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书 库 排行 全本 搜 索

第三十五章 杀人灭口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既然已经被发现了,姬仇也没有继续躲藏,自灌木丛里走了过来。
由于年轻道人修为精深,而且天上还有飞禽窥觑,姬仇知道自己逃不掉,亦不尝试逃走,而是冲着年轻道人走了过来。
年轻道人打量姬仇的同时,姬仇也在做着同样的事情,随着距离的临近,他终于看清了此人的样貌,此人年纪应该在二十五岁上下,五官甚是俊朗,身上穿着一袭青衣道袍。
如果单看样貌,姬仇很难将这个年轻俊朗的道人与此人的恶毒行径联系到一起,此人封住这些山贼的穴道,放任僵尸攻击噬咬,目的显而易见,借刀杀人,杀人灭口。
姬仇自年轻道人五步外站定,“你是谁,我不认识你,你为什么要杀我?”
年轻道人鼻翼抖动,歪头冷视,眼神之中多有不屑和憎恶。
“死也要让我死个明白,”姬仇说道,“你是道士,道士都是替天行道的好人,你为什么要追杀我?”
“你都对她做过什么?”年轻道人冷声问道。
“什么?谁?”姬仇不明所以。
“纪灵儿。”年轻道人说道。
姬仇不明白年轻道人为何有此一问,“你究竟是什么人?”
“如实回答我的问话,我会考虑放你一条生路。”年轻道人言语低沉,表情阴郁。
“别撒谎了,如果你真想留活口,便不会放开僵尸去咬他们。”姬仇鄙夷冷笑。
“你都对纪灵儿做过什么?”年轻道人抬高了声调儿。
“我救了她。”姬仇说道。
“你跟她在一起的这些天都做过什么?”年轻道人追问。
姬仇没有答话,直到此刻他方才明白过来,这个年轻道人并不是纪灵儿的敌人,而是纪灵儿的同门,此人一直追问他都对纪灵儿做过什么,表明此人很喜欢纪灵儿,之所以追杀他乃是因为怀疑他趁纪灵儿伤重虚弱之际欺负过纪灵儿。
想到此处,便出言说道,“我什么都没做,我也没有欺负她,你若不信,可以去问纪灵儿。”
“有没有人跟你说过,撒谎的时候眼睛不要乱转?”年轻道人眼露凶光。
“我没有撒谎,我刚才在想你跟纪灵儿是什么关系。”姬仇说道。
“哼,”年轻道人挑眉冷哼,“我再问你一遍,你跟纪灵儿都做过什么?”
“我再告诉你一遍,我跟纪灵儿什么都没做,”姬仇急了,“天底下怎么有你这么莫名其妙的人,你喜欢她,我救了她,你应该感激我才对,我又不跟你抢女人,你追杀我做什么?恩将仇报么?”
“孤男寡女,在一起那么久,怎么会无有肌肤之亲?”年轻男子冷声追问。
“我算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姬仇气急破口,“她中箭受伤,掉进了水里,我下水把她捞了上来,她伤势严重,我背着她赶路,这也算肌肤之亲么?”
“师妹是何许人也,也是你这污秽的叫花子可以染指的吗?”年轻男子厉声喝问。
“你脑袋有毛病啊,”姬仇高声骂道,“我下水捞她也是错?背着她赶路也是错?原来镇魂盟都是你们这种恩将仇报的卑鄙小人,早知道我就不该冒险下水,让她淹死算了。”
姬仇本以为自己的叫骂会激怒年轻道人,未曾想对方竟然冷静了下来,“师妹对你如此关心,绝不会无有来由,你且说,你们究竟做过什么?”
“关心?”姬仇被对方气笑了,“我救了她,她被你们接走了,把我扔在破庙不管了,这也叫关心?”
“她伤势如此严重,还念念不忘让我回去接你,屡次三番的催促,神情语气绝不止施救与被救的关系。”年轻道人说话的同时将手中符咒凌空挥出,两道符咒一左一右,分别贴附于杀掉山贼正蹦跳逼近的两只僵尸的额头。
“原来她派你回来接我了,是你没来呀,”姬仇无奈叹气,“哎,你这都是吃的哪门子醋啊,不止她受伤了,我也有伤啊,连路都快走不动了,还能干什么呀?”
“你们当真无有肌肤之亲?”年轻道人确认。
“当真没有,”姬仇连连摇头,转而解开衣裳,背对年轻道人,“你看我伤的多严重,我哪有那心思。”
“也不曾暗生情愫?”年轻道人追问。
“哎,我都不知道你怎么想的,你刚才也说了,我现在就是个叫花子,武功又差,修为又低,你是个女人,会喜欢我么?依我看你也别杀我了,把我杀了跟她也没法儿交代,咱俩合计合计,定下说词,这事儿就算完了,今晚的事情只当没有发生过。”姬仇说道。
“你很怕死吗?”年轻道人冷笑。
姬仇摇头说道,“不怎么怕,但能不死尽量还是别死,最主要的是这么死了很冤枉,我什么都没干,对她也没有非分之想。”
“不对,师妹的神态和语气不对,我感觉的出来,”年轻道人摇头说道,“如果不是倾心于你,她绝不会带伤跑出来寻你,更不会点燃客栈引你前去。”
姬仇原本还在疑惑是谁把客栈给点了,听年轻道人这般说方才明白客栈那把火是纪灵儿放的,目的是引他前去,不过他虽然看到了火光却没敢往客栈去。
“不成,留你不得。”年轻道人鼻翼抖动,随即欺身出手,右掌正中姬仇前胸。
休说姬仇有伤在身,便是平常时候他也躲不开对方这一掌,年轻道人修为精深,一掌下去,直接将姬仇打的吐血倒飞。
姬仇倒飞数丈,撞上大树扑倒在地,连连咳血。
见姬仇不曾殒命,年轻道人缓步走近,“来生一定要记住,命贱就要安守本分,不要妄生非分之想。”
姬仇咳出鲜血,得以说话,“等等,等等。”
“男人要死的体面些,莫要求饶,失了尊严。”年轻道人继续逼近。
“我有话要说,等我说完你再动手。”姬仇自知必死,亦不让对方心平好过,强打精神扯谎扎心,“你猜对了,我跟纪灵儿确有肌肤之亲,我不但抱过她,亲过她,还亲手为她换过衣服,她浑身上下我都看过了,也都摸过了,哈哈哈,咳咳咳……”
“找死!”年轻道人气急抬手。
就在此时,不远处突然传来了女子急切的呼喊,“冯天伦,住手!”
姬仇五脏六腑皆受重创,大量咳血之后又急切说话,此时已是油尽灯枯,连抬头北望的力气都没有了,不过先前的那声呼喊他很是耳熟,不消说,定是纪灵儿寻来了。
“师妹,你听我解释……”
“滚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