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书 库 排行 全本 搜 索

第四十七章 深藏不露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饲院的主事是个老太太,真名叫什么不晓得,大家都称呼她为扈大娘,今年已经六十多岁了,一直阴沉着脸,不苟言笑。不过扈大娘对姬仇的态度倒是挺好,亲自将他带往住处,辅事也有自己单独的住处,房间虽然小了点儿,却很是干净。
镇魂盟周围有四座大山,分别是幽云宗,神道宗,阐教,截教部分仙长的居所,饲院分为一座主院和三处分院,主院占地面积最大,坐落在东山脚下,主要负责饲养牲畜,兼顾照料截教仙长和炎箭宗修士的坐骑。北西南三处分院占地面积较小,分别是阐教仙长,幽云宗和神道宗修士安放坐骑的所在。
饲院之所以分为一主三副,为的是倘若发生战事,各位修士可以在最短的时间内感召并驱乘自己的坐骑,而不用一窝蜂的往一个地方跑。
将姬仇安顿好之后扈大娘便带着他巡视饲院,向饲院众人引见姬仇的同时,也向姬仇介绍饲院的情况和司职差事。
饲院的杂役数量也不少,连主院带分院共计五十多人,其中十余人负责饲养牲畜,余下四十多人负责照顾修士们的坐骑。
扈大娘弯腰驼背,腿脚不好,姬仇便没有一直让她带着到处走,而是让饲院的兽医带着他四处巡视,这个兽医是个叼着烟杆儿的矮个子老头儿,比扈大娘还要大上几岁,笑眯眯的很是和善。
兽医姓王,排行老七,杂役们都喊他老王,此人虽然年纪挺大,却是个话唠儿,不过相较于不苟言笑的扈大娘,姬仇更喜欢这个王老七,王老七不但话多,还喜欢吹牛,带着姬仇自牲口棚圈到处走,与此同时指指点点,这头猪难产是他接生的,那头牛胀气了是他治好的,母马产后无奶也是他下的奶,总之就没有他治不好的病。
姬仇感兴趣的自然不是猪马牛羊,他感兴趣的是修士们的坐骑,修士们的坐骑位于高处,远离牲畜棚圈,带着姬仇往高处去的同时王老七冲其讲说坐骑的大致情况,镇魂盟共有一万多名修士,其中只有筑基期以上修为的修士才有坐骑,坐骑的总数大约有三千多只,都是修士们自各处俘获的,其中飞禽走兽各占五成,飞禽以鹤鹮鹰雕最为常见,走兽以虎豹鹿马最为平常,除此之外还有很多上古异兽和珍稀物种。
修士们对于自己的坐骑甚是看重,故此照顾修士们的坐骑需要万分谨慎,倘若照顾的不够细心,往往会遭到修士们的斥责,不过任何事情都是相对的,正因为修士们对自己的坐骑很是关心,如果照顾的细心周到,也会得到修士们的奖赏,偶尔也会给些财物,运气好的话还会传授些几招武艺。
王老七说到此处,用同情的眼神看向姬仇,“别怪我说你,俗话说贪多嚼不烂,你讨要什么武学不好,偏偏要那三昧真火,那功夫连盟主本人都不曾练成,你又如何练得成?似那火云掌,烈日神拳都是炎箭宗上好的武学,练成之后足以扬名立万,你倒好,讨了个千余年无人练成的三昧真火。”
姬仇苦笑摇头,“那三昧真火不是我讨要的,是盟主主动传授的。”
王老七说话也无顾忌,撇嘴说道,“原来如此,不过盟主这一招儿倒也高明,你救了纪大小姐,他便将炎箭宗至高绝学传给了你,便是传扬出去,也不会遭人非议,同时也能保全炎箭宗武学不流于外人,你可知道炎箭宗有这样的规矩?”
“什么规矩?武学概不外传?”姬仇反问。
“是啊,炎箭宗收徒甚是严苛,武功概不外传。”王老七说道。
“哼,收徒严苛?我感觉也不怎么严苛?”姬仇冷哼。
“哎哎哎,小姬,你跟我说说,纪大小姐为什么要追砍天伦子?”王老七甚是好奇。
“喊名字。”姬仇纠正。
“小仇。”王老七又喊。
姬仇感觉不妥,再度说道,“喊全名。”
“喊全名不够亲近。”王老七说道。
姬仇虽然初来乍到,却是饲院辅事,见王老七一副八卦赖皮的嘴脸,便皱眉说道,“你走快些,早些看完东山这些,还得带我往其他三处去。”
见姬仇不愿说,王老七便不再追问,带着姬仇来到修士坐骑所在的树林,这些坐骑并没有关在圈里,而是根据品种的不同,分别为其搭建了精致的木棚,木棚与木棚之间的间隔都在五丈以上,飞禽所居住的木棚上面都有供飞禽起飞的踏梁,而兽类坐骑彼此之间则有道路相连,最终连接主路,倘若发生战事,可以以最快的速度冲下山去。
坐骑的木棚也并不是杂乱分布,而是由下到上分成了九层,每一层都有大量坐骑,不过越往上坐骑的数量越少,品种也越罕见。
纪怜羽的坐骑位于最高处,是一只金翅大鹏。
不过姬仇并没有亲眼见到那只金翅大鹏,因为饲院众人最多只能走到第七层,其上的那些都是饲院提供食物,主人亲自喂养。
王老七带着姬仇自山中行走,与此同时冲其讲说哪只坐骑是哪位修士的,由于人数太多,且坐骑的数量也多,姬仇也记不住,不过他倒是记住了冯天伦的坐骑是一只额头带有黑毛儿的白鹤,位置在五层左数第十七位。
还有就是纪灵儿的坐骑位于五层右数第三位,由于那只白鹤已经战死了,此时那里是空的。
东山也是截教仙长清修之所,他们的坐骑普通常见的少,稀奇古怪的多,就在姬仇因为一只黑牛也能充当坐骑而惊诧时,王老七带着他来到一块儿光洁如玉的白石附近,在那白石上面竟然趴伏着一只巨大的三足蟾蜍,周身金黄,甚是威武。
“你别跟我说这玩意儿也是坐骑。”姬仇好生震惊。
“你猜对了,它还真是坐骑,”王老七笑道,“这是笑雷真人的坐骑,你可别小看它,它能飞。”
“怎么飞呀?”姬仇笑问。
“你用石头砸它便知道了。”王老七坏笑撺掇。
姬仇尚未接话,高处突然传来一阵笑骂,“王老七,皮痒了不成?”
“哈哈,你若敢打我,我便配了泻药与你的蛤蟆吃。”王老七笑道。
“莫要聒噪,快滚,快滚。”高处再传声音。
王老七嘿嘿一笑,带着姬仇往别出去。
“刚才说话的就是笑雷真人?”姬仇低声问道。
“是那胖子。”王老七点头。
“你怎敢与他这样说话?”姬仇问道。
“嘿嘿,你可不要小看我,我是真人不露相,实则我身怀绝技,他们都敬我三分。”王老七面有得色。
“什么绝技?”姬仇半信半疑。
王老七尚未答话,笑雷真人再度笑噱传言,“休要听他吹嘘,他只是有些手段,可为禽兽医病罢了。”
“我不但能为禽兽医病,还能医人。”王老七说道。
“又吹牛,贫道问你,门房老高是被谁医死的?”笑雷真人问道。
“那不怪我,是他不受医。”王老七喊道。
笑雷真人哈哈一笑,不再接话。
“走走走,不理他,咱们往北山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