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书 库 排行 全本 搜 索

第三章 回返云阳(1 / 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两位年轻女子原本正在伤心啼哭,听得姬浩然言语,强忍悲伤,躬身道谢。
见姬仇回返,姬浩然便为双方互相引见,这两位年轻女子大的十七八岁,名为云芷,小的十五六岁,名为云蓉。
二女颇懂礼数,虽然伤心难过,仍不忘冲姬仇道谢。
姬仇随口应着,与此同时打量姐妹二人,这二人虽为姐妹,亦都秀美,五官面庞却大有差别,姐姐云芷圆脸大眼,而妹妹云蓉则柳眉秀目。
此处离云阳城颇为遥远,无有车马,也不得运载尸身,无奈之下只得权宜从事,掘土挖坑,就地掩埋。
似这种事情,姬浩然是不会伸手的,只苦了姬仇,一柄锅铲足足挖了两个时辰方才发出一处可供并躺合葬的墓坑。
入殓下葬,起坟封茔,已是日落西山,夜幕笼罩。
姐妹二人跪祭哭过,这才跟随二人动身上路。
夜行林中,山路崎岖,还带了两个女子,移动速度甚是缓慢,直到得次日辰时,一行四人方才走出了这茂林山野。
紧赶慢赶,终于在未时赶回了四面环水,吊桥平铺,墙高百米的云阳城。
这云阳城是何等的繁华,但见人来人往,川流不息,琼楼玉宇,鳞次栉比,城里大小街道井然有序,往来商贩进进出出,还有各个店铺的陈列摆设,各种美玉珍宝,五谷米粮,绫罗绸缎,横罗竖铺,安然摆放,丝毫不见小心翼翼和遮藏挡掩,足见其民风之淳朴,治安之优良,好个太平盛世的安居之所。
“姬公子,不曾想这天下竟然有这等繁华所在?”云芷惊奇四顾。
“惭愧,惭愧,此等盛世乃是得益于黄帝当年的云阳阅兵。”姬浩然面带微笑。
“黄帝当年阅兵就是在此处?”姐妹二女会心对视。
姬浩然清了清嗓子,转而出言说道,“正是如此,在修成了地仙之后,黄帝暂时停止了自己的闭关修炼,转而将精力全部投入到了人族的治理之中。
对面修罗族越来越大的压力,黄帝开始为统一人族筹划准备,自中州洪泽湖畔建造云阳城,招募战士与修士,一百四十二年之后,最后一块打着龙形徽记的砖石被砌上城墙,云阳巨城终于竣工。
此时已达金仙境界的黄帝在万民的拥戴下,在新建的云阳城前检阅了百万大军和十万修士,随着检阅的完成,黄帝在女娲像的脚下正前方发布了著名的《承天启运威服四海诏》,发下一统洪荒世界、凝聚人族实力以抗修罗之宏愿,我和……”
姬仇干咳两声打断了姬浩然的长篇大论,“叔儿,马上到家了,这两位姑娘如何安置?”
姬浩然这才想起正事儿,“这般,你先回去看看情况,我带二位姑娘往驿站去,待她们换洗了衣装再回去。”
姬仇点头答应,迈步往不远处的朱漆大门走去,到得门口,只发现偌大的院子里已经站满了人,皆为年轻男女,都是云阳城年轻一辈的翘楚,足有数百,纵横列队,站立整齐。
众人多与他相熟,纷纷与他招手,姬仇招手回应,与此同时缓步来到后院,姬东阳的书房位于后院西北角落,书房的门是关着的,里面有说话的声音。
环视左右无人,姬仇贴着墙根儿绕到书房外,自墙角侧耳细听。
“福生无量天尊,天诛再现,旷世大劫,我等三人受镇魂盟遣派,前来云阳遴选樟材,另有修士九人分往明珠,流光,落寒三城选拔,以求同心合力,共举成事。”一个中年男子的声音。
“明珠三城各选几人?”姬东阳的声音。
另外一个阴郁的声音,“我们只主云阳遴选,王爷,令公子何时回返?”
姬东阳说道,“小儿已经收到飞鸽传书,正在回返途中。”
“事关重大,耽误不得。”一个清脆悦耳的女子声音。
姬仇看不到说话之人的样貌,便掂脚歪头,想要看的更仔细些。
“克己复礼,非礼勿听。”中年男子的声音。
中年男子话音刚落,姬仇便感觉额头一痛,探手抚摸,掌心湿润,竟是水滴。
“姬仇?”姬东阳的声音。
“三爷,是我。”姬仇惶恐接话。
“浩然现在何处,命他速速前来拜见三位真人。”姬东阳催促道。
“是。”姬仇点头退走。
出得王府,急赴驿站,驿站乃是官差传递信息休息的地方,生活用品一应俱全,姬浩然正在与姐妹二人对坐饮茶。
姬仇急切催促,“叔儿,快走,那三位修士已经等了你许久,三爷让你马上去见他们。”
听得姬仇言语,姬浩然急忙放下茶杯,离座起身,欲行,又顾。
“公子自去,正事要紧。”云芷柔声说道。
姬浩然想了想,歪头看向姬仇,“我先回去,你将她们带入府邸,安置到我居所旁边的楼阁,待我忙完此事再作计较。”
姬仇瞠目咧嘴,“啊?”
姬浩然冲他摆了摆手,转而回头看向姐妹二人,“镇魂盟的修士亲自前来,定有大事发生,事有轻重缓急,我先行一步,二位姑娘随他入府,待我见过他们再去与你们说话。”
姬浩然言罢,撩动衣摆,迈步出门。
姬浩然离开之后,屋里只剩下姬**姐妹二人,姬仇皱眉犯愁,这两个女子虽然可怜,却是外人,怎能轻易带进王府?
但姬浩然已经吩咐下来,总不能将她们扔在此处,踌躇良久,无奈摇头,“走吧,随我来。”
姐妹二人点头道谢,随其进入王府。
安顿好姐妹二人,姬仇不无忧虑的回返自己的住处,姬东阳兄弟三人都有自己的宅院,三座宅院毗邻独立,一主两副,姬仇住的是爷爷留下的宅子,位于王府之东。
东院虽然不足王府一半大小,却也是宽阔庭院,不过这里却没有王府那么多的下人,只有一个名为福伯的老仆,已经年逾古稀,兼门房,护院,杂役于一身,福伯本名叫什么他不知道,自他记事起众人都称之为福伯。
姬仇进门的时候福伯正在门口坐着打盹儿,福伯坐在门口一是为了看门儿,二是为了主人回来的时候能够及时迎接,这也是多年养成的习惯。
但福伯年纪很大了,眼花耳背,全然不知道小主人已经回来了,姬仇也没有惊动他,先往东厢放下了随身杂物,又往井边打水洗脸。
就在此时,有人自大门外说话,是年轻女子的声音,“福伯,姬仇少爷呢?”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