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修真小说 > 天才神医冷清欢一穿越 > 第752章 偷窥

第752章 偷窥

 热门推荐:
    刑部。
    一只黄绿色虎皮鹦鹉从邢尚书的房间窗口飞出来,落在院子里的大树上,机警地左右张望两眼,扑棱着翅膀,掠过屋脊,然后不见了踪影。
    冷清骄站在院子里,仰脸紧盯着那只鹦鹉,目不转睛。
    邢尚书今天没在衙门里。
    冷清骄左右张望,没见人影,蹑手蹑脚地推开了邢尚书的门。
    里面空无一人。后窗打开,过堂风穿堂而过,翻动着书案上的书。
    他走到邢尚书的书案跟前,除了衙门里的文件,书案上还多了一个小拇指粗细一寸长短的竹筒。
    他的眼前一亮,上前将竹筒拿在手里。竹筒显然是有机关的,拔开上面的塞子,从里面抽出一张字条来。
    他兴奋得手都开始发颤,感觉谜底似乎就要揭晓了,打开字条,上面极小的蝇头小楷:“申时,竹风斋。”
    竹风斋,假如他没有记错的话,上次自己远远地尾随邢尚书,在街角不见了他的踪影。似乎,街角处就有一处茶楼。至于牌匾,他已经记不真切,依稀好像就是什么竹风斋?
    难道上次,邢尚书就是去了茶楼?而自己担心暴露行踪,所以没敢进去一探究竟。
    这竟然是他与背后神秘人见面的地点吗?
    这次又有什么阴谋呢?
    他将字条重新装进竹筒里,原样放在书案之上,然后悄悄地退了出去。
    屋门掩上之后,从后窗轻巧地翻入一道黑影,探手取了桌上的竹管之后,又腾身而出,跃上屋脊,避开众人耳目,飞檐走壁,离开了刑部。
    适才那只虎皮鹦鹉盘旋在他的头顶,围绕两圈,然后落在他的肩头。
    他将竹管搁在掌心,那只鹦鹉低头叼在嘴里,振翅而飞,向着邢尚书府方向。
    冷清骄在刑部心不在焉地待到将近午时,邢尚书方才外出回来,进了自己的书房,并且随手关上屋门。
    清骄躲在暗处紧盯着他关闭的门窗,他知道,那个神秘人就要呼之欲出了。邢尚书收到命令,下午一定会去与那人见面。
    他略微犹豫了一下,此事是否提前告知冷清欢知道?思忖半晌,最终还是决定自己先去探个虚实,万一事情还有别的枝节,岂不空欢喜一场?
    衙门下午的时候没有多少差事,他跟邢尚书知会一声,说有点私事,下午就提前去了竹风斋,寻二楼一个靠窗的位置坐下来,安静地等。
    雅厢都在二楼,假如邢尚书真的要跟那个神秘人见面,就肯定会安排在二楼的雅厢。
    茶楼不大,二楼不过只有六个雅厢,几乎全都闭着门窗,听不到客人说话,十分安静。
    将近申时的时候,透过窗子,果真见邢尚书远远地走了过来,四周张望一眼,见左右无人,便脚下一拐,进了竹风斋。
    冷清骄将耳朵紧贴在门后,留心听着外面走廊的动静。有轻巧的脚步声,从他的雅厢门口过去,小二并没有跟上来,这个邢尚书应当是竹风斋的常客。
    邢尚书直接推开相邻不远的雅厢的门,然后轻轻闭合,小二奉上茶水,就没有了动静。
    冷清骄已经提前留神探听过动静,这个雅厢里并没有客人等候,显然,约了邢尚书的神秘人还没有来。
    他按捺着性子继续等,等了大约有一柱香的时间,邢尚书似乎是等不及,起身拍拍屁股走了。
    冷清骄并未见到接头之人,有些奇怪,等到邢尚书出了茶楼,看方向是回了他的尚书府,这才起身,走到他适才去过的雅厢,探头向着里面张望。
    邢尚书刚坐过的位置椅子歪斜,手边还搁着一盏茶,并无茶点。
    他正准备入内仔细查看,听到楼梯口有杂乱的脚步声,还有小二殷勤带路。
    他机警地退回自己房间,将门虚掩。
    透过门缝,他看到了一个相熟的人。
    说是眼熟,他对于此人一点也不熟悉,只不过以前跟随冷相参加宴席之时见过,知晓对方的身份而已。
    五皇子慕容谦的王妃。
    她身后跟着两个丫鬟,三人一路说说笑笑地过来,在小二的带领下,就停在了适才邢尚书刚刚离开的雅厢门口。
    冷清骄有点难以置信,甚至揉揉眼睛,觉得自己认错了人。
    丫鬟不悦地皱眉:“里面怎么乱七八糟的?没有别的干净雅厢了吗?”
    小二利落地撤了适才邢尚书用过的茶盏,歉意地解释:“不好意思,今儿雅厢已经全都预订了,就只有这屋客人刚走,我这就收拾干净。”
    丫鬟不屑地“嘁”了一声:“你这茶馆什么时候生意这么好了?分明雅厢全都空起的,怕是你狗眼看人低,欺负我家夫人好说话。”
    一边说一边推了推对面雅厢的门。
    有人从里面“砰”的一声将门关上了,毫不客气。
    丫鬟小声嘟哝:“一点动静也没有,还以为空着呢。”
    谦王妃倒是不以为意:“你这丫头嘴巴越来越厉害了,冒冒失失的。小二哥不必在意,上茶吧。”
    小二点头哈腰地说好话。
    丫鬟“嘿嘿”笑,适才也不过是逗趣:“还按老规矩,准备三叠茶果,一壶上好的雪山寿眉,两叠银丝酥打包。”
    小二应着声,殷勤地下去了。
    谦王妃明显是个跳脱的性子,等小二前脚走,就跟两个丫头叽叽喳喳地说笑,挺热闹,似乎是在议论今日的收获,将买来的东西一样样摆出来瞧。
    清骄不敢轻举妄动,就靠在门后面,留心听雅厢里的动静。
    谦王妃一会便离开了,似乎只是来歇个脚。
    冷清骄趁着伙计没上来收拾,赶紧进屋逡巡一圈,也没有发现什么不对劲儿的地方。
    也不知道,谦王妃的出现,究竟是不是巧合?
    她与邢尚书同时出现在一个雅厢,是店家安排的巧合还是有意?
    他在门口犹疑了片刻,小二端着托盘上来收台来了。
    清骄先将银子塞进小二的手里:“小二,今儿我约的客人没来,耽误你店家的生意了。银子你收下,跟你打听点事情。”
    小二见钱眼开,见是一个稚气未脱的少年,看打扮非富即贵,出手也阔绰,顿时眉开眼笑。
    “有话您说,但凡小的知道的,一定知无不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