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书 库 排行 全本 搜 索

第七章 何来鬼魅(1 / 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姬浩然三人自前面策马奔腾,风驰电掣,意气风发。
姬仇骑了毛驴跟在后面,连连呼喝,毛驴仍然吼叫不止,好生尴尬。
驴有很多特性,大叫驴,倔驴,他骑的就是一头大叫倔驴,眼见有马匹跑在自己前面,便拼命去追,追也就罢了,追的时候还大叫不止。
平常时候镇魂盟是不招收弟子的,此番能够入选镇魂盟,姬浩然三人皆是豪气大生,大有年少得志,平步青云之感,可惜的是这种美好的感觉很快就被身后的驴叫给破坏掉了,如假包换的大煞风景。
“姬仇,你究竟在搞什么呀?”姬浩然勒马回顾。
“它非要叫,我有什么办法?”姬仇无奈苦笑,说来也怪,追上了马匹,驴竟然不叫了。
“你不要与我们同行了,”姬浩然自怀中拿出一张绢纸递给姬仇,“这是往镇魂盟的路引,你拿了,我们先走,你随后跟上。”
姬仇接了绢纸在手,低头打量,“路引给了我,你们……”
不等姬仇说完,一旁的圆脸少年就打断了他的话,“路引我们每人一份,这份你收了。”
“你们先走了,我去哪儿找你们?”姬仇问道。
“我们每日只行三百里,夜里露宿歇脚也不会远离路径。”长着一双酒窝的女孩儿说道。
姬仇点了点头,圆脸少年名叫林平生,女孩儿名叫姬晓,皆是姬氏族亲,之所以有外姓儿是因为有外戚。
三人策马先行,姬仇牵了驴子步行于后,待三人去得远了方才骑乘上路。
三百里对马匹来说不算什么,但是对毛驴来说就得加把劲儿了,由于动身之时已近申时,两个时辰不过天就黑了。
练气之人可以夜间视物,但姬仇的灵气修为只有筑基初期,到了晚上视物不是非常清楚,由于姬浩然三人走的太急,交代的不甚清楚,他便不知道三人会连夜赶路还是会露宿休息,只能沿着官道骑驴追赶。
二更时分,离开官道,取小径,往东北,官道上偶尔还有路人,上了小路,人就少了,转头四顾,阴郁茫茫,害怕倒不至于,心慌总是有的。
又行了一个时辰,到得三更时分,姬仇越发心慌,不是因为有什么鸟兽啼叫,而是周围安静的怕人,此时他身处一片平原草莽,道路两旁都是高深的芦苇,按理说不应该这么安静,即便没有鸟兽,蝈蝈蚱蜢总该有,但周围竟然连个虫子的鸣叫都听不到。
再行几十里,隐约发现前面出现了微弱的火光,见到火光,心里踏实了不少,远处的火光很可能是姬浩然等人燃点的。
沿着小路催驴快走,但行了片刻却发现那处火光并不在路边,而是在距离小径两里左右的土丘上,定睛细看,土丘上貌似有一处残破的房舍,院墙已经部分倒塌,隐约可以看到院子里长着一棵很大的树。
自远处张望远眺,没有发现房屋附近栓有马匹,但通往那处房舍的草地上有马蹄印,这便说明不久之前有人骑马往那处破屋去了,之所以不见马匹想必是马匹被拴在了院子里,亦或是被拴在了土丘的另外一面。
短暂的观察过后,便骑驴前往,但是在距土丘百丈远近时,驴不走了,任凭他如何催赶拖拉,毛驴就是止步不前。
由于此处离破屋已经不远,姬仇便高声呼喊,但高喊过后,破屋里却无人应答。
心中发慌,也是为了给自己壮胆,姬仇便抬高了声调,再度呼喊,此番终于有人回应,细听声音,正是姬浩然,但声音并不是自土丘上的破屋传来的,而是自相反方向的远处,声音很是模糊,至少也在三里开外。
听得姬浩然的回应,姬仇便拉着毛驴转身离开。
自小路来到土丘附近只用了片刻工夫,但是调头回去走了许久也不曾见到路径,高声呼喊,姬浩然等人也有应答,只是声音含混,听不清三人在喊什么。
再走片刻,周围的景物毫无征兆的出现了变化,破屋再度出现在了十丈之外,姬浩然等人彷如凭空出现,骤现眼前。
诡异的变化将姬仇吓了一跳,姬浩然等人也煞是惊恐,与姬仇想比,姬浩然等人的脸色更加难看,三人手里拿着马鞭却并没有骑马。
“叔儿,你们的马呢?”姬仇问道。
“拴在院里的树上,我刚才喊的什么你没听见吗?你怎么还是跑进来啦?”姬浩然脸色非常难看。
“怎么了?”姬仇歪头看向姬浩然。
“这破庙诡异的很,”林平生抬手前指,“里面停放着几口棺材,我们自里面生火落脚,却听得棺材里传出了古怪声响。”
“什么声响?”姬仇追问。
“似是指甲抠挖棺盖的声响。”林平生说道。
林平生言罢,姬晓颤栗补充,“原本我们以为遇到了僵尸,但是那棺木下面有鲜血滴沥,那便不是僵尸了。”
“走,看看去。”姬仇撺掇。
“情况不明,切勿鲁莽。”姬浩然阻止。
“叔儿,咱们可是练气修士……”
姬浩然连连摆手,“正因为咱们是修士所以才鲁莽不得,若是道门中人,怎会忌惮僵尸鬼魅。”
“就算不进屋,马匹咱们总得牵回来呀。”姬仇说道。
“没用的,我们试过走出这片区域,但转来转去始终不得远离。”林平生说道。
“走,一起去。”姬仇迈步先行。
见他先走,姬浩然等人只能跟着,他们虽是练气之人,对僵尸鬼魅却少有接触,最主要的是他们的年龄并不大,修为也不高,都说艺高人胆大,艺不高,哪里来的胆大?
四人进得院子,马匹仍然拴在院子里的树上,只是有些惊厥,并未受到伤害。
院子正中是一刻大柳树,柳枝下垂,多了几分阴森,而三人先前生起的篝火此时也趋于熄灭,火光忽闪,再添诡异。
三人解马的时候姬仇歪头打量着屋里的几口棺材,平心而论,在这种环境下任何人都会心慌惊怯,姬仇也不例外,不过短暂的迟疑之后,他鼓起勇气向正屋走去。
“你要作甚?”姬浩然问道。
“看看里面到底是什么。”姬仇说道。
姬浩然也想知道棺材里到底是什么,便不曾阻止,“小心些。”
这时候越磨蹭越害怕,也不往前挪,直接大步走,到得棺材附近也不犹豫,伸手就掀。
棺盖一去,姬仇隐约看到了里面的情景,棺材里面是一个年轻女子。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