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修真小说 > 天才神医冷清欢一穿越 > 第600章 假李鬼遇到真李逵

第600章 假李鬼遇到真李逵

 热门推荐:
    骑兵里有人阴森森地开腔:“听说有人假借我阴兵之名,掩人耳目,行不法之事,阎君特命我等前来,缉拿进地府审问。”
    说话的是个女人,她的头还仍旧捧在手里,披着的斗篷之下黑洞洞的,虽然没有了脑袋,仍旧没有塌下来。
    也不知道,这说话的声音究竟是从哪里发出来的,胸腔还是捧在手上的头?只令人觉得阴风阵阵。
    难道是黑白无常亲自出马了?
    送葬的人抖若筛糠,连声求饶:“鬼差大人饶命,饶命。我们都是老实巴交的马帮车队,也只是收人钱财,受人指使,让我们每天半夜三更驱车在这条官道行路而已,没有做过什么伤天害理之事。”
    “狡辩,谁会这样无聊,指使你们这样做?”
    “我们也不知道啊。”
    对方女鬼差抖了抖马背上的锁链,笑得阴森恐怖:“不知道,那你们可就要遭殃了。跟着我们走吧、”
    送葬的人磕头如捣蒜:“鬼差大人明查啊,我们是真的不知道。就是收人钱财,替人办事。对方很爽快地给我们支付了五百两银子,交代我们如何行事。
    这个差事轻松,而且不杀人不犯法,我们也都是拖家带口,有钱自然不能不赚,所以就召集兄弟们,赶着自家的马车,拉着这二三十口棺材,一路北上。
    我们不知道这竟然会犯了阴间的规矩,否则,就算是给我们再多的银子,我们也不敢啊。求求差爷饶命,多在阎君跟前美言几句,我们定当年节烧纸敬香,虔诚跪拜。”
    身后一片附和求饶之声。
    “那人给你们的银子呢?交上来!”
    为首之人从怀里战战兢兢地摸出两锭银元宝,还有一捧碎银:“银子全都兄弟们分了,交给家人保管了,这个是路上的盘缠。”
    后面马上骑士上前,弯下腰,从他手中接过整锭的银子,转交给发号施令的女鬼差。女鬼左右端详,然后塞进自己怀里。
    “关于那人,真的一点线索都没有吗?”
    领头之人还在愣怔,怎么感觉这鬼差从自己手里拿走银子的手是热乎的呢?
    他斩钉截铁地摇头:“我从未见过此人,上京城口音,约莫三十多岁的汉子,一身黑衣,头戴斗笠。身量挺高,身材偏胖。喔,对了,他将银子交给我的时候,我看到他右手食指断了一截。”
    这倒是个重要线索。
    “还有吗?”
    “没有了。”
    女鬼差冲着对面的骑兵一摆手,对面的人齐刷刷地让开,闪开一条通道。
    “下不为例,暂且饶你们一命。若是再敢装神弄鬼,愚弄乡民,定然要了你们性命。”
    送葬的队伍哪里还敢久留?全都起身,哆哆嗦嗦地爬上马车,调转车头,扬起马鞭,很快消失在了夜幕之中。
    张三一直趴在林子里,一动也不敢动,身子都僵了。尿湿的裤子被凉风一吹,情不自禁地打了一个哆嗦。
    他隐约看明白了。原来,这些日子闹腾得沸沸扬扬的阴兵借道,不过是一群人有所图谋,假扮送葬的队伍,装神弄鬼地引人怀疑罢了。
    结果这夜路走多了,假李鬼遇到了真李逵,真的遇到了阴司官差,果真做人不能做亏心事,否则定有鬼敲门啊。
    他这一愣神,怀里的公鸡终于找到了合适的机会,振翅一飞,竟然脱离了张三的禁锢,张三也不敢起身去追。
    “谁?”那女鬼听到林子里的动静,扭脸喝问。
    公鸡“咯咯”地叫,扑棱着翅膀,跟瞎了眼一般乱撞。
    旁边有人打趣:“地利姑娘多虑,不过是野鸡罢了。”
    嗓门洪亮,带着打趣。
    适才发号施令的女子一撩头上斗篷,原本看起来空空荡荡的斗篷下滑,从下面冒出脑袋来,可不正是地利。
    她把玩着头里的人偶皮囊,呼出一口气,甩甩肩上的头发:“麒王爷与王妃娘娘果真料事如神,怎么就知道,这阴兵借道必然是有人假扮的呢?瞧这些人的胆量,就跟老鼠似的,也好意思出来吓唬别人。”
    适才出声的男子,也撩开斗篷,一身墨色锦衣,身形魁梧,装扮与慕容麒一模一样,却是于副将。
    他笑笑:“因为我家王爷亲自从阴兵借道之处查看过,发现他们的车辙痕迹并不很深,哪怕泥土松软之处。假如对方棺材里装的是白银的话,车轮痕迹应当十分醒目,甚至深陷才是。所以断定,对方完全就是在虚张声势,目的自然也很明显。就是想要将王爷与王妃的注意力全都吸引到这里来。、
    所以,我家王爷立即明白,对方用这调虎离山之计,王妃娘娘闻讯也一定会星夜兼程地赶到此地。晋州空虚,那样,他们就能携带赃物从晋州安然通过。
    而我们觉察到上当之后,再行返回,就已经来不及。我家王爷预料,他们就在这一两日,必然有所行动。所以,命我假扮成他,自己早就快马赶往晋州了。”
    地利抿着嘴笑:“我家夫人经常说王爷就是个憨憨,我看有失偏颇,王爷分明精明得很,简直料事如神,这都能猜得出来。对方若是知道,麒王爷与王妃娘娘这只是金蝉脱壳,声东击西之计,其实早就会和之后潜伏在河东。会不会气得吐血?
    就盼着,能将这群土匪一网打尽,还仇家太平。很遗憾,不能亲眼所见,这些土匪见到王爷与王妃从天而降,是如何诧异?”
    于副将“呵呵”一笑:“我家王爷在战场之上用兵如神,这算什么?只不过,他不喜欢勾心斗角的争权夺势罢了。真正的男儿就当如此,满怀豪情壮志,运筹帷幄,不拘小节。我们军营里的兄弟们对于麒王爷是心服口服。”
    地利颔首,十分认同他的说法:“那接下来我们怎么办?王爷王妃交给咱们的锦囊里有没有交代?”
    于副将道:“王爷交代,为防万一,末将率领本部人马路线不变,继续前行搜捕,以免对方还有后招。地利姑娘可以率领你的人马,前往支援。我们互通消息,见机行事。”
    地利点头:“我早就迫不及待了,连夜赶回去,倒是要瞧瞧这帮土匪是怎样的三头六臂,竟然这样胆大包天,招惹我们仇家主,简直不想活了。”
    于副将冲她一拱手:“不能继续与地利姑娘并肩作战了,你自己小心保重。”
    两人道别,各自调转马头,率领自己的一班人马,各奔东西。
    一场诡异的闹剧落幕。张三犹如劫后余生一般,长长地舒了一口气,想爬起来,却浑身酸软,连点气力都没有了。
    今儿简直太刺激了,没成想无意间,竟然窥得这样一场大秘密。
    麒王爷与麒王妃,何其尊贵不凡的人物,自己竟然能够有幸听闻二人的传说,虽说没能亲眼见到他们的风采,但是已经足够自己在村民跟前吹牛的了。
    还有这耸人听闻的阴兵借道,他“呸”了一声,带着不屑,却忘记了自己尿湿的裤裆,还有,即将临盆的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