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修真小说 > 天才神医冷清欢一穿越 > 第720章 以毒攻毒

第720章 以毒攻毒

 热门推荐:
    清欢的沉吟不语,令轩王热切的眸光一点一点暗淡下去。
    他很想问清欢,是否相信自己的话,可是又咽了回去,似乎是没有勇气。
    清欢专心致志思虑轩王病情,并未觉察。只能暂时先给开一点止痛的药,叮嘱轩王妃,下次轩王头疾发作的时候,最好派人前去通知自己一声。或许,在发作之时,再进行检查会有效果。
    轩王妃一直愁眉不展,等清欢走出轩王的房间,方才出声:“虽说上次之事,他对我有些绝情,但是,他的人品我清楚,是真的不可能做出加害云澈的荒唐事儿的,除非是被那扎一诺那个妖女迷惑。”
    “他现在对于一诺还像以前那般迷恋么?”
    轩王妃面上有些愁苦:“现在他因为身体原因,再加上心里不舒坦,倒是不像以往那般沉迷于此。但是我还是不能说那扎一诺一个不好。可见受了多深的迷惑!”
    清欢想起那扎一诺给金武服用的药:“那最近那扎一诺有给大皇兄服用什么药丸吗?”
    轩王妃笃定地摇头:“没有,今日她还命人给送来了一碗药。说是治疗头疾的。我闻着一股血腥之气,瞧着就恶心。立即就命人将那药泼在了花坛里,没有给你大皇兄服用。”
    如意后来告诉自己,金武是停药五日之后就完全恢复了神智。假如那扎一诺也给轩王吃了类似的药。已经这么长时间,应当也清醒了吧?
    “那药你倒在什么地方了?”
    轩王妃抬手一指:“喏,就让人顺手倒在那个角落里了。”
    冷清欢狐疑地走过去,纯粹就是因为好奇,想看看那扎一诺究竟给轩王配置的是什么药,还未走近,跟在身后的轩王妃就倒吸了一口凉气,并且三步并作两步越过自己,走到花坛跟前。
    “怎么会这样?”
    清欢顺着她瞅的方向一瞧,也有些吃惊。那应当是一株原本盛开得正热闹的牡丹,但是现在,这株花已经完全枯萎,并且花瓣变成了黑色。
    花下的泥土里,有一层黑乎乎的黏腻的残液,弯腰细看,还有僵硬了的两只蜜蜂。
    的确,怎么会这样?
    “有毒,一定是药里有毒!”轩王妃失声惊呼:“这个女人怎么这么狠毒?多亏我将药倒了,没有给他服用。否则。否则......”
    一时间手脚慌乱,满面惊恐。
    清欢倒是没有她这样激动。那扎一诺除非想死,否则怎么敢明目张胆地毒杀轩王?其中一定有原因。
    她上前小心地取一点残渣,进行化验。毫无疑问,药里的确是有毒,而且是剧毒。她的面色也逐渐沉下来。
    轩王妃狠狠地咬牙:“这就是证据,我这就进宫,回禀父皇,一定要治这那扎一诺的罪过。”
    “你先别着急。”清欢安抚她:“我们先去听听她怎么说?”
    “这还有什么好说的?物证已经确凿!”
    “未必。”清欢淡淡地道:“先不要莽撞,免得被父皇说我们听风是雨。”
    轩王妃听话地闭了嘴,想起自己现在的尴尬处境还有身份,清欢也是为了自己着想。
    二人立即去了那扎一诺的院子。
    大白天的,那扎一诺正躺在床上休息,床帐低垂,只看到朦朦胧胧的一个身影。
    伺候的丫鬟都没在身边。
    轩王妃气势汹汹地就要上前撩开她的床帐质问,那扎一诺淡淡地道:“小心帐子上有虫子。”
    轩王妃的手顿时就顿住了。
    那扎一诺令她心有忌惮。
    屋子里有一股淡淡的血腥味道,若非是清欢现在有孕在身,对血腥味敏感,还真的闻不出来。
    “你给爷的药里加了什么?”轩王妃怒气冲冲地质问。
    “有效没有?”
    那扎一诺不答反问,说话的时候,那声音听起来,就像是紧咬着牙关,有些隐忍。
    “有没有效果,你自己心里没数吗?爷若是吃了,这时候怕是早就七窍流血了。”
    帐子里的那扎一诺似乎是蜷缩着身子,脸一直向里,听到轩王妃的话,背影一僵:“我千辛万苦才集齐的药引,你竟然没给他服用?”
    “你这歹毒阴狠的妇人,若是不想留在爷的身边,给你一纸休书,你自行改嫁就得了。犯得着要毒死他吗?”
    那扎一诺轻轻地笑了笑,问冷清欢:“你也认为我是想要毒死他?”
    冷清欢没有正面回答她的话,而是反问:“据我所知,这药里至少加了七步断肠草,孔雀胆,鹤顶红,还有三足毒蟾等四种剧毒之物,正常人服用下去,只怕就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就立即暴毙而亡。”
    那扎一诺一字一顿:“你也说了,是正常人!”
    “你想以毒攻毒?你知道轩王的病症结所在?”
    “不知道!”又是紧咬着牙关说出口的话。
    “不知道你就敢冒冒失失地下药?”
    “毒死了我守寡,与你何关?”
    这话令轩王妃顿时气冲上头,顾不得害怕,一把就撩开了床帐:“你说的这叫人话么?啊!”
    一声惊呼,接连后退三步,若非冷清欢搀扶住她,只怕就要坐在地上。
    床帐一荡,又重新严严实实地合拢了。
    那扎一诺冷声道:“早就跟你说过,小心有毒虫!”
    轩王妃显然是受了惊吓,面色苍白,颤抖着嘴唇:“这,这么多的虫子!”
    回应她的,是那扎一诺讥讽一笑。
    冷清欢略微沉吟了片刻:“这几样毒引除了鹤顶红都是可遇而不可求,十分珍贵,看来你是真的想给轩王治病。不过这以毒攻毒的法子实在冒险了一点,说明轩王所得的并非是普通病症,而是中毒,是不是?”
    那扎一诺再次冷笑:“自作聪明。”
    “愿闻其详。”
    那扎一诺似乎是用被子蒙住了头,说话瓮声瓮气的,直接对着二人下了逐客令:“我困了。”
    轩王妃怒道:“一点规矩也没有,你不起身迎着也就罢了,问你事情竟然还这样傲慢。今日这事情,你若是不给我一个交代,便去父皇那里解释清楚。”
    “悉听尊便。”那扎一诺只冷冷地甩出了这四个字,就不再说话。
    冷清欢拽了拽轩王妃的手,二人走了出去。院子里还是空荡荡的,一个人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