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修真小说 > 天才神医冷清欢一穿越 > 第742章 又被埋汰了

第742章 又被埋汰了

 热门推荐:
    清欢隔了两天,才进宫给老爷子换药。
    慕容麒也在身边跟着,他不是去看自家老爹伤的,而是无时无刻不在担心,自家夫人受欺负。
    虽说自家夫人够彪悍,谁都要卖三分薄面。
    但没办法,冷清欢就是个招惹是非与桃花的体质,总是有人惦记着。不防不行。
    尤其前两日她救治冯霜起死回生一事传扬出去,被当地村民渲染夸张得没边没沿,一时间风头太盛,他感觉麒王府门口不怀好意的人都多了。
    两口子进宫,小云澈这个小尾巴,自然也跟着。除非有要紧事情,否则,慕容麒也不放心他离开自己的眼皮子。
    这两个无价之宝,麒王爷恨不能背一个,抱一个,拴在自己身上,寸步不离。
    老爷子接连这几天没有上朝,但是稍微有点精神,就开始批阅奏章。
    不得不说,这皇帝当得是真糟心。
    好歹,慕容麒还能撂个摊子,偶尔累了乏了,就窝在麒王府里,不去军营。反正军营里能独当一面的兵将多着呢。没有战事的时候,大家除了练兵,还是挺清闲的。
    当了皇帝就不一样了,除了三宫六院七十二妃,睡的女人多点,别的,冷清欢还真的没有看出有啥好的。
    操心,劳力,这都是消耗生命。
    看老爷子专心致志的,两人没打扰。
    清欢压低了声音,努努嘴:“瞧见了吧,当皇帝有什么好的?吃的是草,挤出来的是奶,累得跟头牛似的。”
    晚上还要跟匹种马似的,这个清欢不好意思说出口。
    慕容麒没接话,小云澈也压低了声音,神秘兮兮地反驳:“我皇爷爷又不是奶娘,怎么能挤奶呢?”
    清欢一把捂住了他的嘴:“这是比方,打个比方,知道不?就是说你皇爷爷辛苦。”
    云澈被捂着嘴喘不过气来,只能点头。等清欢慢慢松开手,又嘀咕了一句:“可我皇爷爷说,当皇帝很好啊,可以娶很多的媳妇儿,喜欢谁就翻谁的牌子。”
    从小就灌输这样的思想,这家庭教育不科学啊。
    慕容麒轻哼:“那样就会有很多女人花你的钱。”
    “那我为什么不娶很有钱很有钱的老婆呢?然后我就有很多很多钱了。”
    慕容麒脸上的笑有点僵:“这是你仇爹爹偷偷教你的吧?”
    云澈点头:“仇爹爹说他会给我生一个很有钱很有钱的媳妇。”
    就知道这个仇司少贼心不死,谗完自家媳妇馋儿子。
    这就开始给下饵了,无耻。
    皇帝老爷子早就知道一家三口就待在殿门口,疲惫地合拢了奏折,揉揉眉心:“还不进来,在那里嘀咕什么呢?”
    一家三口手牵手进去,给老爷子磕头。
    免礼平身之后,云澈就飞奔过去,偎在了老爷子怀里,小心翼翼地碰触他头上的纱布,还嘘寒问暖,把老爷子的心都暖化了。
    等到老爷子稀罕够了,慕容麒才将云澈拽到一边。
    清欢给老爷子换药,拆了纱布之后。老爷子抬手就从怀里翻出来一块菱花镜,左右端详,然后勃然大怒。
    “简直就是逆子!竟然给老子磕了这么大的疤!”
    骂完了轩王,又数落清欢:“有了身孕就别到处乱跑了,安心待在麒王府,好好练练你的针线活。你瞅瞅,你瞅瞅,这都是给朕缝的什么啊,这么粗大的针脚,就跟个蜈蚣似的。朕还是高看你了。”
    清欢十分无奈:“您这伤口愈合之后,这线就拆巴了。难不成我还在您脸上绣朵花不成?针脚细密了,您要多挨多少针?”
    老爷子可容不得别人跟他顶嘴,清欢是头一个,而且还说不过她。
    愤愤不平地继续数落:“想当初,太后提起这门亲事的时候,说什么相府门第,你母亲又是书香世家,教养的女儿一定知书识礼,德容言功无可挑剔。
    可现在瞧瞧,哪样都不沾边。举止粗鲁,粗手笨脚,我说一句,你还十句,诚心气朕!对,再加一个不孝!”
    “感情您老这么不待见我啊,早知道,我上赶着往您跟前凑什么啊,讨这个没趣。日后没有您老宣召,我是不敢进宫了。一会儿我就将这药交代给御医,让他给您拆线。免得您见了我来气!”
    皇帝老爷子气哼哼地将镜子一扣,自己不瞧了,颐指气使地吩咐:“愣着干嘛,赶紧包扎啊,朕还有任务交给你呢。”
    “得,您老这是就可着我一个人使唤,还一个劲儿埋汰。”
    清欢手下不停,麻利地给老爷子伤口消毒,换药,重新包扎。
    老爷子直接开门见山:“一会儿,你去一趟刑部。”
    清欢正在收拾东西的手一顿,诧异抬脸:“去刑部做什么?”
    老爷子挥挥手,示意闲杂人等全都退出去,也包括慕容麒。
    慕容麒瞅一眼老爷子,再瞅一眼清欢,拉着云澈,乖乖地出去了。
    皇帝老爷子将案上的奏章翻拣出一卷,丢进清欢怀里。
    “那扎一诺受刑不过,已经招认了。就是她利用蛊术迷惑了你大皇兄,然后控制他的心神,主导了这一切!而且已经签字画押。你自己看,还觉得她是无辜的吗?”
    清欢没有想到,那扎一诺竟然这么快就招认。
    诧异地打开奏章。
    果真如老爷子所言,奏章之上洋洋洒洒,详细记录了那扎一诺利用蛊术迷惑轩王,并且指使他给诗儿郡主下毒,调虎离山,派人刺杀云澈的经过。
    然后事情败露之后,又利用蛊术意图杀人灭口,杀害轩王,结果被自己揭穿,坏了好事。
    整个事情的经过,那扎一诺作为知情之人,供述起来,貌似是没有破绽,无可挑剔。
    老爷子轻哼:“她自己亲口招认的,而且有很多细节之处,就连我们都并不知情,你被她骗了。”
    清欢紧攥着奏章,抬起脸来:“整个过程的确无懈可击,可是动机呢?她为什么要这样做?”
    “用立场来解释,难道还不够吗?挑拨轩儿与麒儿之间的关系,又刺杀朕,这一桩桩一件件,哪一件事情不是对南诏有利的?”
    可那扎一诺被南诏抛弃,送来长安换回那夜白。她只怕已经失望透顶,哪里还会置自己性命安危于不顾,替南诏谋划?
    清欢是这样质疑的,但是并没有反驳出声。她告诫自己,一定要知好歹,不要跟老爷子顶撞。伴君如伴虎,自己若是再争辩下去,可别惹恼了这老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