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修真小说 > 天才神医冷清欢一穿越 > 第590章 亲君子远小人

第590章 亲君子远小人

 热门推荐:
    金二一瞅,也不对啊,丢下自己算是怎么一回事儿?
    “不行啊,兄弟,这事儿要是让我家老子知道了,肯定要扒下我一层皮来。你本事大,刑部又是你家的,这次必须要仗义点,将责任全都担了。哥我先走一步,回头帮你打点。”
    不等冷清骄说话,全都溜了一个一干二净,只剩下冷清骄傻了,被一群人堵在雅厢里,指指点点,百口莫辩。
    “看着还是个毛头孩子,怎么就能做出这种混蛋不如的事情?”
    “定是哪个府上的公子哥,背后有依仗,否则哪敢这样无法无天的?必须送官严惩!”
    ......
    冷清骄即便再有心计,充其量,也只是一个孩子。
    斜对面雅厢。于副将悄悄溜进去:“王爷,已经成了。那变戏法的小丫头演得真像,把金二一群人吓得屁滚尿流地逃了,就剩下您小舅子一个人儿被扣下了。小丫头刚被伙计从雅厢里抬出来,一身的鸡血,您听外面这动静,看热闹的都被吓住了。”
    慕容麒放下手中茶杯:“那就再多赏五十两银子。”
    “得,早知道这差事能发财,还不如我自己上得了。”
    慕容麒瞅瞅他那一脸的胡子,讥讽的话没好意思说出口。他要是进去抱着琵琶唱曲儿,一桌人都吓跑了,还有后面的戏唱吗?
    “冷清骄呢?”
    “吓傻了,一张脸都煞白煞白的。他估计是没想到,金二等人这么损,大难临头,全都明哲保身,留他一人在这里吃官司。浮生阁的管事问他姓甚名谁,家住何处,咬紧了牙关不肯说。”
    慕容麒站起身:“也该本王出场了。”
    然后扭脸再次不放心地叮嘱于副将一声:“那两个伙计记得也打点好,还有,此事不要告诉王妃。”
    于副将“嘿嘿”一笑,心有腹诽,是怕你这阴险手段毁了你在王妃娘娘心中的憨憨形象吗?
    冷清骄一时间还没有想好,究竟应当通知谁,前来将自己捞出去。翻来覆去地想,平日里酒肉朋友挺多,可论起深交,没有合适的。
    与其通知他们,倒是还不如让冷清鹤前来呢。这些年里,平心而论,冷清鹤对自己不错。
    这就叫,不出事儿,不知身边兄弟是人是狗。
    店里的伙计推开人群,吆喝着将他送官。
    慕容麒恰好就迎面走了过来,诧异地眨眨眼睛,拦住了他们的去路。
    “这是怎么回事儿?”
    掌柜一瞧,立即翻身跪倒在地:“启禀麒王爷,此人逼死了小人店里卖唱的姑娘,正要将他送官。”
    冷清骄已经认出他来,心里叫苦不迭,不知如何是好。
    慕容麒蹙眉瞧了瞧他,大手一挥:“此人本王识得,这个案子,就交给本王来处理。”
    然后扭脸吩咐于副将:“跟着掌柜去瞧瞧,究竟是怎么回事,私下里了了。”
    于副将领命,与掌柜的全都退下去。
    慕容麒转身,回到自己的雅厢。冷清骄一时间有点手足无措,默默地跟进去,然后关上了门。
    不用慕容麒发问,自己先将适才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地对着慕容麒说了。
    慕容麒抬手,示意他在对面坐下,方才沉声开口。
    “交友当亲君子远小人,这个道理,不用本王说,你也应当知道。与金二这种人交友,他迟早都会给你带来灾难,今日之事,就是后果。”
    冷清骄低垂着头,看不清神色:“知道了。”
    慕容麒又继续道:“当初你姐姐清琅就是识人不清,被金二所害,毁了一辈子,你应当懂得前车之鉴,如何也会交友不慎,重蹈你姐姐的覆辙?”
    冷清骄沉默半晌,没有说话。
    “你是不信吧?”
    “没有。”
    “方品之与金二交好,当初你二姐每日服用的凝香丸就是方品之为了牟利卖给她的,这个,你应当知道。
    你不知道的,就是金二自始至终都知道这件事情,而且他也知道,这凝香丸就是慢性毒药,与五石散一般无二。若是长期服用,会令人慢性中毒,毁坏五脏六腑。若非你姐后来有了方品之的孩子,戒掉凝香丸,只怕早就没了性命。”
    冷清骄的手不自觉地蜷缩进了袖口里。这些事情,他后来听过不少版本,自己拼凑出来一个大概,但是对于这凝香丸一事,还真的并不是很清楚。
    “金二最初为了牟利,联合方品之一起加害你姐。后来,当你二姐觉察到方品之对他有威胁的时候,求助金二,金二又立即不顾朋友情分,毫不犹豫地命人杀了方品之。这种见利忘义之人,你觉得,可教吗?”
    冷清骄摇头。
    “他做过的坏事可不仅如此。你可知道,当初清欢待字闺中之时,他曾联合你二姐意图毁了清欢清白?若非本王恰好遇到,救下清欢,她这一生只怕都要毁了。”
    冷清骄震惊地抬脸:“不可能!”
    “你所听到的,知道的,都是清琅与金二告诉你的,可想而知,你心里一定是怨恨清欢的,觉得她害得你家破人亡。
    可是,本王不要求你站在清欢的立场,只希望你站在一个刑部官员的位置上,细想你姐姐曾经的所作所为,你觉得,可以饶恕吗?她害死知秋,四姨娘,方品之,又与锦虞联手,残害清欢腹中胎儿,哪一桩一件不是罪大恶极?
    而清欢呢?她除了为救冷清鹤,揭穿你姨娘下毒一事,将她绳之於法,何曾针对过冷清琅?更何况,将金氏发配边塞,还是你二姐自己的主张。”
    冷清骄更加震惊:“我二姐?”
    “不错,当时发配之地有两个,大理寺过府征求意见,是你二姐自作主张,将你姨娘远远地发落到边塞。你若不信,可以自己亲自去查问。”
    冷清骄袖子里的手紧紧地蜷缩起来,使劲儿在脸上挤出一丝笑:“麒王爷所说的,怎么可能有假。”
    慕容麒语重心长地拍拍他的肩膀:“你还小,其实正是读圣贤书,辨是非,明事理的时候,尤其是在刑部,要学会用自己的眼睛看世界,辨善恶,而不是耳朵。而且,千万不要冲动行事,行将差错,毁了自己一辈子。”
    冷清骄一时间,还无法完全接受慕容麒的话,而且心里有很深的芥蒂与抵触。
    “多谢麒王爷教诲。”
    慕容麒起身:“回去吧,今日之事,就当是个教训。既然不关你的事情,本王帮你摆平,不会让你父亲与姐姐知道。”
    冷清骄见他语气平和,不似平日那样严厉,犹豫片刻,终于忍不住一时冲动问出口:“我二姐即便罪大恶极,那也是因你而起。你这样振振有词地数落她的过错,会不会,有一点愧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