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修真小说 > 天才神医冷清欢一穿越 > 第714章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第714章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热门推荐:
    地利一把推开于副将,从他身边走过去,骄傲得像一只孔雀。
    刚走两步,她的袖子被于副将从身后拽住了。扭过脸来,于副将可怜巴巴地望着她,鼓足了勇气:“我牙不太好,吃软饭也可以。”
    地利唇角抽了抽:“这是大老爷们说的话不?”
    于副将一本正经地点头:“是,王爷也说过,男人吃得上软饭那是本事。”
    地利终于绷不住笑意,“噗嗤”笑出声来:“人家麒王爷出生就是皇孙贵胄,统领数十万雄兵,所向披靡,谁敢说人家吃软饭?
    再说了……”
    地利目光在他擦粉的脸上逡巡一圈:“能吃得上软饭的,好歹也要是小白脸,你这粉擦得不够厚!”
    于副将见她笑意盈盈,没有一点火气,顿时胆子就肥了。
    “你就说,你愿不愿意做我的院子的女zhu人吧?给个痛快话!反正伸头也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我认了!你要是嫌俺黑,俺钻面粉堆里也行!”
    地利盯着他瞧了一会儿:“我若是说不愿意呢?”
    “不愿意?”
    于副将心一横,一脸的视死如归:“我就,我就……”
    “你就怎样?”
    于副将手下一个使劲儿,将地利就抵在了墙角上,然后整个人凑过去,堵住了地利的嘴!
    简单粗暴!
    地利不假思索地抬腿就踢。
    于副将似乎是早有准备,一抬手就给摁住了,另一只手圈住她的腰,嘴巴再接再厉,锲而不舍。
    霸王硬上弓!
    地利拳打脚踢,好不容易挣开他的钳制,恼得满脸绯红:“你疯了么?就不怕被人看到!”
    于副将听她并没有埋怨自己的唐突,这是有门啊,欢喜得一时忘形:“怕什么?正是午膳的时候,哪里有半个人影?”
    “于叔叔,云澈在这呢。”
    身后冷不丁有脆生生的声音。
    于副将扭脸,小云澈正仰着脸,眨巴着一双毛嘟嘟的大眼睛,目不转睛地盯着两人瞧,一脸的津津有味。
    地利一缩脖子,就捂住了脸,恨不能使劲儿踹上于副将一脚。丢人丢大了。
    于副将牙根痒了痒,这只小茶壶怎么来得这么不是时候?尽坏自己的好事。
    他讪讪一笑,从袖子里摸出一块小元宝:“于叔叔正跟你地利姐姐切磋功夫呢,乖,叔叔给你银子,你拿去买糖吃,别在这里凑热闹了。”
    小云澈瞅着那小元宝非但没有接,还从自己袖子里摸出了冷清瑶给他的长命锁。
    “我这个是金子的,比你的值钱,送给你,你们再打一架,让我看一会儿呗?我见过用嘴巴吵架的,没见过用嘴巴打架的。”
    这就叫财大气粗啊。
    地利臊得无地自容,一把推开于副将,狠狠地剜了他一眼,扭脸就跑。
    小云澈热情地冲着她伸出手:“地利姐姐你就教教我呗。”
    地利跑得急,将云澈手里的长命锁直接甩到了地上。
    她没有觉察,一溜烟地跑回了朝天阙。
    云澈撅着嘴,很不高兴,哼了哼:“真小气。”
    低头一看自己的长命锁掉在地上竟然摔成了两半,从里面滚出一粒蜡封的小球来。
    这是什么东东?
    于副将也看到了,上前捡起来,左右端详,蜡封里面,好像是一块绢纱,上面隐隐约约还有字迹。
    他问云澈:“这个长命锁是哪里来的?”
    “我三姨娘送给我的啊。”
    于副将想了想:“那你将这个蜡丸拿去交给你娘亲,让她看看。”
    云澈接在手里,扭身就走。
    于副将眼珠一转,又叮嘱了一句:“于叔叔跟你地利姐姐打架的事情,记得也告诉你娘亲知道!”
    然后王妃娘娘您看着办吧,反正您这颗白菜心已经被拱了。
    云澈漫不经心地应一声,就兴冲冲地跑回了朝天阙。
    清欢正在清点银票,打算给老爷子送的大礼。
    破财免灾,好歹自己的秘密算是保住了。
    慕容麒要是不下手,那鲁大人铁定不会让自己好过。
    云澈扑过来,仰着脸望着清欢:“娘亲,你看。”
    “这是什么?”清欢漫不经心。
    云澈晃晃手里的金锁:“搁在这个锁子里面的。”
    清欢扭脸一看,见是上次冷清瑶来府上,临走的时候送给云澈的那个长命锁。如今竟然分成了两半。云澈小胖爪里托着一粒蜡丸。
    她疑惑地接在手里,端详两眼,然后用指尖轻轻一捏,蜡封就打开了。
    里面是一块薄如蝉翼的轻纱,上面密密麻麻写着蝇头小楷。
    清欢顿时就觉得呼吸一滞,忙不迭地打开。
    上面的字迹歪歪扭扭,显然在书写的时候,并不平展。也或者说,可能是偷偷摸摸地写的,字迹潦草,而且仓促。
    定睛细瞧:皓王妃已知情,将我软禁养胎。怎么办?
    怎么办?我能怎么办?冷清欢瞬间一个脑袋两个大了。
    皓王妃常年身子骨不好,就靠府上大夫调理,人家这是多少年的zhu仆情分了,能与你沆瀣一气才怪!
    显而易见,人家皓王妃压根就没有打算轻易饶过冷清瑶。毕竟,冷青瑶此举,野心勃勃,而且不择手段。
    别说是皓王妃了,就算是换成她冷清欢,也要痛打落水狗。
    再想想上次皓王妃前来麒王府,所说的那席话,冷清欢细细地咂摸,就咂摸出来了不一样的味道。
    枕头?麝香?
    被打发的婆子?
    莫非,是冷清瑶自己做下的局?
    结果弄巧成拙,反被皓王妃将了一军?
    简直就是活该!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压根没长那个宅斗的脑子,还心比天高,野心勃勃。如今自己骑虎难下,想起来找自己讨zhu意了。这事儿自己要是掺和,那不摆明了就是得罪皓王妃么?
    而且,皓王妃zhu动带着冷清瑶前来麒王府,就是怕自己再一时勤快,跑去皓王府,发现什么蛛丝马迹吧?
    头疼,真的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先哄好了皇帝老爷子,再处理此事吧。
    两口子进宫赔礼道歉,哄老爷子开心。谁知道老爷子竟然端起了架子,不见!
    说自己浑身上下脑袋疼,谁也不见。
    老小孩,老小孩,果真不假。
    冷清欢一看没招,果断将六个美人,连同小云澈打包了给皇帝老爷子送进宫里去了。
    不是说包治百病么,云澈这只小包子药效肯定灵,一剂不行还有一剂,他胸前塞得鼓鼓囊囊的银票应当足以治愈老爷子的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