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修真小说 > 天才神医冷清欢一穿越 > 第599章 阴兵借道

第599章 阴兵借道

 热门推荐:
    据亲眼目击者说,当时天色昏黑,气氛阴森恐怖,一队身着白衣之人,驾着二三十辆马车,马车上各驮着一口棺材,行走在官道之上。
    那副景象,像极了送葬的队伍,充满阴森恐怖。只不过,有谁家送葬一送就是几十口棺材呢?
    所有目击之人全都吓得瑟瑟发抖,不敢出声,老老实实地趴在地上,直到队伍消失不见。
    民间对于这种鬼神之说充满敬畏,但是也传扬得很快,立即就不胫而走,传得沸沸扬扬。
    大家都很害怕,再也不敢半夜行路,即便是有人夜黑出城,守门之人也要好心提醒一句:“小心遇到阴兵借道。”
    俗话说,事出反常必有妖,慕容麒敏锐地觉察出此事不简单。尤其是阴兵过道时,马车上那三十口棺材,更是大有文章。
    他专程带兵前往事发之地查看现场,并且找到当时的目击者,详细询问事发经过。包括那些马车是什么样子,阴兵如何形容,有无异常之处?
    可惜,目击者吓得魂儿都飞了,脑子里一片空白,全都战战兢兢地趴在地上,谁敢作死抬脸查看?
    询问之后,他愈加觉得此事蹊跷,马上命人前来通知冷清欢。
    冷清欢沉吟片刻,立即也明白了慕容麒的意思,他是怀疑,对方可能就是抢劫仇家的那群劫匪,通过所谓的阴兵过道传闻,令人心生畏惧,如此达到避人耳目的作用。
    如此,对方就可以夜行昼宿,不受干扰地将白银顺利转移。
    冷清欢秀眉紧蹙,盯着慕容麒送来的书信看了半晌,微微勾起唇角,吩咐道:“改变行军路线,与麒王爷会合。”
    传扬出阴兵借道的这条官道年头已久,因为盘绕偏僻之地,需要穿林而过,多有响马劫匪出没,所以外地客商不愿走这条路,多是本地行人行路。
    最近,因为阴兵借道一事,这条路更加僻静,尤其是夜间,太阳还未落山便杳无人迹。林幽山寂,更加渗人。
    本地猎户张三一个人走在寂静的官道之上,顾不得害怕。因为,他的妻子即将临盆,听说胎位不太正,他需要赶到对面屯子里,请接生的婆子过来。
    他走得急匆匆的,钻出一身的热汗,棉袄里子都紧贴在了后背上。
    突然,道路两旁林子里的飞鸟“扑棱棱”地飞起来,直冲上天。
    夜鸟惊飞,必有变故。
    他突然就想起,这一阵子传得沸沸扬扬的阴兵借道,一阵心惊胆颤。
    自己应当不会这样倒霉吧?
    他手里提着一只花公鸡,是半夜三更惊扰接生婆休息的见面礼,否则害怕人家婆子不愿意折腾。
    看到这只鸡,他胆子顿时就大了一点。
    听说,阴兵借道最怕的,就是公鸡。
    俗话说“阴走三,阳走四”,三更四更交替之时,阴气最重。
    而公鸡辟邪,遇到邪门之事,只要用布蒙住鸡头,不让它见光,随手将鸡头拧断,不出血,不让公鸡打鸣。而公鸡这时候还没有死透,喉管断了又叫不出来,会发出咯咯的闷声,这叫鸡咛。
    那些邪门的玩意会觉得,三更已过,四更已至,自动避让。自己也就相安无事了。
    对面,已经有缓慢的铃声传过来:“叮铃,叮铃”
    张三将公鸡紧紧抱在怀里,不让它挣扎,然后悄悄隐匿在一旁的林子里,趴下。
    远远的,有暗黄的灯光在官道之上跳跃,马蹄之声在空旷的野外响起,不似寻常清脆,反而有些沉闷。
    等灯光近了,张三便能看清,是昏黄的白纸糊成的灯笼,上面大大的“奠”字十分醒目。挂在马车车头之上,随着马车的颠簸,左摇右晃。
    马车夫都是清一色白衣,头上戴着孝帽,麻绳扎腰,就连鞋子都封了白。
    每一辆马车上,都拉着一口朱漆棺材,用手指粗细的绳子捆得严严实实。
    谁也不说话,队伍行进的速度也不快,慢慢悠悠,就像是害怕颠坏了棺材里的人。
    这缓慢的速度,还有场景,就令气氛变得十分诡异起来,张三心生寒气,毛骨悚然。
    他紧紧地闭着嘴,不让自己发出任何声音。只等阴兵队伍一过,自己就可以继续行路。
    这只公鸡他舍不得杀。
    可送葬队伍行到一半,缓慢地停住了。
    因为,对面也行来了一支队伍,还是威风凛凛的骑兵,同样是寂然无声,谁也不说话,朝着送葬的队伍慢慢地靠近。马上骑士一身黑色斗篷,将头严严实实地罩了起来。
    送葬的队伍停在原地,谁也没有动。
    对方逐渐向着他们靠拢。走得近了,送葬的人全都瞪大了眼睛,握着马鞭的手都在轻轻地颤抖。张三也吓得差点惊叫出声。
    因为,他们看到,对方马背上那一张张脸,全都惨白惨白的,朦胧月色下,就像是糊了一层面粉,绝对是不正常的白,毫无血色。眉眼也像是画上去的一般,呆板而且诡异。
    张三牙齿开始“咯咯”作响,都说夜路走多了,难免遇到鬼,可像自己这般,同时遭遇两拨阴兵借道的,怕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怎么就这样走运呢?
    两拨阴兵,该不会打起来吧?
    张三心里害怕,可又忍不住不看,偷偷将头从灌木丛里伸出去。
    骑兵走得更近了,行在最前方的几个人死死地紧盯着送葬的队伍,目光呆滞。再然后,再然后,令人惊悚的一幕发生了。
    前面几个人齐刷刷地一抬手,头竟然整个掉了下来,而且还掉在手心里,捧在胸前,冲着对面送葬的队伍笑得诡异,并且发出“咯咯”的声音。
    妈呀!
    张三感觉裤裆里一热,竟然尿了,尿了一棉裤。
    太特么吓人了。
    非但是他,那群送葬的人,也不知道是谁“嗷”地叫了一嗓子,然后引发连锁反应,一群人全都弃车而逃,扭脸就往来路跑。唯恐再晚一步,就被对方将自己脑袋“咔嚓”一声拧下来。
    可是跑到半路上,这群人又停下了,一步一步往回倒,似乎是看到了更加令人惊恐的事情。
    张三看到,官道的另一边,竟然也有一队同样的骑兵,就像是适才那群人,直接身形一闪,移形换位,换到了另一个方向。
    送葬的队伍终于忍不住恐惧,“噗通”连声跪了一地。
    “饶命,饶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