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修真小说 > 天才神医冷清欢一穿越 > 第621章 丧家之犬

第621章 丧家之犬

 热门推荐:
    烟雾弹投进棺材里,效果立竿见影。
    其中两口棺材,就跟热锅里丢进了一盆活泥鳅,扑腾得挺热闹。若非这棺材盖够分量,估计直接就起飞了,能有一锅的爆米花溢出来。
    这情景,就跟诈尸了似的,还烟雾缭绕的。
    外边的铁骑卫却全都呲着牙,看得挺嗨。跟着王妃娘娘打仗,就是有乐子,她哪里来的这么多刁钻古怪的法子?
    等棺材盖被顶开,里面的人熏得眼睛红肿,完全睁不开。手里的枪哪里还有用武之地?估计东南西北都分不清。
    其中一人就是刀疤脸周大人。
    二皇叔却并不在这里。
    冷清欢与慕容麒麻利地上前缴了二人的枪,命人将二人拖了出去:“说,二皇叔呢?”
    刀疤脸知道大势已去,依旧梗着脖子:“不知道,二皇叔不在这里。”
    慕容麒与冷清欢对视一眼,二人如同心有灵犀一般,异口同声:“逃了?!”
    冷清欢想起门口凌乱的脚印,还有车辙痕迹,想起适才铁骑卫回禀的时候,便曾说过,今日有人前来认尸,要拉回故土安葬!
    刀疤脸应当只是留下来,负责照看剩下的那批黄金的。
    慕容麒沉声吩咐:“副将留下善后,其他人,跟本王走!”
    立即翻身上马,与冷清欢打马,直接追踪那扶棺归乡的马车去了。
    马车已经安然经过关卡的检验,在一处无人荒凉的野外停下。旁边候了一辆毫不起眼的马车。
    一身孝衣的家属攀上马车,费力地抬起棺盖,从里面坐起一人来。美髯方面,狮鼻阔口,一看年轻之时,就是个玉树临风,风流倜傥的美男子。
    “爷,已经安全了,请您换车。”
    被称作“爷”的男子环顾四周,轻叹一口气:“没想到,今日竟然如丧家之犬一般,躲在一口棺材里逃命。何其狼狈!”
    “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只要保住性命,不愁没有卷土重来的那一日。”
    男子有些颓丧,一声苦笑:“谈何容易?谋划一场,非但竹篮打水一场空,还将自己逼到了绝路。本皇叔这个侄儿与侄媳妇的确不简单啊。我们的藏身之处被他们找到,不过是迟早的事情。
    侥幸希望,藏在义庄里的那批黄金不会被他们发现,本皇叔或许还有东山再起的机会。”
    从棺材里站起身来,极目远眺,就见远处烟尘滚滚,有奔马疾驰,径直向着自己的方向,耳边已经听到马蹄声响。
    大事不好,没有想到,追兵来得竟然这样快。这是不是说明,义庄那里已经暴露了?
    如今再走,已经是迟了。
    养尊处优生成的优雅与临危不乱,使得他即便是性命攸关,也不会狼狈地抱头鼠窜。
    再快,也快不过慕容麒的铁骑卫。就像一片飙风,眨眼的功夫就席卷而至,将几人团团包围起来。
    慕容麒骑在马上,打马上前:“二皇叔,别来无恙?”
    那位被称作“爷”的男子,正是当今二皇叔,皇帝老爷子的亲弟弟。
    二皇叔在下人的搀扶之下,从棺材里费力地迈出来,仰望着马上的慕容麒。
    “数年未见,贤侄越发英武不凡了。”
    “多谢二皇叔夸奖。”慕容麒也翻身下马:“没想到再见,竟然会是这样的场景。”
    二皇叔扭脸看冷清欢:“这就是清欢吧?”
    冷清欢也下马,上前行礼:“清欢参见二皇叔。”
    二皇叔“呵呵”一笑:“麒儿有福气,能娶得你这样聪慧能干的妻子。虽未见过面,但是皇叔却是早有耳闻呐。”
    三人对面,犹如闲话家常一般。二皇叔一脸和蔼,风度沉稳翩翩。慕容麒与清欢二人态度恭谨,并无半分盛气凌人。
    “二皇叔谬赞了,清欢愧不敢当。”
    二皇叔“呵呵”轻笑:“实话实说而已,仇家一事,若非有你们插手,本皇叔敢保证,绝对一帆风顺,没有半分阻挠。果真后生可畏。”
    “仇家与清欢素有渊源,仇家出事,清欢自然不能袖手旁观。五年前如此,五年后亦是如此。这一点,皇叔应当早就知道。”
    “五年前,鲁长老与仇二掌家他们逼着仇司少退位,听说,也是坏在你的手里。”
    清欢摸摸鼻子:“凑巧,我在仇司少府上做客,吃人嘴短,拿人手软,没办法。那时候,二皇叔不会就识得鲁长老吧?”
    “浅谈,没有深交。本皇叔对一个江湖莽汉不感兴趣,与仇二掌家倒是有些往来。五年前若是有本皇叔参与,仇司少绝对活不到今日,何必用得着现在大费周章?”
    冷清欢略一沉吟:“所以,您就通过二掌家,最终联络到了漠北鲁大人,想从他们手里购进大批的枪支与震天雷。可惜,你一个清水王爷,手里没有那么大的财力,自然而然,就将目光转向了江南仇家?”
    二皇叔点头:“二掌家的装疯卖傻被软禁这么多年,挺不容易,有他做内应,趁着仇司少远离江南,前往南诏之时,我们就已经开始布局。那个时候,本皇叔还不知道,传说中的良姜夫人竟然就是麒儿的王妃。
    得到这个消息,我还是很吃惊的。不过,我们已经谋划了这么久,不能半途而废。所以趁着仇司少还在上京与麒儿争风吃醋的时候,就逐渐收网,伪造印章,假传仇司少的信件,暗中转移存银。
    可惜,仇司少机警,很快发现了不对,并且从上京赶回江南,着手调查此事,揭穿了二掌家装疯扮傻,从中作梗之事,破坏了我们的初步计划。
    没办法,软的不行只能来硬的,漠北这方面已经联络好,只要银两到位,就可以一手交钱一手交货了。所以,本王就只能硬抢。”
    “结果你得手之后,江南没有困得住仇司少,他竟然一路追踪到了洛阳。你就在洛阳城内,命仇智信勾结藏剑阁内奸,以调虎离山之计引开仇司少,杀人灭口。
    虽说凤蕾玉的出现暴露了你们的行踪与转移路线,但是又恰到好处地将我们引到洛阳城。而付总兵以运送军粮为幌子,从洛阳城,过晋州,到河西,一路可以畅通无阻。
    只要到了河西境内,那是二皇叔您的地盘,白银换成武器,白银由漠北人手持公文运送出长安,我们再怎么查,也查不到二皇叔您的头上。这个计划可以说是天衣无缝。”
    “可事实上,本皇叔被你们二人摆了一道。阴兵借道非但没有将你们引去洛阳,反倒让你们把所有的注意力全都转移到了晋州。”
    “所以白银您已经无法安全地运送出去,匆忙之间,只能就地隐藏,等待风声过后,再想方设法地运走。白银一半藏在水潭之中,另外一半,则埋藏在义庄的乱葬岗里,对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