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修真小说 > 天才神医冷清欢一穿越 > 第624章 举国大丧

第624章 举国大丧

 热门推荐:
    琳妃进去了大约有顿饭的功夫,大家全都守在外面,不说话,也不敢放肆地哭,天寒地冻的,怀里抱着个暖炉,全都冻得瑟瑟发抖。
    皇家亲情淡薄,其实大家心里全都心知肚明,这一张张看似悲痛的脸,多是装模作样地抹眼泪,向皇帝表达着自己的孝顺,心里都在盼着,皇太后早些咽气。大家也好过一个安生年。
    皇太后自己已经看得清清楚楚。
    终于,琳妃慢慢地从寝殿里走出来,提起裙摆,转身跪下。
    喜公公驮着背,老态龙钟地蹒跚出来,粗哑着嗓子:“皇太后娘娘殡天!”
    这一嗓子,似乎是用尽了他生平所有的气力,浑浊的眼泪从眼角潸然而落,沿着满是沟壑的脸滑下。
    院子里,乌泱泱地跪了一地。大家扯开嗓子,哭得放肆,悲痛欲绝。
    小云澈终于见到娘亲,偎在冷清欢的身边,怯生生地看着跪了一地放声大哭的大人,有些懵懂。
    他悄悄地问冷清欢:“娘亲,太祖母怎么了?你为什么哭啊?”
    冷清欢咽下喉尖的酸涩:“因为,你太祖母走了,从此以后,这世间少了一个对娘亲好的人了。”
    云澈也放声大哭起来:“我要太祖母疼,我不要她走!”
    稚嫩的嗓音,在人群里格外亮。
    如意从人堆里站起身,指着冷清欢,破口大骂:“还有脸在这里哭?若非是你杀了二皇叔,皇祖母怎么可能伤心过度,撒手人寰?二皇叔再不对,那也是咱们的亲人,长辈,对着自家人,你怎么就能下得去手?这是大逆不道!”
    冷清欢已经有心理准备,回京之后,可能会遭受冷眼,讥讽与责骂。但是,面对众人纷纷投射过来的异样的眼光,她仍旧觉得,就像是刀子一般锋利,无法承受。令她原本就悲痛的心,愈加沉重。
    慕容麒抬脸,冷冷地望着如意:“你不在现场,不明真相,凭什么指责?清欢出生入死,殚精竭虑,与一群穷凶极恶之人交手,生死一线,你在上京锦衣玉食,乐享安逸,又有什么资格指手画脚?即便是怪罪,也轮不到你!”
    “她已经害死了皇祖母,难辞其咎,你还要偏心护着她?朝堂之上,已经有言官递上弹劾奏章,她总要给大家一个交代!”
    没有人应声,但是也没有人劝阻。不过望向冷清欢的目光里,带着赤、裸的谴责之意。
    “闭嘴!”
    皇帝的声音里,也带着一点沙哑:“太后刚刚殡天,你们这样争吵,是不想让她老人家清净地走吗?”
    喜公公步履艰难地上前两步,艰涩开口:“启禀皇上,太后娘娘临走的时候,特意叮嘱老奴过来,跟麒王妃说一声。她没有怪罪麒王妃的一点意思,麒王妃做的对,为了家国天下,就必须要当机立断。她只是跟她自己过不去,与麒王妃没有半点关系,谁也不得难为麒王妃。”
    皇帝老爷子深吸一口气,仰脸望天,沉声道:“太后的懿旨,谁敢不遵?日后谁若是敢因为此事议论清欢一个不字,朕绝不轻饶。”
    如意顿时哑口无言,一转身又跪倒在地悲痛大哭。
    冷清欢刚刚好不容易止住的眼泪,顿时汹涌而落,泣不成声。太后竟然将自己的敏感与难过看在眼里,特意交代喜公公安慰自己,替自己开脱。
    多么善良而又大度的老人。
    她为什么就不肯让自己诊治呢?
    喜公公蹒跚地走到她的跟前,叹气:“王妃娘娘节哀,太后她老人家走得很安详,心愿全都了了。她让老奴叮嘱您,望子成龙是好,但是对云澈世子别太严厉了。孩子还小,犯错了说说就好。”
    她竟然还放不下云澈。
    冷清欢强忍酸涩,点头。
    “您也不用太伤心,太后她老人家是过不了自己心里的坎儿啊,愧疚自己当年做了错事,导致这场悲剧,压根就没有怪罪您的意思。”
    清欢不明白喜公公话里何意,只是满怀悲痛,情不自已。
    喜公公慢慢地转身,走到寝殿门口,扶着门框,慢慢地跪了下去。动作很缓,有些呆滞,然后匍匐在地,一动不动。
    冷清欢紧紧地捂着嘴巴,眼泪肆意,不让自己嚎啕大哭。
    她知道,喜公公也走了,跟随皇太后一同去了。
    一世主仆。他担心,皇太后去了那边儿没个人伺候,所以,跟着去了。
    举国大丧。
    钦天监,礼部与内务司等奉旨共同操办太后的葬礼。杠夫开始抬着万斤独龙木演杠,官府差人抢修通往皇陵的御道。
    整个皇宫都忙碌起来。
    原本,按照规制,太后丧葬,需要停灵至少半月,由钦天监择吉日下葬。
    可是如今正是年根将近,太后的灵柩不能停在宫里过年,只能一切从简,仓促间颁诏,诵经,吊咽,守孝七日便出灵下葬了。
    公主王妃们都养尊处优,四肢不勤,接连来回折腾几日,都精疲力尽,终于熬到出灵。
    皇室与官府几乎是倾巢出动,全身素缟,浩浩荡荡,车轿连绵不断。
    从上京城到皇陵,沿途近百里,女眷与百官虽有车轿乘坐,但是进山之后,就要徒步而行,是个苦差事。
    小云澈与慕容麒一起,冷清欢乘车时,与睿王妃等人同乘一车。
    睿王妃面上有些古怪,扯着冷清欢的袖子,朝着后面指了指。
    “你三妹怎么不跟着?”
    冷清欢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瞧了一眼,见冷清瑶从马车上被人搀扶着下了车,手抚着心口,脸色不太好看。
    一位年长的嬷嬷焦急地说了两句话,然后扭脸往前,一辆辆马车找过来。
    “看样子好像有点不舒服。”
    可是这样的节骨眼上,即便身子不适,也要咬着牙硬撑着才是,她下车做什么?
    嬷嬷从马车跟前过,睿王妃识得她,探出头去:“怎么了?林嬷嬷?”
    被称作林嬷嬷的宫人冲着睿王妃福福身子:“皓王府侧妃娘娘这两日身子一直不舒坦,适才坐在车上一晃悠,吐得厉害。老奴不敢自作主张,去寻琳妃娘娘请个示下。”
    “今儿这么热闹,琳妃娘娘执掌凤印,那里估计都忙得焦头烂额的了,为了这点小事去打扰她,怕是不太好吧?”睿王妃好心提醒道。
    林嬷嬷笑着道:“多谢睿王妃提醒,老奴知道的。不过,您忘了,这送葬有讲究,老奴这不是怕犯了忌讳么?”
    然后压低了声音,与睿王妃耳语了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