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综合其他 > 捉妖奶爸 > 正文 第319章 不讲理(3700字第一更)

正文 第319章 不讲理(3700字第一更)(1/2)

作者:火中物

推荐阅读: 重生之红星传奇 总裁强势宠:娇妻,乖一点! 独宠娇妻(重生) 快穿之反派大人的初恋 明人不说隐婚 古寨情缘 现代艳帝

推荐本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手机阅读

    某种意义上,哈莉的担心是有道理的。

    沈哥太能作,从他黄三品就敢接新人挑战赛便可见一斑。

    她毫不怀疑以沈崇的秉性,完全可能不做任何准备就开动。

    倒不是这样真会要了沈崇的命,不至于,并且她也不认为沈崇准备妥当就能一次成功。

    自从那个传承势力将高阶版贡献出来之后,没有人第一次尝试便成功了,从未有过。

    所以,在哈莉眼中,沈崇的第一次注定失败。

    她之所以强烈建议沈崇等到痊愈,并调整至全胜状态之后再开动,是因为那样的话灵源也能处在全胜状态,至少能稍微走得远点,多点感受,毕竟失败一次之后得休息好几天呢。

    但这对沈崇太要命了,多忍一小时都是莫大的折磨。

    何况他从不将所谓的伤势当回事,自愈灵源的霸道早已在一次次作死中被证明了。

    哪怕他作上天,只要不当场死亡都没事,命有多硬头就有多铁,就是这么不要脸。

    他更觉得哈莉在杞人忧天,再难的功法,写出来终究是给人学的。

    斩妖既然敢公开售卖高阶版,广泛的提供给大家,那这功法的后遗症肯定不严重,并且不会有任何长期的隐患。

    即便真翻了车,也不可能万劫不复,所以他才敢说动手就动手。

    事实证明,每个大佬在修炼一途上都有自身独到的见解。

    进阶版与普及版的区别还不算大,高阶版却完全换了个路子。

    当他翻开下一页后,出现在手机屏幕上的是一副诡异的画卷。

    不可思议的事发生了,明明只是幅2k分辨率手机上的图片,但沈崇在看见后脑子里却刹那恍惚,突生灵魂出窍之感。

    明明自己躺在床上动都不曾动弹,人却仿佛凭空飘了起来,再回头看,身子却依然摆出目瞪口呆的表情躺在下方。

    这滋味就和传说中人死之后灵魂离体的遭遇一般无二。

    沈崇心念电转,又试着去调动自己指头,然后又分明的“看见”指头动了动。

    灵魂离体了还能控制身体?

    不可能!

    所以,我现在这状况是幻觉!

    技术宅性格里的较真让他迅速调整好心态,然后以伪科学的思维模式来分析自己的现状。

    这副形容不出到底表达了个什么,完全看不懂内涵,比毕加索还毕加索,分明就是胡乱涂鸦的图画里,一定蕴含着不知道谁谁掌控着的强大灵源能力,让人看见这幅图就会触发异象,然后被带入幻觉之中。

    但我得抓住重点,首先,这终究是一份功法。

    这门功法开始就将我引入幻觉之中,那么接下来的学习过程必然也在这幻觉里。

    我如果要学会,就不能抗拒幻觉,而应该主动拥抱并融入幻觉,所以现在我应该彻底断绝对身体的控制。

    他想到便做,在心中模拟回忆出自己入睡,又或是日常昏过去时的感觉,主动切断心神与身躯的连接。

    这说来玄妙,其实不难,无非就是模拟出沉入梦乡时的状态而已,约莫五秒钟后他就成功了。

    他“飘”在空中的灵魂突然散掉,等回过神来已经变成了别人。

    从被图片引入幻觉,经历起初的慌乱,尝试重新控制手指,又到自我放松彻底入幻,他一共用时不到三十秒。

    这过程看似简单,实则艰难。

    当初号称天才的陈标第一次尝试时,在幻境中被困整整六小时,直到肉身饥肠辘辘疲惫不堪,这才昏昏欲睡的进入下一步骤。

    这已经是快的了!

    接下来,长时间的入定和不进食更导致陈标在随后步骤中一败涂地,迅速在第一次尝试中败下阵来。

    沈崇只用了陈标七百二十分之一的时间,就这一步他便已碾压几乎所有人,为接下来的环节省下无数体力和精力。

    当初陈标明知道这具体的过程,也不敢真把自己累懵了才开练。

    那样看似能取巧尽快入定,然实则饮鸩止渴,因为接下来的步骤又要注意力高度集中,精神极其抖擞。

    这简直是个无解悖论。

    只有通过不断尝试与适应,才能慢慢找到清醒状态下入定的静心之法。

    沈崇压根不懂这讲究,而是靠作弊直接把拦路虎打翻在地。

    不怪陈标不给力,只怪沈哥太变态,把无敌记忆玩出花了,连感觉都能记忆和模拟,堪称无耻至极。

    此时沈崇变成的人,正是那名早已死去的功法开创者!

    这名老者正盘膝端坐在大山之巅,一块悬崖峭壁上,紧闭双目平稳的呼吸着。

    奇妙的是,伴随着他每次呼吸,腹腔中却发出滚滚雷鸣,浑身筋骨、肌肉与内脏正以极其神妙的节奏而颤动着。

    远处,朝阳正刚从青郁的群山后点点冒出头来,朝霞被映得通红。

    他呼吸的节奏带着奇妙的韵律。

    如果筋骨肉脏的颤动节奏是一首曲子中无数个小的音节,那么老者呼吸的韵律则代表了这首曲子的分段。

    沈崇此时的心神与老者完全融合,仿佛自己成了他,他也成了自己。

    他忍不住在心中感叹,这幻觉真是超乎想象的强大,竟可以假乱真。

    惊叹之后,沈崇便认真感受着现在的处境,试图控制老者睁开眼睛。

    失败。

    他又试着动动手指头,再次失败。

    他甚至试图去运转调动老者的灵源,又一次失败。

    这身躯根本不听使唤。

    另一头,变化再生,老者突然闭了气,攥紧双拳,开始在心中感应他自己的灵源。

    这部分内容沈崇却就看不懂了。

    每个人的灵源都不同,感应与沟通过程中的心得体会也不同,换了个人即便亲眼看着也看不

本章未完,请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
推荐本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