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修真小说 > 天才神医冷清欢一穿越 > 第629章 聚众赌博

第629章 聚众赌博

 热门推荐:
    冷清欢摇头。
    “或许只是景云以前的生意伙伴。欠了他的帐,终于良心发现,过来还账。”
    冷清欢“喔”了一声,又嘀咕了一句:“总觉得,有点怪怪的。”
    慕容麒半晌没说话,闷头吃饭,搁下筷子方才冷不丁地问了一句:“飞鹰卫掌握的资料里,有没有关于刑部官员的?”
    冷清欢摇头:“好像还真的很少......不对,奇怪啊,关于六部官员的把柄都有很多记载,怎么会没有刑部的呢?刑部可是六部中最黑最贪的了,把柄那不是一抓一大把吗?”
    慕容麒微微一笑,有点意味深长:“那你就要自己去问飞鹰卫了。”
    这家伙分明是知道什么!
    “你怎么突然想起问这个呢?”冷清欢纳闷地问。
    慕容麒心情看起来不错,冲着她微微勾唇一笑:“你猜?”
    然后起身走了,一身的神清气爽,格外轻快。
    故弄玄虚,小气鬼,我自己问就自己问!再说了,关我屁事!
    忙忙碌碌,很快便是除夕,皇帝老爷子早早地封了笔。
    宫里的除夕宴开始得比较早,因为国丧期间,诸多禁忌,不宴请,不饮酒,不作乐,不嫁娶。所以今年除夕宴也仅仅只是皇家吃个团圆饭,一切从简。
    午膳之后各个府上便携带家眷陆续进宫,大约申时的时候宫宴正式开始。
    冷清欢进宫之后便与慕容麒和云澈分开了,她想先去给惠妃请安。慕容麒上次从宫里回来,说惠妃想她了。
    才怪。
    自己从来就没有给过这个婆婆啥好话,她会想自己才怪。
    蒹葭殿门口,杵着两个把门的小太监,一见到她便要转身入内通禀,被她拦住了。
    撩帘一脚踏进门槛,里面人声喧闹,衣香鬓影,热闹得就像是菜市场,简直可以说是乌烟瘴气。
    一群妃嫔们,这个时候不梳妆打扮,擦脂抹粉,而是聚在蒹葭殿里......打麻将?
    一个个抻着脖子瞪着眼,紧盯着手里的麻将牌,满脸紧张。
    不对,除了紧张,脸上还有花,画满了小蝌蚪。一个个跟长了满脸麻子似的,格外滑稽。
    亲友团就站在身后,忙着出谋划策。撸胳膊挽袖子,叽叽喳喳的好不热闹。
    这宫里,冷清欢可是常来常往,还曾常住过一些时日,被原来的皇后管束得井井有条。妃嫔们见面,客气而不失礼貌,亲切而又不亲昵,笑不露齿,有板有眼,一片严谨。全都是大家闺秀。
    现在怎么就变成了养鸭场?
    而且,这些妃嫔们,自毁形象,就不怕被皇上撞见,拖下去贬了?难怪适才进宫殿的时候,门口还有人望风。
    冷清欢满脸诧异,还没开腔呢,已经有人见到了她。
    嚷一句“麒王妃来啦!”,“呼啦”一声,她就被宫里的妃嫔们给围上了,对着冷清欢笑得十分灿烂,就跟太阳花似的,而且,这拜年话一句接一句,全都是高糖加蜜。
    冷清欢心里都有点发毛,自己什么时候成了抢手的香饽饽了?这群人对自己这么热情,就好像迎接财神爷似的。
    惠妃在一旁麻将桌上头也不抬,将手里雀牌往前一推:“又糊了,糊了。”
    对面三家懊恼地“哼”了一声:“果真运气来了挡不住,你都连胡三把了,不玩了不玩了。”
    惠妃满是得意,眉毛一挑,额头上的小蝌蚪就跟活了似的:“宫宴应当马上就开始了,赶紧的,洗脸回去收拾打扮,晚点咱们继续。”
    众人立即听话地洗洗脸就散了,还对着惠妃格外恭谨,临走不忘恭维她几句。
    等只剩了二人,冷清欢才没好气地道:“如今还在国丧期间,您这聚众赌博,就不怕有人背地里使坏,到父皇跟前告您一状?是不是屁股上长疖子,嫌现在的位置硌屁股了?”
    “我们又没有赌银子,就跟下棋似的,斗个输赢而已。现在不能听曲,不能歌舞,一个个的闷在宫里,难免生出是非来,见天争来吵去的,烦死个人儿。我叫她们一堆儿搓两圈,勉强还能解闷儿。当然,这是你父皇恩准的,谁愿意告谁告。”
    古代,这雀牌好像还真不算是赌,就是个消遣。估计皇帝老爷子也是嫌她们碍眼,乐得清静。
    冷清欢上下打量着她:“红光满面,眉飞色舞,一看你这小日子就相当滋润啊。而且,这些妃嫔们这么给你面子,可别告诉我,父皇又升了你的官。”
    惠妃鼻端轻哼,笔尖上还有一只最醒目的小蝌蚪:“哪壶不开提哪壶,这妃子我都当了二十多年了,都没有挪过窝,这辈子怕是没指望了。”
    冷清欢一本正经:“我觉得,您现在这身份,跟您最般配了。树大招风,您就别想别的了。”
    就冲您老这一根筋儿,直肠子的憨憨智商,这妃子的位份能保住就已经不错了,全凭傻人有傻福这句话保佑。
    儿媳妇这么看不起自己,惠妃嗤之以鼻:“别瞧不起人,本宫现如今在皇宫里,说话绝对好使。”
    “拿着凤印就是不一般啊,说话气都粗了。”
    惠妃讨好地冲着冷清欢笑笑:“实话实说吧,我不装了。她们都是有求于我,想让我在你跟前美言几句。”
    冷清欢莫名其妙:“我?美言什么?”
    “求你给她们赐个儿子呗。”
    “这事儿找我做什么?那是父皇的差事,别人帮不上忙。”
    “你是送子观音啊,想让谁有孕那不就是你一粒药的事儿嘛,比男人中用。”
    莫说我不是,就算我是,父皇年纪都那么大了。让老树开花,生一个比孙子孙女还要小好多岁的儿子,我也要有那个本事啊。
    她盯着惠妃:“老实交代,你是不是又给我吹牛了?”
    惠妃白了她一眼:“你有什么好值得我吹牛的,有本事,你再给我多生几个孙子?治好别人的病算什么能耐?”
    又开始变着花样催生了,瞧着我清闲了是不是?
    “我嫂子与皓王侧妃那里,都是凑巧,算不得我的功劳。该推脱的您就一概推脱了吧。我忙得很。还有,”
    冷清欢从怀里摸出一沓银票,递给惠妃:“年根底下,需要打点的地方多,别舍不得。”
    惠妃漫不经心地接过银票,瞄了一眼,差点吓一跳,激动得简直热泪盈眶:“这么多?麒儿都从来没有这样贴心过,知道孝敬我。不过,我干嘛要打点他们啊?有这银子自己吃喝不好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