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修真小说 > 天才神医冷清欢一穿越 > 第690章 慕容泰迪是什么意思?

第690章 慕容泰迪是什么意思?

 热门推荐:
    “那不是在向你求证么?我思来想去,景云逃出刑部天牢,完全就是靠自救。他为何能这样手眼通天,唯一的解释,就是他一开始就料到自己会有这一日,提前就开始铺路。
他早就物色到了与自己长得十分相像的人,就连身上的疤痕都做到细致入微,一模一样,就是为了这一日李代桃僵。
他手里握有刑部官员或者说司狱的把柄,以此来要挟他们。只要司狱与狱卒串通好,这对于他们而言,那就是轻而易举。随便寻一个罪名,将他的替身拿入大牢,然后两人互换身份,将齐景云释放。就可以顺利完成这一私下里的交易。”
慕容麒分析得很有道理。冷清欢想起,自己被囚禁在山庄时,齐景云落雪之前特意出去过一次,说是要安排一些事情,然后就可以安心地待在山庄里了。
他应该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李代桃僵,用一条无辜的性命来换取自己的生路,这件事情,景云做得很残忍也很自私。
她从未觉得,齐景云是个好人,自己觉得惋惜,也只是他对自己与慕容麒的好罢了。
这样的世道,弱肉强食,当权者从来不会觉得,牺牲一条无辜的性命有什么不对。
冷清欢眸子里放光,亮晶晶的:“也就是说,景云真的有可能还在这个世上,而且,前几日奋不顾身救我的,也真的可能是他,是不是?”
慕容麒点点头:“你被绑架那日,齐夫人就在绸缎庄门口,景云出现在附近也完全可能。他知道马车逃逸的方向,所以先我一步赶到磁窑,将你与清画救下,合情合理。
不过,这都是我们一厢情愿的猜测,是与不是,谁也无法确定。而且,他都永远不可能再正大光明地出现在我们面前了,也不能堂而皇之地活在这个世上。他已经是一个死人。”
“即便这样也好啊。最起码,他还能守护自己的亲人,还能活着,这就足够了。”
冷清欢整个人心情都觉得好了起来。这真的是一个好消息,否则,一想起齐景云,心里就难免不是滋味。
她一直都在怀疑景云,包括齐夫人那里,无缘无故多出来的银子,还有有人替她背后撑腰,教训那些吸血鬼一般的亲人。
只不过,她一直都在自我否定。
现在,慕容麒给了她足够的理由可以相信,景云还活着。
第二日一早,慕容麒便不情不愿地重新去了军营。
还没到正午呢,就回来了。黑沉着一张脸,就跟锅底似的。手里还拎着一个蒙着黑布的笼子。
府里人全都识相地躲得远远的,谁也不敢往跟前凑。
就连于副将都感受到了他浑身散发出来的草菅人命的杀气。
而且,这种感觉太熟悉了。遥想五年前,自家王爷每次在王妃面前吃瘪,闹腾着要跟自己出去杀个人玩玩的时候就是这种气势。
这是谁这么不长眼,招惹了他老人家了?
于副将偷偷地跟在他的身后,眼瞅着,慕容麒拎着那个笼子,径直进了朝天阙。
六个美人正在陪着小云澈捉迷藏,见了慕容麒,想要上前见礼福身,被吓得腿一哆嗦,直接跪在地上行了个大礼,头也不敢抬。
云澈张着嘴,仰脸刚想叫爹爹,慕容麒已经气势汹汹地从他跟前走了过去,没有搭理他。
他被无视,满怀委屈,可很快就被慕容麒手里拎着的笼子吸引了,听到笼子里有哼哼唧唧的动静,不知道藏了什么神秘玩意儿。
慕容麒走进院子里,随手先将笼子搁在走廊下面,然后撩帘进了屋子。
小云澈实在按捺不住好奇,上前悄悄地掀开笼子上面的黑布一角,然后,惊讶地瞪大了眼睛。
“这是什么?”
笼子里,关着一只小可爱。棕色的卷毛,大大的耳朵,圆溜溜的眼睛,见到他,非但一点也不害怕,还站起身,将两只爪子抱在胸前,冲着他不停地作揖,人模人样的。
简直太讨人喜欢了,就像欢欢一样可爱。
欢欢也早就闻到了不一样的气味,从院子外面摇着尾巴跑进来,围着笼子一圈一圈地转悠。然后,抬起后腿就朝着笼子呲了一泡尿,冲着里面的小可爱不友好地呲了呲牙。
笼子里的卷毛小可爱害怕地向着里面缩了缩,然后伸了个懒腰,抖抖身上的毛,冲着欢欢威风凛凛地叫了一声:“汪!”
小云澈顿时欢喜起来,这是一只小狗!而且是不一样的小狗。
一定是爹爹送给自己的礼物!
他果断打开笼子上面的开关,将小狗放了出来。让它一直关在笼子里,简直太可怜啦。
它应当跟自己的小伙伴一起玩。
屋子里,冷清欢正在检查小云澈今天的功课。
准确来说,是夫子今天过来告状的罪证。
薄薄的几页纸,力若千钧重,清欢觉得自己都快承受不起了。
慕容麒撩帘进来,她立即举起云澈的功课跟他告状:“快来看看你家好儿子的丰功伟绩,我再多看一眼都会动了胎气。”
慕容麒因为是背光而立,轮廓英伟,气度雍容,清欢一时间没有看到他脸上的怒气。
“这个先不忙,”慕容麒唇角微微勾起,唇畔就带了一抹凉意:“为夫这里也有一点小功课,始终不太明白其中何意,需要夫人指教指教。”
清欢撇嘴:“你麒王爷三岁启蒙,熟读四书五经与兵法谋略,上知天文下知地理,能有什么不懂的,需要问我?”
“自然是有,三人行,必有我师。”
慕容麒走到近前,微微弯下shen,瞅着清欢,好看的剑眉上扬,清冷掀唇:“为夫就想知道,你经常唤我慕容泰迪,究竟何意?”
清冽的气息直扑鼻端。
清欢一愣,他怎么想起问这个来了?
信口胡诌道:“在我的家乡,泰迪就是对夫君的昵称,英勇神武的意思。”
“是吗?”
慕容麒淡淡地问,抬起清欢的下巴,面上似笑非笑,带着清冷,一双好看的眸子眯起,眼梢上挑,就像是丹青大家的神来之笔,信手白描,就绘就了不一样的精神。
清欢这才觉得有点不对劲儿。今天的慕容麒,帅是真的帅,不过怎么看起来有点怪阴阳怪气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