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修真小说 > 天才神医冷清欢一穿越 > 第627章 哪里来的银子?

第627章 哪里来的银子?

 热门推荐:
    一切似乎全都是意料之外,但也是情理之中。
    伯爵府一群吸血鬼,逼得景云走了歪路,如今伯爵府没落,又是因为景云的缘故,他们强占景云父母的财物更加理直气壮。
    齐夫人说着话,已经忍不住泪如雨下:“当初伯爵府荣光之时,他们一个个游手好闲,不务正业,全都像一群蚂蟥一般,叮住景云不撒口,沾了他多大的光,花销了他多少银子?
    我一直都觉得,当初是理所当然,今日才后悔莫及,知道景云当初遭了多少的难。若非是他们贪得无厌,景云何至于……”
    清欢也跟着叹了一口气。早知今日何必当初,现在知道亏欠也晚了,还能换回景云一条命吗?
    她将手探进袖子里,摸出一张银票,塞进齐夫人手里。
    “拿好,备点年货,不要被他们再夺了去。”
    齐夫人低头一看,吓了一大跳,忙不迭地摆手,将银票重新塞回冷清欢的手里。
    “王妃娘娘仁慈,您的心意我领了。家里有银子,足够花销。我就是担心那些败家子盯上,所以手里的活不敢停。”
    冷清欢以为她只是客气,再给,齐夫人坚决不肯收。
    “前些时日,偷偷地放在家门口的银子,莫非就是王妃娘娘您差人送过去的?”
    冷清欢莫名其妙:“什么银子?”
    “就是一个黑布包袱里装着的三百两银子,从我家门缝里丢进来的。我一直都在纳闷儿,往日亲朋如今全都避之不及,会有谁给我们送银子呢?今日看来,是王妃娘娘您给的?”
    冷清欢摇头:“不是。”
    齐夫人疑惑地皱眉:“那会是哪位贵人呢?这么多的银子,可不是闹着玩的。”
    “景云当年交友甚广,好友满天下,兴许是他的朋友呢。既然给了您就花着,若是有难处,就去王府找我。”
    齐夫人一连声地应着,热泪盈眶:“景云以前就经常在我跟前提起您跟王爷,都说人走茶凉,王妃娘娘竟然还这样仁义,妇人谢过了。”
    一边说一边就要行大礼,冷清欢慌忙将她搀扶住,客气两句,便走了。
    无意间的相遇,令她忍不住又再次想起,自己与齐景云的第一次见面,还有他陪着自己逛琳琅阁,与仇司少相识的经历来。
    造化弄人。
    若是他还在,该有多好。
    相信他一定能与仇司少臭味相投,如今,大家一起把酒言欢,却唯独,少了他。
    黯然地上了马车,直奔相府。来得不巧,冷相不在府上,这几日公务正繁忙。冷清鹤又带着楚若兮前往将军府了。管事问,是否需要差人将二人叫回府上。
    冷清欢一口拒绝了。
    她这个姑奶奶当的,跟别人不一样,别人一年到头也难得回几次娘家,她是三天两头往回跑。又不是什么尊贵客人。今日没见,那就改日再回。
    出来迎着她的是薛姨娘,前所未有的热情。
    薛姨娘是人逢喜事精神爽,虽说打扮装饰与往日一样,但是明显,这眉梢上挑了,鬓角抿得油光锃亮,满身喜气。
    冷清欢被请进暖阁,跟她闲话两句,自然就聊起了冷清瑶。
    薛姨娘笑得合不拢嘴之余,又有点担忧:“一听到她有了身孕,我就立即前往皓王府探望过她。你说她这精神不好,也没有什么胃口,躺在榻上精神恹恹的,话都不怎么跟我说,满是不耐烦,这可怎么整?”
    冷清欢只当她是在炫耀:“孕初期的确会有这样的孕期反应,过了这一阵不就好了么?”
    “她一个人在皓王府,身边也没有个懂事的老人伺候着,相府这边陪嫁过去的丫鬟我瞅着粗心大意,不够机灵。皓王府给安排的那个婆子,又瞅着不够面善。而且,清瑶有身孕,正是需要照顾的时候,皓王跟皓王妃怎么就不多派几个丫鬟婆子到院里伺候呢?人手太单薄了。”
    薛姨娘这是百般不放心啊,开始挑剔了。
    “人不可貌相,就跟我院子里的刁嬷嬷一般,第一眼见她,我也觉得是个刻薄相,相处久了才发现人很好,十分得力,如今在我院子里就是一把手。”
    薛姨娘往跟前凑了凑:“我有什么心里话,就想跟您叨咕,你说啊,那个皓王妃怎么样?”
    “知书识礼,温柔贤惠,看着是水做的人,没有个脾气。”
    “可你说,我咋瞅着,那个皓王妃不简单呢?如今我家清瑶有孕,抢了她的风头,她背地里瞅人的眼光都阴冷阴冷的。反正,清瑶院子里冷冷清清的,一点也不周到。”
    “皓王成亲这么多年了,一直没有子嗣,如今清瑶有孕,想必比谁都激动。肯定会好好安排清瑶的饮食起居,不会怠慢。不过皇家有皇家的规矩,跟前伺候的下人多少都有讲究,你有些多虑了。”
    “可我就是觉得,有点七上八下。”薛姨娘有点纠结地搓搓衣角:“若不是你爹跟前现如今没有个知冷知热贴身伺候的人儿,其实,我真的很想跟你爹说一声,去皓王府里,照顾清瑶几日。等她胎像稳下来,我再回来。”
    听话听音,冷清欢心里明白,薛姨娘这是不放心皓王妃,唯恐她为了争宠,再对清瑶不利。所以,想要去皓王府给冷清瑶助阵。
    相府这里呢,又怕会有人趁虚而入。
    自家老爹都偌大年岁了,薛姨娘还不放心么?
    这事儿,她没法发表意见,只能道:“你若是实在脱不开身,从府里给挑个精明忠心的婆子送过去伺候也好。”
    从冷清欢这里,薛姨娘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有点失落。
    “妾身还想向着王妃娘娘讨个人情,您给少夫人的保胎药,我瞅着极是灵验,能不能给清瑶也来一点。”
    “清瑶若是胎像稳,就没有必要吃乱七八糟的补药,否则会适得其反。最多补充一点叶酸。你是关心则乱了。”
    薛姨娘搓搓手:“让王妃娘娘您见笑。我是如今就信得过您的医术,若是改日见到清瑶,麻烦你给她也诊诊脉象。”
    清欢一口答应下来,便起身提出告辞。
    走到外面院子,恰好就见到冷清骄,似乎是要出门。
    两人走了一个对面,冷清骄冲着她规矩行礼:“参见王妃娘娘。”
    冷清欢对于上次的事情就当做并不知情,笑吟吟地问:“在刑部当差可辛苦?”
    清骄摇摇头:“挺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