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修真小说 > 天才神医冷清欢一穿越 > 第626章 伯爵府齐夫人

第626章 伯爵府齐夫人

 热门推荐:
    假如,放任漠北锻造枪支武器,贫瘠的漠北之地,绝对满足不了对方的野心,从而挥师长安,一步步吞并,雄霸天下,对长安肯定是巨大的威胁。
    冷清欢不想有战-争,因为,若是发动战-争,老国公,楚将军都已经年事已高,慕容麒作为长安王朝的战神王爷,将不得不披甲上阵,冲锋厮杀。
    面对着对方厉害的现代化武器,这就是九死一生。更何况,对方是否还有更厉害的底牌,谁知道呢?
    她不得不将缴获的枪上缴给皇帝老爷子,老爷子着令工部能工巧匠抓紧时间研究,看看能不能依照葫芦画瓢,制作出同样威力的武器来。
    有些事情是矛盾的,冷清欢希望社会发展,科技进步,但是另一方面,她又很抵制这些货物兵器的出现,这会滋长有些人无穷无尽的野心,造成大规模杀戮。
    兴,百姓苦;亡,百姓苦。
    皇帝私下里问起来,她只简单地说了一句:“清欢怀疑,漠北这些武器的锻造与那位漠北使臣鲁大人逃不脱干系。他能制造出枪支与震天雷,就有可能造出更厉害的大型攻城武器。若是能够查证,这个人坚决不能留。”
    这话挺狠,皇帝老爷子却相当赞赏:“顺我者昌逆我者亡,不能为我所用,还会对长安造成威胁的人,自然留不得!”
    他立即派遣使臣前往漠北,向着漠北王递呈问罪书,挑拨鲁大人与漠北王之间的关系,希望漠北王能大局为重,斩杀鲁大人,平息长安之怒。
    与此同时,跟随使臣潜入漠北的,还有几十名擅长暗杀,探听消息的死士,假如漠北不愿交出鲁大人,那就不择手段,必杀之。
    其实五年前,当冷清欢告诉慕容麒,这个漠北的鲁大人不简单的时候,慕容麒就已经派人前往漠北,只是这武器锻造乃是国家机密之事,想要探听到顶层消息哪里有这么简单?
    二皇叔的尸首也早就运回了上京。
    付总兵这里已经审问清楚明白,定下了谋反之罪。皇帝老爷子仁慈,并没有难为二皇叔的家人。只是命人将他厚葬了。
    下葬的地方离皇陵不远,隔了一座山头,与太后寝陵遥遥相望。
    二皇叔的死,在朝中并没有掀起什么浪花。
    这个案子也就算是了结了。只等年后江南与河西的消息了。
    临近年根底下,各个商铺忙着核算,给伙计们发放米面,再加上迎来送往,冷清欢比较忙。慕容麒便自觉地担任起奶爸的责任,也好让冷清欢心无旁骛。
    今日忙里偷闲,清欢离京这么多天,打算回一趟相府送年礼。
    路过自家绸缎庄,她命车夫停下马车,打算带两匹上好的绸缎回去,给未出世的小侄儿做包被与小衣服。
    掌柜的殷勤地将她挑选好的布料包起来,一直送到门口。
    迎面有妇人匆匆地走过来,一直低着头翻拣手里的包袱,没有注意到清欢,两人差点一头撞上。
    掌柜的立即训斥道:“走路怎么这么不小心?差点冲撞了贵人。”
    妇人一叠声地道歉,低垂着头发花白的脑袋:“对不住,对不住,我这只顾着瞧怀里的绣品了。”
    掌柜的不耐烦地道:“先将绣活交给伙计过眼吧,一会儿给你结算银子。”
    妇人这才眉开眼笑地抬起脸来:“谢掌柜。”
    瞅着清欢,明显一愣,然后慌乱地低垂下头,不自觉地抿了抿鬓边的白发。
    冷清欢瞅着这妇人十分的眼熟,留心瞧她的妆扮,一身洗得发白的蓝色粗布裙,胳膊肘磨损厉害的地方还整整齐齐地打了两个补丁,明显家境不是太好。
    但是,衣服却又熨烫得平平整整,十分干净,头发也梳理得纹丝不乱,显然,应当是个体面人家,至少以前是。
    妇人目光游离,低垂下头,就要从冷清欢身边过去。冷清欢这才突然想起她的身份。
    伯爵府的齐夫人,齐景云的母亲!
    自己曾经与她有过几面之缘,只是时隔五年,她显而易见的苍老,一脸的沧桑,令她有些不敢认了。
    若是按照亲戚来叫,自己还应当叫她一声表舅妈。
    记得当年伯爵府受齐景云拖累,家产被抄没,但是齐景云在牢中托付自己将他藏在亨通绸缎庄的一笔银两交给了她,应当足够她安稳度过下半生。怎么落魄到这样的地步?
    而且看她适才的表情,很明显,已经认出了自己。
    冷清欢狐疑出声,带着试探:“齐夫人!”
    假如,她仍旧装作不认识自己,也就罢了。当年曾经高高在上的伯爵府,如此潦倒,想必她是觉得困窘。
    但是齐夫人却顿住了脚步,然后转过身来,讪讪地一笑:“没想到王妃娘娘竟然还识得妇人?”
    掌柜的很惊讶:“王妃娘娘您竟然识得她?”
    冷清欢点头,然后冲着掌柜的挥挥手,示意他将绸缎先抱去马车上。
    冷清欢走到齐夫人跟前,瞅一眼她胳膊上挎着的包袱:“我记得,当初景云走的时候,给你留下了一笔养老的银两,他们没有交给你吗?”
    齐夫人愕然抬头:“当年给我送来银子的伙计是王妃娘娘您的人?”
    冷清欢点头:“那笔银子数目不小,何至于……”
    后面的半截话没有说出口。
    齐夫人听她问起,眼圈一红,鼻翼也翕动了一下:“别提了,都是我自己自作自受,怨不得别人。”
    “难道是发生了什么事情?若是有我能帮上忙的,尽管开口。”
    齐夫人摇头:“当初景云出事伏法,家财被抄没,一家人全都埋怨景云,气他拖累了伯爵府。我这个当娘的也糊涂,就连最后一面也没有去见见他,喂他吃最后一顿饱饭。”
    一边说,一边哽咽起来。
    冷清欢心里也十分不是滋味。那个时候,恰好锦虞作妖,自己同样是水深火热,远离上京,没能送他最后一程。
    想想心里难过,而齐夫人是齐景云生前最后惦念的人,自己愿意尽一份心力。
    齐夫人强忍了酸涩,继续道:“齐家分崩离析,各谋生路,我与景云父亲和他祖母成了累赘,与孩子们分家另过。那段时间,完全就是靠变卖东西和国公府救济生活。
    银子拿到手里,正好解了燃眉之急,倒是宽裕了一段时间。
    可惜好景不长,景云他兄弟叔伯们得知我们过得富裕,全都上门讨要,几乎将家里洗劫一空,景云他祖母为此也一气之下,撒手人寰。景云他爹也中风半身不遂,家里也就拮据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