姿色不错,就买下来送给了我哥哥,贴身服侍他。”
    贴身服侍?冷清欢想起那夜白身边服侍他的那些女人,毫无尊严可讲,不由再次觉得喉咙口发痒,艰难地咽下一口唾沫。
    那扎一诺似乎猜到了她的想法,笑得得意,却是压低了声音:“你与我哥哥一同从长安返回南诏,相信对于他的生活习惯多少也有了解。他可以将女人的用途挖掘得淋漓尽致,几乎是惨无人道地使唤那些千娇百媚的美人们。锦虞当然也好不到哪里去。
    我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是在我哥哥的一处宴席之上。哥哥宴请南诏几位位高权重的大臣,锦虞的用途,就是仔细地将自己清洗干净,然后躺在金丝木案之上,摆出放^的姿势。任由宫里的厨子,将各式凉拼美食摆放在她的身上。
    哥哥将这一低俗的玩物起了高雅的名字,称为白玉盘,活色生香,用来宴请他的客人。
    一群男人,手里举着象牙筷子,在她跟前丑态毕露,用各种下流污^的语言挑逗她,羞辱她。她大睁着一双妙目,空洞地盯着前方,面无表情,满是麻木。
    原本,我并未注意到她。也可以说是不屑瞧一眼这些妓一般的女人。可是那天宴席上生了变故。有一人眼光毒辣,告诉我太子哥哥,这个白玉盘美中不足,有瑕疵,因为,她看起来好像不是清白,被玷污过了。
    这是哥哥最不能容忍的,他不信,当场就有人查验之后,印证了那人的话。于是哥哥雷霆大怒,命人将她拖下去鞭笞,活活打死。
    从我身边过的时候,她哀声央求,抱着我的腿。我这时候方才看清她的模样,并且将她与在麒王府见到的那个锦虞郡主重叠在一起,大吃一惊。
    我挥手屏退了侍卫,从哥哥手里救下她,并且讨要过来,留在身边,做了我的人蛊。这些年里,我手里的人蛊有很多都因为忍受不了折磨死了,唯独她留下来。因为,我觉得,假如有一天自己与你们交锋,她或许有用。”
    冷清欢一遍遍地告诫自己,现在还在与那扎一诺的比试当中,自己应当聚精会神,不被那扎一诺所牵制,但是,她控制不住自己,脑中一片纷乱,忍不住听那扎一诺讲述锦虞这五年里的悲惨遭遇。
    不得不说,锦虞最引以为傲的,就是自己的身份,她始终骄傲的,就像一只孔雀。
    但是,那夜白的手段何其毒辣?比鸨娘过之而无不及!
    所以最终,她的尊严被践踏,低垂下高高在上的头,竟然脱光了衣服,屈辱地被一群男人评头论足,语言侵犯。相信,她已经成为了一具行尸走肉,完全变得麻木。
    而今日,更是成为了那扎一诺用来对付自己的工具。
    刨除她以前对自己的恶毒作为,她的遭遇真的很令人同情唏嘘。
    那扎一诺得意挑眉:“听说,她在五年前,用摄魂术迷惑麒王爷,意图利用他的手谋害你腹中孩子,以至于令你们夫妻二人心生罅隙,分别五年,差点就错过了这辈子。
    还有,她暗中不知道加害过你多少次,那次在山庄若非我及时出现,你想要安然从灵婆的毒虫围攻下脱险只怕也是不易,
    你说,这样的女人,救她做什么呢?她可是将你恨之入骨,将自己的爱而不得,落得今日的悲惨境地全都归咎到你的头上。她说再见你之日,就是将你挫骨扬灰之时。
    你也不要小看她,以为她眼睛瞎了,就一无是处,不能奈何你。你要知道,她可是我的人蛊,身上可以携带各种不同的蛊毒,想要杀一个人不难。她就是农夫怀里的蛇,就算是你救了她,她也会歇斯底里地反咬你一口。”
    那扎一诺的话,一字一句,全都重重地击打着冷清欢的心。
    她的确很矛盾。
    救,还是不救?
    发自于内心,她恨不能就让锦虞这样痛苦地死去,反正,凶手也不是自己,毫无罪恶感。
    顶多,就是一个输,胜败乃兵家常事,不过是脸面问题。
    她犹豫了,而且一直无法决断。
    “我知道,你或许是在犹豫,我与锦虞两个对手,你要选择哪一个?或许在你心里,锦虞如今已经是丧家之犬,对你没有什么威胁。但是你也要清楚,我与你之间,没有什么仇怨。非要拼个你死我活。
    而且,我这样做的目的,冷清欢,你很明白。我对于麒王没有什么兴趣。我所想的,仅仅只是如何回到我的国家。不如,你我二人合作吧,各取所需怎么样?
    你不喜欢我的哥哥,你恨锦虞,为什么不能随心而为呢?你只要依照你的内心所想,放弃救助锦虞,杀人的罪名是我的。等你医治我哥哥的时候,你我里应外合,我会派人进行暗杀,给你创造合理的无法救治的借口,不会损害你医术高超的英名,更不会让皇帝降罪于你。
    那样,我就能返回南诏,不会对你和麒王爷造成任何困扰。而且,只要我返回南诏定要有所作为,让南诏臣服于你和麒王爷,助你们一臂之力,如何?”
    那扎一诺在跟她讲条件,并且不惜暴露自己的野心,抛出橄榄枝,一个很大的诱惑。
    那夜白与锦虞,两人她都不想救,都厌恶至极。更何况,救下二人,对自己而言,毫无益处。
    不得不说,那扎一诺很会攻心之战。
    她早就有所准备,锦虞才是她最大的杀招。
    冷清欢扭脸去看点燃的香头,已经仅剩不到三分之一了。
    她缓缓闭上了眸子,努力让自己的脑子保持清醒,也好做出最为理智的决断。
    很静。
    就连外面也没有了嘈杂,气氛变得紧张起来,紧张到几乎令人窒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