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修真小说 > 天才神医冷清欢一穿越 > 第655章 搬石头砸自己的脚

第655章 搬石头砸自己的脚

 热门推荐:
    那只虫子慢慢地伸展了一下shen子,然后就像一只蚯蚓一般,在附近转了几个圈。
    然后摇头晃脑,确定了方向,向前爬去。
    眼瞅着,它慢慢靠近了孙石头。孙石头顿时吓得面如土色,都开始颤抖起来。
    它却并未攀爬,而是直接拐弯,沿着这些人脚下往前,走到冷清骄的脚下时,停顿了。围着冷清骄转了一圈,然后,立即向着他的身上爬了上去。
    整个大堂里很安静,谁也没有说话,全都看一眼冷清骄,然后再看一眼冷清欢,低垂下头。
    冷清欢也懵了,一时间不知道如何是好。
    怎么可能真的是他呢?一定是错了,错了!
    气氛一时间僵住了。
    冷清骄也愣了愣,愕然地抬起脸来:“不是我!”
    邢尚书有眼力地摆摆手,命其他人全都退了下去。
    冷清欢默了默:“这个办法是那扎一诺告诉我的,她说,虫子会主动选择自己曾经熟悉的人。”
    “众所周知,那扎一诺是虫蛊高手,这个案子,跟她绝对逃脱不了干系。你竟然相信她的话,相信一只虫子,也不肯相信我?”冷清骄冷冷地道。
    “有没有这个可能,是有人知道你会前来刑部,所以......”
    “没有!”冷清骄斩钉截铁:“我刚才就已经说过,我连刑部的大门都没有进,就直接来了天牢,没有谁与我近身接触,也没有人有下手的机会。不可能是我!”
    “我没有说,就一定是你。我只是想与你了解一点情况。比如,你的衣服呢?有没有人可以做手脚?”
    “我的生活起居都是小厮一人经手打理,他跟了我这么多年,我信得过。你也不用这样假惺惺的,还装模作样地在众人面前玩这一套大义灭亲。你就直接说,凶手是我好了。”冷清骄情绪有点显而易见的激动。
    冷清欢也没有想到,竟然会是这样,有一种搬石头砸自己的脚,弄巧成拙的感觉。原本是想替清骄洗清嫌疑的,没想到反而坐实了。
    “你先别激动,能不能平心静气地想想?”
    “你有什么资格审问我?”冷清骄心口剧烈起伏,瞪着冷清欢,情绪无法平复。
    冷清欢也急了,若非是她与冷清骄关系不是很亲近,她至于这样拐弯抹角,还要顾虑他的什么敏感情绪吗?
    “我是在帮你!帮你解除嫌疑!”
    “不用了。”冷清骄冷冷地道:“就是我杀了那漠北人,你们愿意怎么判就怎么判吧!”
    一副破罐子破摔的样子。
    “的确是我多事!”清欢气哼哼地道:“不管就不管,与我有什么关系?”
    “当然有关系。”冷清骄讥讽道:“没了我,你眼皮子底下不就清净了?我一人做事一人当,我承认,当初利用吃了盐巴的刺猬装老头咳嗽,还有蝙蝠敲门,故意扮鬼吓唬大嫂的人是我,你既然已经猜出我的手段,相信也是在怀疑我。要杀要剐,悉听尊便,不用使用这种卑劣手段。”
    冷清欢愤怒地指着他,手指直颤,是真恨不能一巴掌招呼到他的脸上去。
    好心当成驴肝肺,真是一个白眼狼啊,自己就不应当在他身上花费心血。他学好学坏,真是跟自己屁事没有。
    “清骄,你这话说得就太过分了!”
    慕容麒从宫里回来,传皇帝老爷子的旨意。听说冷清欢又回了天牢,知道肯定是有什么发现,便直接赶了过来,将姐弟二人的争执看在眼里。
    冷清骄倔强地扭脸,没有说话,只是胸膛起伏,十分气愤。
    “你大姐与那扎一诺有过节,你又不是不知道,你又见过你大姐求过谁?她假如是想害你,何必上门去求那扎一诺,何须亲自出面?现有的证据还不够将你拖下水吗?她一心帮你,你却恶语相向,让她寒心!
    再而言之,如今出了变故,可并非是你一人之事,私通漠北,没准儿直接牵连到整个相府!你父亲与大哥也有可能获罪!你姐姐至于这样糊涂,有意害你吗?”
    一连串的诘问,令冷清骄哑口无言,十分不服气想要辩解,却又觉得自己的确理亏,适才也不过是一时气话。
    可是让他低下头跟冷清欢道歉,他也不愿意。只倔强地梗着脖子,鼻端低哼了一声。
    慕容麒又耐着性子:“你身为相府公子,比别人都更能懂得家国大义,本王相信,你肯定不会做出这样糊涂的事情。
    可你是唯一一个出入过天牢的外人。而且我问过,你最近经常会前来天牢例行公事。这很容易给有些有心人造成可乘之机。你好好想想,今日前往刑部天牢之前,与谁接触过?谁又有可疑之处?”
    冷清骄低垂着头:“可是,今天我从相府前来刑部天牢,的确没有接触什么人。也或者说,并没有人近身,可以往我身上做手脚。”
    “同僚呢?”
    冷清骄摇头:“没有,我连刑部的门都没有进。”
    慕容麒默了默。那这个还真的有点麻烦了。
    冷清欢余怒未消,没好气地又重新问了一句:“衣服呢?”
    冷清骄还想摇头,却又顿了一顿:“是小厮贴身打理的,不过,早起用膳的时候,我将鹤氅随手搭在了身后的椅子上面。临走的时候,是三姐跟前的婆子递给我的。”
    “你三姐也在?”
    冷清骄点头:“听说她前两天摔了一跤,薛姨娘不放心,接她回来小住两日,明日就回去了。”
    “那你有没有什么觉得可疑的地方和人?”
    冷清骄再次摇头,也有点愁眉苦脸:“没有。”
    慕容麒拍拍他的肩膀:“你且不用怕,等我们回去找冷相和你大哥商议商议,一定会想办法帮你证明清白的。”
    冷清骄低垂着头,不安地搓了搓手
    估计是真的被吓到了。毕竟,此事非同小可,可是掉脑袋的罪过。
    刑部尚书吞吞吐吐地问慕容麒:“麒王爷,按照这规矩来说,二公子他嫌疑最大,好像不能......”
    慕容麒“嗯”了一声:“本王明白,一切全都按照规矩来办,清骄就暂时交到你的手上了。皇上希望大人尽快破案,但是本王有言在先,清骄只是有嫌疑,本王不希望,他在牢里受什么冤屈。”
    邢尚书点头哈腰:“一定一定。”
    慕容麒与冷清欢也没有久留,出了刑部。看看天色,将近日暮。两人已经为此事奔波了半晌。
    两人心里都不舒坦,冷清欢低垂着头,有点丧气。
    慕容麒问:“会不会是那扎一诺从中搞鬼,故意将计就计,栽赃到清骄头上,顺便挑拨了你们之间的关系?”
    冷清欢自己也不确定了。因为,事情真的有点巧,不是别人,怎么就恰好是清骄?
    若是不能查出幕后凶手是谁,自己这“大义灭亲”的功劳是跑不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