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修真小说 > 天才神医冷清欢一穿越 > 第563章 小皮鞭甩起来

第563章 小皮鞭甩起来

 热门推荐:
    锦虞侧耳倾听着动静,因为目不能视,不知道惠妃就挡在小云澈跟前,只道已经得逞,得意狞笑。
    “哈哈,终于报仇了!苍天可怜我,我忍辱负重这些年,终于有了再次让她冷清欢痛不欲生的机会!虽然没有能够亲手杀了她冷清欢。但是,失去儿子的痛苦一定会让她承受一辈子的折磨,生不如死!
    她加诸在我身上的痛苦,我一定要全部还回来!这火虫蛊会让他高烧不退,浑身犹如火焚,脱水而亡!直接变成一具干尸!不知道,当冷清欢看到的时候,会是怎样歇斯底里地哭嚎?哈哈!”
    “毒妇!本王宰了你!”
    冷宫的门板骤然间被掌风震得粉碎。
    门后的锦虞整个人就像是断线风筝一般,被高高地抛起,然后重重地跌落在地上。
    她的面色瞬间变得苍白:“表哥!”
    “不要叫我表哥,你不配!”慕容麒向着她一步一步走近,犹如索命死神,浑身散发着骇人的杀气。
    “我母妃抚养你这么多年,你竟然恩将仇报,对着她下此毒手,锦虞,你这种蛇蝎心肠的人,留你何用!”
    锦虞慌乱地向着后面瑟缩了数步,满脸不甘:“中蛊的竟然不是那个小野种?!”
    “母妃!”
    冷清欢与慕容麒同时仓惶赶到,先收服火虫蛊,扭脸查看惠妃情况,一声惊呼。
    惠妃见他们二人赶到,强撑着的身子终于忍不住,软绵绵地倒了下去。
    清欢上前将她抱在怀里,只觉得触手热烫,惠妃的脸,还有脖颈已经是一片赤红,而且这殷红之色,还正在迅速扩散。体液也因为高度烧热迅速流失。
    冷清欢不假思索地摸出吊瓶,先给惠妃补液退烧。
    然后喝止住慕容麒:“先留她性命!”
    这蛊万一自己不能解怎么办?
    慕容麒紧咬牙根,逼问锦虞:“怎么解?”
    锦虞摇头:“我不知道,我只会下蛊,不会解蛊。”
    慕容麒蹲下shen,一把卡住了她的脖子:“杀了你,我都嫌脏了我的手。我母妃如此疼你护着你,你竟然恩将仇报,对她下此毒手。锦虞,我数到三,你若是不肯交出解药,就别怪我不客气。”
    锦虞大睁着一双空洞而又灰白的眼睛:“若非是她一直在不断地给我希望,我何至于落得今日这样的狼狈下场?你要杀便杀好了,死在你的手里,我心甘情愿。即便是将我恨之入骨,好歹你会铭记我一辈子,一直将我放在心上。”
    冷清欢听着她如此偏激变-tai,害了人还理直气壮,并且将自己的执念归咎到惠妃头上,不由火冒三丈。手脚麻利地给惠妃补上液,命人看着,立即转身,朝着锦虞走过来,一把拽开慕容麒,简单粗暴。
    “你还跟她废话什么?”
    一提裙摆,朝着锦虞脸上“啪啪”就踹了两脚:“今儿我算是知道,什么叫做白眼狼了。我特么输给你和冷清琅,就是因为我将你们当人看,不够心狠手辣。”
    锦虞鼻端立即冒出鼻血来。
    冷清欢仍旧不解气,弯身扯住她的头发,“啪啪”又是两个耳光:“你不会解不要紧,那就让你亲自尝尝这火虫蛊的滋味,别以为只有你会下蛊。
    我特么扒光了你的衣裳,让大家伙都瞅瞅,你的全身肌肤是怎么一点点变成干巴巴的僵尸的。这景象,想必一定很好看。你是知道的,我浑起来,天王老子都管不了!”
    妈的,都将死之人了,还惦记着别人的老公,记不记得你,要脸不?
    锦虞眼睛看不到东西,总是一个短处。她知道冷清欢可以解蛊,几只火虫蛊想必一定被她收服了。
    她脸上被打得火辣辣的,存了视死如归的决心。不过,冷清欢后面的话将她吓住了。
    她如今已经不干不净,在一群男人跟前,尊严被践踏得七零八落。但是,她无法容忍,自己在慕容麒面前这样狼狈。即便慕容麒已经将她恨之入骨。但是一想起,自己中了火虫蛊,一身冰肌玉肤,会逐渐萎缩成一段干树皮一样的怪物,给慕容麒最后留下这样的印象,她无法接受。
    “我真的不会解,解药在那扎一诺那里。中了火虫蛊之后,可以将中蛊之人浸泡在水里,症状就会暂时得到缓解。”
    冷清欢骑在她的身上,“啪”的一个嘴巴子又扇了过去:“妈的,不揍你两下不老实,你是跟那扎一诺串通好了是不是?”
    锦虞闭着眼睛:“要打要杀,你随意好了!我与你不共戴天,如今落在你的手里,我无话可说。”
    既然她都一心求死了,冷清欢自然不客气。
    就这样的祸害,关在冷宫里尚且能兴风作浪,若是漠北那二寸钉再有什么想法,放虎归山,肯定就是个祸害。
    “那好,今日我就成全你!”
    话音刚落,紧闭着眼睛的锦虞又动了,她的手腕一翻,一条五彩斑斓的筷子粗细的蛇竟然就弹跳起来,就像是那种身子一弓,就能蹦起来的虫子,朝着冷清欢手腕上就窜了过去。
    慕容麒一直都在暗中观察着锦虞的一举一动,早就听冷清欢说过,锦虞在南诏这几年,就是那扎一诺用来养蛊的蛊人,身上想必藏着一些秘密武器。所以对她保持了十二分的警惕。
    眼前一花,便知不好,危急之时,拔下束发金冠上的金簪,不等冷清欢有所反应,疾射而出,正中毒蛇七寸,牢牢地钉在地上。
    冷清欢惊出一身冷汗,不得不松手后退两步。锦虞在地上打了一个滚,逃至一旁。
    皇帝来了。
    这里这么大的动静,皇帝早就得到消息,急匆匆地赶过来。
    冷清欢发起怒来,不管不顾,就连老爷子的圣驾也不搭理,伸手就从腰间抽出了皮鞭。
    进宫之时,慕容麒的佩剑需要上交,她的皮鞭可不用。
    手腕一抖,皮鞭“啪”的一声响,冷清欢抡起胳膊,紧咬着牙关,左右开弓,手下毫不留情。锦虞顿时凄厉大叫,皮开肉绽,痛得直打滚,就连骂人的话都喊不出口了。
    在皇帝跟前,不能太过于造次,所以慕容麒拦腰抱住了盛怒的冷清欢。
    “先救母妃要紧。”
    冷清欢也知道,冲动不好,但是瞅着那张脸,就特么的憋气,不再多抽两鞭子怎么能够?
    周围的宫人们全都瞠目结舌,一时间都忘了给皇帝老爷子磕头。
    都说麒王妃脾气不太好,挺凶悍,谁也不信。今儿算是长了见识了,难怪麒王爷不敢再娶。
    好家伙,宫里的女人们打架那都娇滴滴软绵绵,就跟两天没吃饭似的。再瞧瞧人家麒王妃,小皮鞭抡起来,虎虎生风,酣畅淋漓,那动静都跟点炮仗似的,“噼里啪啦”真喜庆。
    锦虞的脸都成了猪头,一身的血,就跟杀猪一样惨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