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修真小说 > 天才神医冷清欢一穿越 > 第667章 催生

第667章 催生

 热门推荐:
    这话把老爷子给听懵了,瞅瞅跪了一地的六只葫芦娃,冷清欢慌忙两三句将这葫芦娃的来历给讲清楚了。
    老爷子摩挲着下巴上的胡子,咂摸咂摸嘴,惋惜地叹一口气:“要是真有这么多白白胖胖的娃娃叫我爷爷,那就好了,可惜啊......唉,一个个的都不肯替我这个老头子想想。还是我孙儿孝顺,回头皇爷爷再给你找几个,然后生一堆的小葫芦娃。”
    仇司少跪在冷清欢身后,差点就“噗嗤”笑出声来,憋得那叫一个难受。
    冷清欢也是一脸黑线,老爷子这分明就是拐着弯地催自己继续生啊。而且还是要给慕容麒纳妾!
    小云澈倒是被老爷子哄得破涕为笑,不哭了。
    冷清欢慌忙让人将这个小祖宗带下去洗脸洗手,仇司少也慌忙趁机溜了。
    清欢知道,老爷子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尤其是身后还跟着天一道长,忙命人去请慕容麒,然后将老爷子请进屋子,上座奉茶。
    慕容麒闻讯赶过来,磕头问安,然后垂手肃立在一旁。
    老爷子喝一口茶,很是满意:“听云澈适才说,你身边要添新人了?一个也是收,干脆就六个全都要了吧。”
    慕容麒一愣:“什么新人?”
    冷清欢讪讪地笑着解释道:“云澈所说的,是原来在江南仇家的一个丫头,刚张罗着要将她嫁出去,云澈舍不得,跟我家王爷没啥关系。”
    “啪!”
    老爷子一拍桌子恼了:“你有那个闲情逸致给别人张罗,怎么就不关心关心麒儿?合着朕赏给云澈这六个美人,就是为了给他当葫芦娃的?”
    慕容麒壮着胆子:“难道父皇不是这个意思吗?”
    “是个屁,你少在这里揣着明白装糊涂!”老爷子吹胡子瞪眼:“堂堂麒王爷,一个府上就这么一个王妃,就我云澈一个娃,这就交差了?瞧瞧你这个出息!”
    慕容麒丝毫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可又不敢犟嘴,在老爷子跟前,自己说啥错啥,只小声嘟哝:“我们也没说就生这一个啊?”
    “那你倒是生啊!”老爷子肝火挺旺,一脸的恨铁不成钢:“能者多劳!你能生儿子,就多生几个!否则,朕指望谁啊?”
    这个词还能这样解释?
    清欢觉得老爷子小的时候文化肯定没学好,光钻营那些勾心斗角的帝王之术了。
    再说自己又不是生儿子专业户,再生谁知道是男是女啊?她真想回老爷子一句:“没的指望了,您就自己再生一个呗?”
    敢想不敢说,她轻咳一声:“父皇您消消火,这不是最近府里事情繁琐......。”
    今儿老爷子也不给她情面:“少跟朕打马虎眼,朕还不知道你冷清欢心里那点小九九么?人朕都给你挑选好送进府里来了,就是腾一张床的事儿,又不用选黄道吉日,有那么麻烦吗?”
    得寸进尺,就知道老爷子给送几个美人来动机不纯。
    清欢暗中撇嘴,可又不敢犟嘴。三妻四妾是他们看来理所当然的事情,自己的辩解在他们眼里也是大逆不道的。
    慕容麒在一旁幽幽地道:“是儿臣觉得吃力,清欢一个都应付不来。”
    “噗!”老爷子刚喝了一口茶,全都喷出来了,呛得直咳。天一道长在一旁也笑得双肩直抖。
    冷清欢更是涨了个大红脸,真想拍这个憨憨一巴掌。
    明白的,说你麒王爷力不从心,不明白的,还以为我冷清欢如狼似虎,索取无度呢!就不能换一个动词吗,比如力不从心什么的?
    老爷子气哼哼地将茶盏往桌上一墩,上下打量自家虎背熊腰还自称力不从心的儿子。
    “朕今儿就下最后通牒了,再给你们三个月的时间,要是还没有信儿,麒儿你就要乖乖地给朕将那几个丫头给收了。我慕容家这个葫芦架上不能就结云澈这一只金葫芦。”
    好么,您家这葫芦架合着就这一道蔓,您这是想累死你儿子啊,不对,是美死,这厮是永远都不知道累的。
    清欢小声嘟哝:“那云澈不得哭死。”
    老爷子一瞪眼:“嘀咕什么呢?”
    清欢顺嘴就来:“清欢说,这眼瞅着中午了,该去准备午膳了。”
    “下逐客令是不?朕今儿还真的不走了。”
    得,不走就不走吧。
    “清欢这就下去准备酒席。”
    “吩咐下人一声不就行了。”皇帝指指跟前的椅子:“言归正传,朕有正事问你。你俩都坐。”
    两人对视一眼,乖乖地在下首坐了。
    “朕与天一道长刚刚从轩王府回来。”
    原来是去看大儿子去了。老爷子当时在气头上,又要给自己一个交代,治了轩王的罪过,可是心底里,还是偏爱这个大儿子的。
    两人没说话,皇帝又继续道:“淑妃说你大皇兄最近经常犯头疾,派了御医过去,也没有查出病因。怀疑是虚症,所以朕就让天一道长一起去瞧了一眼,可是也没有看出究竟哪里不对。”
    虚症?老爷子心软,想要替轩王找借口开脱了?还是想让自己替轩王诊病?她冷清欢可不是悲天悯人的菩萨。
    冷清欢皮笑肉不笑:“父皇不是一向不信这些怪力乱神的事情吗?”
    老爷子严肃地道:“是如意说的。”
    “如意?”
    “如意前两日进宫,跟淑妃吞吞吐吐的,说你大皇兄最近举止反常,性情大变,极像中了什么邪术。淑妃也在朕跟前哭哭啼啼地喊冤,所以,今儿朕亲自前往轩王府,除了探望他,还见了那扎一诺。听说,就漠北使臣被灭口一事,你去轩王府找过那扎一诺,你觉得此事与她有没有关系?”
    “没有。”清欢笃定地道。
    “为什么这么肯定?”
    原因还真的不能跟老爷子说,总不能告诉老爷子那扎一诺帮自己找到了真正的下蛊之人,而且就是清骄吧?
    “父皇您不是派了人监视着她吗?她一直足不出户,没有踏出轩王府一步啊。再说,帮漠北人灭口,对于南诏而言毫无益处。漠北与长安若能为此起征战,南诏坐收渔翁之利岂不更好?”
    老爷子点点头,与慕容麒商议了一下漠北的战事,这个清欢听不懂,恰好宴席的凉菜准备妥当,就出来张罗开席。
    老爷子冲着天一道长使了一个眼色,天一起身也跟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