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书 库 排行 全本 搜 索

第三十七章 芳心暗许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姬仇此时虚弱非常,不但无力开口,连思维都变的很是迟缓,闭上眼睛之后脑子里浮现出的都是此前与纪灵儿在一起的片刻,不过很是零碎,忽闪跳跃,杂乱无序。
妇人与他说话,他也无力回应,见他这般,妇人只当他再度昏睡了过去,自床边站立片刻便转身离去。
迷迷糊糊,浑浑噩噩,亦不知过了多久,脑海里的画面逐渐消失,再度睡去。
昏昏沉沉,恍恍惚惚,亦不知过了多久,意识重新出现,姬仇再度睁开了眼睛,房间里的光线较之前更加昏暗,先前醒来时应该是个傍晚时分,此时无疑是深夜。
醒来之后最先做的事情就是规整杂乱无章的思绪,梳理前因后果,仔细想来纪灵儿并没有冲他刻意隐瞒自己的身份,只是他一开始就将纪灵儿当成镇魂盟的修士,压根儿就没往别的地方想,忽视了纪灵儿言语之中的诸多细节。
此前他还一直怨恨纪灵儿获救之后便不再管他,未曾想是自己误解了纪灵儿,纪灵儿获救时有伤在身,回返镇魂盟之后纪怜羽肯定不会再放她出去,纪灵儿自己不得自由,只得委托冯天伦回去接他,未曾想冯天伦虽然受人之托却并没有忠人之事,而是心生妒意,留下身受重伤的他自那山中破庙里等死。
那处破庙位于深山之中,没有出入路径,往来全靠飞禽,而他不但身受重伤,又无有米粮,按理说他应该必死无疑才是,但是令冯天伦没想到的是他竟然熬了下来,并没有死在破庙。
在冯天伦看来,纪灵儿短时间内肯定是出不去了,未曾想纪灵儿伤势未愈便又偷着跑出去寻他,如此一来冯天伦就慌神儿,想要抢在纪灵儿找到他之前将他除去,如此一来不管他之前冲纪灵儿撒了什么谎,都可以来个死无对证。
也亏得纪灵儿在最后关头赶到,如若不然,他必会被冯天伦给杀了,舍己救人最终却落得个曝尸荒野,何其无辜,何其冤枉。
理清头绪,姬仇心中再生激动忐忑,他此番前来南灵荒,原本只是为了自途中照顾姬浩然,并没有想过拜入镇魂盟,未曾想机缘巧合之下竟然救下了纪灵儿,纪怜羽可是镇魂盟的盟主,修为精深,神仙一般的人物,作为回报,定然会将其收归门下,传以绝技,幸福来的太过突然,当真是好人有好报。
就在姬仇胡思乱想之际,门口传来了开门的声音,姬仇闻声转头,只见一道芊芊靓影自门缝挤了进来,转而小心翼翼的关上了房门。
姬仇曾经与纪灵儿相处多日,只看来人身形就知道是她,本想出言说话,却气息不畅,连声咳嗽。
纪灵儿原本正在蹑手蹑脚的往床榻来,听他咳嗽,急忙跑上前来,关切问询,“怎样?”
姬仇止住咳嗽,勉力开口,“我没事。”
“我还以为你不得活了,”纪灵儿语带哭腔,“是我不好,所托非人,险些害了你的性命。”
见纪灵儿情绪激动,姬仇惶恐紧张,“你别着急,我这不是没事么。”
“不曾想到冯天伦卑劣狠毒,你伤势如此严重,他竟然还想暗中加害,你且放心,此事我必不与他善罢甘休。”纪灵儿咬牙切齿。
“不必了,他也没把我怎样,你也不用挂在心上。”姬仇说道。
“不说他,”纪灵儿蹲在床前,“你感觉如何,胸口疼不疼?后背怎样?”
此前二人落魄山中,纪灵儿多有冷淡,从未表现出这般关心,此番态度突然改变,姬仇甚是不安,“不碍事,不碍事。”
“你胸骨几处断裂,肺腑也多有损伤,怎么可能不碍事。”纪灵儿关切说道。
“当真没事。”姬仇说道。
“可要喝水?”纪灵儿轻声问道。
“不用,谢谢。”姬仇说道,他肺脏有伤,接连说话,肺脏灼热疼痛。
“饿不饿?要不要吃些东西?”纪灵儿又问。
“不饿。”姬仇越发惶恐。
“还是吃些吧,”纪灵儿站立起身,自床边的柜子上端起一碗汤粥,“这是上好的薏米莲子粥,加了润肺枇杷,来,吃几口。”
“不用了,我真的不饿。”姬仇勉力摇头。
“你怎么可能不饿,你所带干粮都与我吃了,那庙里无有米粮,你行动不便,也不得狩猎捕鱼,这些天你都吃些甚么?那些骨棒你自何处寻来的,都腐臭了……”纪灵儿说到此处,再也按捺不住,哽咽唏嘘,黯然落泪。
姬仇本已紧张忐忑,再见纪灵儿落泪,越发惶恐,纪灵儿的神态言语真情流露,便是傻子也看得出来,更何况他不是傻子,虽然二人相处多日,他却从未对纪灵儿有非分之想,也不曾想过纪灵儿会对他有感激之外的其他想法。
纪灵儿情绪失控,放下汤水,哭的越发大声,“他们接我离开时你已卧床不起,无有药物,亦无人照料,你是如何活下来的?便是如此,他还要追杀于你,不与他三刀六洞,难消我心头之恨。”
就在此时,外面突然传来了脚步声。
听得脚步声,纪灵儿急忙抬手掩住了口鼻。
脚步声急促经过,并没有往房中来。
“我被罚禁足面壁,不能久留,你安心养伤,每日夜里我都会前来看你。”纪灵儿转身离去。
姬仇本想出言阻止,但尚未开口,纪灵儿已经拉开房门侧身而出……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