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修真小说 > 天才神医冷清欢一穿越 > 第769章 给你娶个嫂子

第769章 给你娶个嫂子

 热门推荐:
    马车驶离了谦王府,清欢有点心急“那个西洋人彼得应当还在你的军营里吧?”
    慕容麒不知道她如何突然提起这个人,点点头:“目前还在,不过他已经向我提出了告辞,说想离开上京,去传递什么上帝的福音。”
    在就好啊。
    清欢撩帘看看车外,笑眯眯地道:“请他前来王府,我要请他吃饭,为他饯行。”
    半晌,没有听到慕容麒答应,清欢扭脸,见慕容麒正一脸若有所思地望着她。眸子里有小火苗在呼呼地往上蹿。
    “怎么了?”
    清欢有点莫名其妙,怎么看起来这憨憨好像有点生气了?
    慕容麒抿抿薄唇,坚毅的脸棱角分明,透着令人心安的阳刚之气。
    “你们两人好像很熟?”
    “以前曾经答应过他,要教他中文的,一直没有机会。现在正好有空。”
    慕容麒轻哼一声:“对不起,这个忙我帮不了。我跟他语言不通,无法转达。”
    呃,清欢提着鼻子闻了闻,马车里的味道怎么不太对啊?
    她忍住笑意:“我可以教你怎么说。”
    “本王不是鹦鹉,学不来。”
    “当真这么小气?”
    慕容麒回以傲娇轻哼。
    清欢也皱皱鼻子:“那我就自己去找他。正好好久没有去军营了。”
    慕容麒不悦地皱眉,脸上带着嫌弃:“那人轻浮而又孟浪,一瞧就不是正经人,你找他做什么?”
    清欢慧黠地眨眨眼睛:“你该不会是吃醋了吧?”
    慕容麒一脸的不自然,羞恼轻哼:“就是吃醋了如何?我又听不懂你们的话,谁知道背着我,不对,当着我会嘀咕什么?那彼得将你当成他乡遇故知了,三天两头跑来找你,经常东打听西打听的,明显不怀好意。”
    “来找我?”清欢诧异地挑眉:“我怎么都不知道?”
    慕容麒一听说漏嘴了,慌忙遮掩:“你都恰好不在府上。”
    清欢微微眯起眼睛:“这些时日我多安分,除了进宫,都鲜少出门,怎么可能我一直不在?老实交代,你是不是经常给人家小鞋穿,逼得人家要离京啊?”
    慕容麒以拳抵唇,讪讪地轻咳一声:“怎么可能呢?本王是那般心胸狭隘的人吗?我不过就是咳咳你究竟找他做什么?他长得就跟只蓝眼睛的波斯猫似的,那么丑。”
    清欢顿时觉得有些好笑,抬手戳了戳他的脑门:“想什么呢?现在我一脑门子官司,哪里还有心情看他美丑?我叫彼得来王府,是想跟他学习催眠之术。”
    “催眠术?”慕容麒诧异挑眉:“学这个做什么?你想审问谁?”
    清欢也未隐瞒,便将适才自己在谦王府里的发现对慕容麒一五一十地说了。
    “我觉得,自己先前的推断可能的确有点草率,我想通过催眠术来印证谦王妃话里的真假。而且,催眠术可以帮助五弟找到他性格失控的根本原因,并且辅助治疗。”
    慕容麒望着清欢,面有诧异:“别人都夸赞二哥通晓古今,学识浩瀚。今日方才得知,本王王妃才是真正的博闻广记,上知天文,下知地理。
    大家都以为五弟性格内向孤僻,乃是天生,谁都不曾有过这种论断,真的是闻所未闻。本王十分好奇,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朝代,什么样的环境,才能造就这样的你。”
    第一次被他这样露骨夸赞,清欢勾唇一笑,心里多少还是有一点涩意:“所以,你可以将彼得请来麒王府吗?”
    慕容麒也抿抿薄唇:“本王可以让彼得直接催眠五弟。”
    清欢无奈地摇摇头:“我不仅是要通过催眠术验证自己的猜测。假如五弟真的是有什么心理障碍,单纯凭借药物,压根就无法令他突破。我又不懂专业的心理学知识,唯一的办法,就是利用催眠疗法,让五弟将自己心里的结儿打开。
    彼得虽然懂得催眠,未必知道如何引导。我需要与他相互切磋,探寻摸索一套专业的治疗方案。”
    慕容麒一听是正事,顿时释然,命人去将彼得叫来麒王府。
    他十分赞同清欢利用催眠术为谦王诊断,并且可以以此作为排除谦王嫌疑的重要因素。
    假如,真的是有人刻意地将所有疑点转移到谦王与谦王妃身上,那么多的巧合是不可能的,定是有人刻意地暗中布局,促成了事态的发展。
    那么,这些巧合之中,同样会蕴藏着线索,可以指向真正的幕后之人。
    刚刚因为邢尚书的死,断绝了所有线索,如今又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希望,其中会有所发现。
    第二天,彼得便立即兴高采烈地来了麒王府,眉飞色舞,红光满面。
    清欢与他完全沟通无障碍,坦诚地表明了自己的用意。
    彼得对于清欢将催眠术运用到医术之中的独到见解很是惊讶,这种上不得台面的雕虫小技能用来治病救人,他觉得新奇而大胆,很愿意相互切磋,一同尝试,开辟一个全新的领域。
    他甚至觉得,假如这种催眠术可以救赎一个人思想上的痛苦,那比上帝的饶恕更加神奇。
    当然,催眠之术不是一蹴而就的,即便彼得愿意倾囊相授,清欢想要在短短的时间里就学成,很难。
    但是她可以另辟蹊迳,依仗着自己的医术,还有对人体穴位的熟悉,可以轻松快速催眠病人。不过两人要研究如何循循善诱地诱导病人,如何能让病人彻底放下对自己的戒备,服从指挥。
    两人讨论的时候眉飞色舞,时而带着欢欣,或者激动,也或者一同沉思,也有过分歧,废寝忘食。
    不过讨论的什么,守在一边的慕容麒一个字都听不懂。他沉着脸吃茶,郁闷地一杯又一杯。只能瞪眼瞅着,总觉得,有一种被别人觊觎自家宝贝的危机感。
    而漠北形势吃紧,军营里他又不得不去,不能时刻盯着,就吩咐于副将没事儿过来坐在院子外磨刀,将刀磨得亮亮的。
    于副将偶尔还会进来送杯茶,拍着彼得的肩,意味深长:“老实点啊,要是规规矩矩的,大哥我给你娶一个嫂子。”
    彼得傻乎乎的,只能听得懂“给你”二字,又听于副将的口吻,慷慨大方,觉得定是王爷要奖赏自己,兴奋得连声道谢。
    “谢谢,谢谢。”
    于副将操着清欢教他的蹩脚英语,想说不客气:“love
    you,baby!
    彼得一脸的笑僵在脸上,看着于副将的眼光都变得不一样了。
    他觉得,这个麒王府里,除了麒王妃都是怪人。此地凶险,不宜久留。
    他教得汗流浃背,将吃奶的劲儿都使出来了,是真正的倾囊相授,就怕冷清欢学不会,自己走不了。
    曾经梦想着拜冷清欢为师,学习长安的语言,麒王爷一言不发,就让他主动打消了这个危险的主意。
    他觉得,主是否救赎世人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上帝开眼,先救他于水深火热比较要紧。
    麒王府,简直不是男人待的地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