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修真小说 > 天才神医冷清欢一穿越 > 第719章 轩王的病症

第719章 轩王的病症

 热门推荐:
    清欢略一沉吟:“这事情你告诉你母妃或者父皇没有?”
    如意摇头:“这就是我的一点猜测,毕竟他与金武症状不同。父皇那里,我也不敢说……”
    金武在一旁帮腔:“此事我也有责任,私心里希望,如意不会为此受责罚。所以,我们商量着,只能向您求助。
    你与那扎一诺相熟,了解她的手段,或许能帮帮如意。现在造成这样的局面她很难过。”
    这个金武品行什么的,倒是比金二强的不是一星半点。虽说他心里有障碍,不能接受如意,但是面对如意犯下的过错,这样宽容,也是难得。
    清欢点头:“正好,就这两日我要去一趟轩王府,看看大皇兄的病情。你所说的,我会留意,见到那扎一诺,我也会问她。”
    如意顿时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有三嫂你在。我相信,大哥肯定会没事的。”
    清欢无奈:“我心里一点底儿都没有,你们也不要抱太大的希望。只能说尽力而为。放心,这件事情我会替你保密,不让任何人知道。”
    如意更是千恩万谢。
    二人临走的时候,清欢又问起金武关于金二的事情。
    金二现在已经彻底地蔫了,醒来之后鬼哭狼嚎了一日,又骂骂咧咧地要找那几人报仇。
    现在的京兆尹乃是沈临风,有国公府这样的背景,并不将尚书府放在眼里。再加上刚刚走马上任,琐事又多,对于金二被废一事多是敷衍。
    底下人在查案过程中,凶手没有找到,反倒金二的罪行越积累越多。金尚书自己觉得没脸,哪里还敢催促?
    基本上最后,怕是就不了了之了。
    金尚书拿着控诉金二罪行的口供将他痛斥一顿,金二休养几日之后,知道自己这辈子废了,也就蔫了。
    这个消息还真的大快人心,清欢不用想也知道,金二的罪行纯粹就是沈临风故意差人搜集来的。就是要让金尚书知难而退。
    这个京官,沈临风胜任是绰绰有余。
    如意走后,清欢一个人将那扎一诺来到上京之后所发生的事情从脑海里过了一遍。
    在别人的眼里,那扎一诺居心叵测,所以,后来的事情顺理成章,都是她从中作梗,暗中使了什么手段。
    这个,自己也曾经亲口追问过她,为什么要这样做,毁了轩王。
    那扎一诺的回答模棱两可,没有否认也没有承认。
    可清欢心里是有疑虑的,从最开始有预谋地接近并且勾-引轩王,嫁入轩王府,她就觉得百思不得其解。后面发生的这些事情,清欢更是感觉找不到一个合适的理由。
    她起身准备好药箱,然后带着天时去了轩王府。
    轩王妃见到她zhu动前来,尤其是天时手里还拎着她的药箱,有些意外,欢喜地将她迎了进去。
    清欢直接开门见山,要为轩王做一个诊断。
    轩王妃自然喜出望外,亲自带领着她进了轩王居住的房间。
    第一眼见到轩王,清欢有些吃惊。
    不过是短短时日,轩王就消瘦了许多,就连颧骨都凸出了起来。宽大的衣袍披在身上,有些晃荡。而且精神也有点萎靡,不复往日的意气风发。
    就像是被阳光曝晒的叶子,骤然失去水分,枯萎下去。
    “往日一日三餐倒是还好,就是头疾隔三差五发作的时候,夜间整宿整宿地睡不好,所以眼见就清减下来了。”轩王妃解释。
    而轩王见到清欢,并没有什么反应,面色淡淡的,甚至有些凉意。
    “麒王妃大驾光临,是来做什么?看我的笑话吗?”
    轩王妃暗中慌忙向着他使眼色:“麒王妃听说你经常犯头疾,所以过来瞧瞧究竟是怎么回事。”
    “呵呵,不劳大驾了。”轩王冷声道:“算是我咎由自取吧。”
    清欢是再次热脸贴了冷屁股,她将药箱往脚下一丢,说话夹枪带棒,一点也没有客气:“你有今日,的确是大皇兄咎由自取,与我何干?所以,清欢委实不明白,你这样阴阳怪气的做什么?”
    “我行得正,坐得端,说过下毒之人不是我,我更不会去加害云澈一个孩子。言尽于此,你们愿意怎么想就怎么想。我不需要你如此好心。”
    “你自己都不愿意配合我,不愿意替自己寻找开脱的证据,罪证确凿,我们凭什么相信你的话?”
    轩王一愣:“什么证据?”
    清欢打开药箱:“我来不是为你治病的,是寻找意图伤害我云澈的真正凶手的。你可以冷嘲热讽不配合,你愿意破罐子破摔我也没意见。”
    轩王愈加惊愕:“你真的愿意相信我?”
    “我只相信事实,需要证据说话。”
    轩王几乎是一口气都不歇,将自己这些日子里前思后想的前因后果与可疑之处,一股脑地说了。
    这些话,他跟很多人说过,不过没有人相信,令他自己都觉得是一场梦,并不真实。
    “我那天是与几位朋友饮了酒,回府之后直接去了书房,想要休息。中间因为酒劲儿上头,吃了半盏茶,之后就迷迷瞪瞪地睡着了,并不记得出过书房的门。
    包括后来,醒来之后觉得更加头晕脑胀,就连晚膳也没吃几口就歇下了。后来诗儿中毒发作的时候,脑子也晕沉得难受。
    再加上生你大嫂的气,嫌她经常拿两个孩子做幌子争宠,才会袖手不管。如今想来,也觉得自己这父亲当得混账。”
    “那半盏茶是谁送进书房的?”
    “平日火气大,桌上经常备有温茶,口渴的时候,直接自己倒了就喝。那茶在桌上已经搁了有多半时辰,后来我想起这个茬儿,再去追究的时候,经手的人多,有机会接触的人也多,大家也说不明白了。”
    清欢并没有从他的话里听出什么有用的线索,包括这半盏茶究竟是否有猫腻都无从追究。
    轩王说完之后一直眼巴巴地望着清欢,渴望她能给予自己一点信任。
    清欢不置可否,只是微微颔首。然后开启纳米戒子,给轩王头部做过核磁共振与ct等系列检查,也没有觉察到有什么异样情况。血压也正常,排除了许多系列原因。
    “你头疾发作的时候是什么症状,什么频率?”
    轩王摇头:“没有规律可言,备不住什么时候就会发作,疼起来就觉得好像头部血管在膨胀,似乎要炸开一般。实在承受不住,会忍不住去撞击墙面,那样痛感就会降低。
    而且,当头疼消失之后,自己在这期间究竟做过什么自残的行径,谁又在照顾我,我全都忘得干干净净。就好像,整个人是昏迷的,不过不由自zhu地,身体会做出很多过激反应。”
    这样的病症,在临床之上的确少见,与癫痫也有差异,难怪天一会说他的头疾有蹊跷。即便是头疼发作,六亲不认,那也不至于间歇性失忆吧?
    说特么不科学一点,就跟鬼上身似的。
    天一真的给自己出了一个大难题。
    不知道病因,如何对症下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