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未分类 > 锦绣农女种田忙 > 第7131章 属狗的吧

第7131章 属狗的吧

 热门推荐:
    .630SHU.
    冯庆苏震惊的眼珠子都快要掉下来了。
    而坐在他附近的冯宇,更是一张脸黑的跟锅底似的。
    随着骆星辰和冯美玉的靠近,他们也息了自己眼花的念头。
    “大哥,三弟,这是我新交的朋友,我骆大哥。”冯美玉笑着伸手跟两位堂兄弟打招呼。
    冯庆苏和冯宇瞪大了眼睛,内心在翻涌。
    这么快就叫骆大哥了?要不要脸啊你!
    年纪比骆星辰还大,居然叫他大哥。
    冯美玉,你是属狗的吧!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冯庆苏和冯宇都在心里燃起了怒火和鄙夷,但表面上还是露出了笑脸,跟骆星辰行礼打招呼,显得十分热情。
    没办法,在骆星辰面前,他们可不敢暴露心里的想法,要是得罪了骆星辰,后果他们承担不起。
    跟冯庆苏和冯宇随意寒暄了几句,骆星辰再次伸手拍了拍冯美玉的肩膀道:“我还有事,先走了,这块玉佩,你拿着,改天去我府上再聚,我跟你说的,千万别忘了,回去好好练练,过几日我们再细聊。”
    说完这一番话后,骆星辰转身离去,他还有别的更重要的事情要处理,自然不能在这里多耽搁。
    等骆星辰离开以后,冯庆苏和冯宇原本的满脸笑容,顿时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冯美玉你能耐不小嘛,又拿什么来勾搭上骆星辰的?”冯宇一边说话,一边打量着冯美玉的脸,眼中的恶意快要溢出来了。
    冯美玉读书不太成,别的歪门邪道,倒是一点就通,自然对冯宇话里的恶意洞若观火。
    自苦以来,贵族们喜欢男宠,绝不是个新事了,在上层本就是个半公开的秘密。
    冯宇就是讽刺冯美玉,依靠的是好脸蛋来取悦了骆星辰,说到底是凭着色相。
    冯美玉当然不会退缩。
    “至少我还有点本钱,不像某人,要什么没什么,自以为厉害的读书,也不过是吊车尾的秀才,连近年参加乡试都不敢,可悲可叹。”冯美玉幽幽的叹了口气。
    “你说谁?”冯宇火气上涌,终于忍不住了,腾地就站起身来,引得附近的一些文人,侧目而视。
    “老三,熄熄火,这里我们不能闹给别人看,会给家族带来大麻烦。”冯庆苏终究比冯宇要高上一筹,心里还是冷静的,知道分寸。
    冯宇手背上青筋都快要爆出来了,他咬着牙,腮帮子鼓的老大,克制自己不要动怒。
    “美玉,你也少说两句,你能跟骆星辰见面交往,这是好事,我们冯家会因此受益,但也要注意谦虚谨慎,不要给家族招祸。”冯庆苏压低嗓音道。
    “我从来都不会主动招惹别人,但谁要是招惹我,我也绝不会忍声吞气,大哥,我态度就放这儿了。”冯美玉淡淡道。
    他跟着骆星辰一起出现,目的就是好好发泄一下心头的火气。
    他可不是那种没有脾气,任由别人欺负的包子。
    读书,他虽然不怎样,但在赌场,他是一方豪杰,赌术高明,绝不是吹出来的。
    “此事到此为止。”
    “美玉,你跟骆星辰的事,你回去跟长辈们说去。”冯庆苏淡淡道。
    随后,三人俱都闷着头看书,没有说话。
    ……
    骆星辰来到侧面,他看到一个身材修长,身着白衣的少年,坐在角落里,静静的看书。
    有位文人靠近过去,想要攀谈几句,没想到,三两句就被打发走了。
    走了一段路,还忿忿不平的嘴里嘟囔着:“清高什么,杂种一个。”
    骆星辰没理会此人,而是径直朝着那位白衣少年走去。
    直到骆星辰靠近过去之时,白衣少年才抬起头,蓝色瞳孔的眼睛盯着骆星辰,一言不发。
    “方一智,先前你在台上,不是很能说吗?现在,在台下怎么就成闷葫芦了呢?”骆星辰笑了笑,挑眉道。
    面对着骆星辰的调侃,方一智静静的望着骆星辰,像一个冰块似的,向外面散发出寒气。
    怪不得先前那个人气的跑掉了,就方一智这模样,不说话也膈应人。
    不过,骆星辰可不会因这点事而逃避的。
    “我认识你吗?”方一智终于开口了。
    “以前不认识,现在不就认识了嘛。”
    骆星辰忽然靠近过去,掏出一只信封放在他面前。
    “别的话,我就不多说了,这里面的材料,你好好看看,要是感兴趣,你过来我忠勇侯府,相谈。”
    骆星辰说完这句话后,便不再多说一个字,而是转身离去。
    他身边有两只信封,真正拿出来的只有一只,而另外一只,本来是准备给北离渊的,他选择了藏着不拿出来。
    原因很简单,他觉得考核没有通过,他不能冒险。
    望着远方被一群人围在中间的北离渊一眼,骆星辰随即快步离去。
    一开始在来文会前,他觉得北离渊更有可能好交流一点,情报上显示方一智性子乖僻,很冷,不爱搭理人,而北离渊聪明知进退,长袖善舞。
    但来了以后,他发现,情报的确没错,但相对于北离渊的长袖善舞,他更喜好方一智的冷僻。
    “北离渊太深沉了,猜不透他在想在什么,不知道他哪句话是真哪句话是假……但方一智不一样,看似话少不近人情,但每句话都不会花里胡哨,而是一针见血,一语中的。”
    “用娘亲的话来说,这种男人是直男中的直男,反倒是醇厚的。”
    骆星辰在心里思量了一番后,加快速度离开了会场。
    在离开英国公府前,他找到了英国公赵尚,跟他辞别。
    “现在就要有?不在府中休憩一晚吗?”赵尚道。
    别人自然是不可能留在公府休憩,但骆星辰不一样,他跟英国府的关系已经非比寻常了,算得上是真正的自己人。
    “不了,回去以后,我还有事,等下次空了我再来。”骆星辰拒绝了他的提议。
    “星辰,你还是休憩一晚吧,一会儿有个人要见你。”英国公赵尚语气诚恳道。
    “是谁要见我?”骆星辰没直说不见,毕竟能让英国公赵尚来游说的,这个人身份不一般。
    “晚上再说,可以吗?”
    “好吧,公爷你安排吧。”骆星辰最终同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