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书 库 排行 全本 搜 索

第五十章 天相道人(1 / 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姬仇冲着朱大昌的脑门儿就是一刀,伴随着朱大昌的负痛惨叫,鲜血登时喷涌而出。朱大昌双手捂头,乱嚎退后。
此时饲院众人大多在近处围观,见姬仇拿刀只当他是吓唬朱大昌等人,谁也没想到他竟然会真的砍下去,而且不是砍胳膊砍腿儿,而是直接砍头。
正所谓神鬼也怕恶人,朱大昌的那群狐朋狗友见姬仇下了狠手,也不敢上前与他打斗,而是纷纷围着朱大昌,与此同时大呼小叫,连道‘杀人了,’‘杀人了……’
姬仇不是头一次见血了,虽然心中紧张,却不曾害怕住手,而是持刀上前,步步紧逼,“是你让我砍的,我便遂了你,还让我砍不?”
朱大昌头上血流如注,哪里还敢接话,在一群狐朋狗友的搀扶之下惊慌闪避,惊呼不止。
见朱大昌等人跑远,姬仇也不再追赶,扔掉砍刀环顾众人,“你们都看见了,是他们打人在前,不但不听劝阻,还恶语伤人,稍后扈大娘等人过来,你们可要与我做个见证。”
朱大昌等人平日里在饲院作威作福,欺压良善,饲院众人对他们多有痛恨,姬仇砍伤了朱大昌,他们都暗自欢喜,但姬仇言罢,众人却不接话。
见众人噤若寒蝉,姬仇知道坏事了,这群人胆小怕事,怕是稍后主事之人来了,也不敢与他作证。
看罢众人,姬仇又看向王老七,王老七此时正自地上颤悠爬起,见姬仇看他,眼中多有胆怯,竟不敢与他对视。
虽然不知道此事会如何了结,姬仇却并不后悔砍了那朱大昌,得寸进尺是人的本性,遇到试探性的挑衅,应该立刻给予强硬反击,坏人自外面踹门如果不加制止,接下来他们就会蹬鼻子上脸,进屋上炕。
由于朱大昌叫的凄惨,很快扈大娘就闻声来到,紧随其后的是内务堂众人,连堂主天相子都来了,而庖院,洁院的杂役也闻声前来,自远处围观,人数足有两百余众。
由于朱大昌有伤在身,天相子等人来到之后便先为他包扎伤口,人的脑袋甚是坚硬,非持神兵利器,非有灵气修为不足以将头盖骨砍透,朱大昌只是伤了头皮,虽然流血不少,却无有大碍,简单包扎之后便指着姬仇,与一干党羽向天相子扈大娘等人痛斥姬仇的“罪行恶举。”
他们自然不会如实陈述,断章取义,添油加醋,将姬仇说成了凶戾残暴,欺压下属的恶徒。
天相子既然亲自来了,也就轮不到扈大娘说话了,天相子处事也算公正,并不偏听,朱大昌等人说完,他便转视姬仇,“他们所说可是实情?”
姬仇正色说道,“启禀堂主,他们所说多有不实,今日早些时候饲院开伙,朱大昌等人自饭堂之中大啖酒肉,高声喧哗,他们所用肉食以铜盆盛装,乃是整片肋骨,本为坐骑食物,被他们窃据食用,我看的清楚,记得深刻,那铜盆的边缘上有磕碰凹痕,稍后可以请堂主派人查验。”
姬仇说到此处略作停顿,转而继续说道,“就在半柱香之前,我听得王老七的叫喊,闻声前来,只见朱大昌等人已经将王老七打倒在地,正在围攻踢踹,我予以喝止,未曾想朱大昌等人不但不曾停手,还恶语伤人,谎言捏造,只道王老七偷吃了坐骑的肉食,王老七午时确有吃肉,但那是分饭的杂役放在我碗里的,我自忖食之不妥,便将那块肉骨给了王老七。”
姬仇说到此处再度停顿,换气的同时看那天相子等人的表情,天相子等人的表情很是相似,除了眉头紧锁的严肃,还有些许无奈和犯愁。
姬仇随后又道,“朱大昌等人目无规章,逞凶作恶,欺我初来人生,存心辱没,面对我的呵斥制止,出言挑衅,让我当头砍他,我气不过,便砍了他,我所说句句属实,请诸位主事领事辨察真伪,各自降罪处罚。”
姬仇言罢,天相子转头看向战战兢兢的站在远处的王老七,“王老七,姬仇辅事所说可是实情?”
听得天相子呼喊自己,王老七不由得颤栗哆嗦,战战兢兢,畏畏缩缩,吞吞吐吐,支支吾吾。
见他不好好回话,扈大娘沉声说道,“王老七,堂主问你话,好生回答。”
“我确是啃了一块骨头。”王老七声音小的几乎听不到。
“朱大昌等人先前可曾打过你?”扈大娘追问。
“这个,这个……”王老七垂眉低头,欲言又止。
“如实说来。”天相子正色说道。
王老七犹豫良久,最终摇头说道,“记不得了。”
见王老七摇头,又见他不敢作证,姬仇闭目摇头,长长叹气。
“你脸上的伤是怎么一回事?”扈大娘追问。
“这个,这个……”
“他自己摔倒的,我们几个只是上前扶他,”朱大昌颠倒黑白,“王老七,我所说可是实情?”
“哦,哦。”王老七既不敢摇头否认,也不想点头承认。
见他胆小怕事,不敢作证,朱大昌底气大壮,环顾饲院众人,“你们哪个看到我们殴打王老七了?”
见他凶狠霸道,众人唯恐遭到报复,尽皆噤声,低头不语,更有甚至竟然阿谀伪证,只道王老七确是摔倒了,而朱大昌等人只是上前扶他。
姬仇气不过,挑眉回头,将那几个作伪证的马屁精的长相记在了心里。
姬仇愤然回头的动作被朱大昌看在了眼里,高声说道,“堂主,你且看,姬仇面目狰狞,凶狠怒视,绝不能留他在饲院,不然日后他定会打击报复,欺压我等。”
“你不要颠倒黑白,”姬仇高声反驳,“当着你的面,谁敢说出实情,只要堂主和主事将饲院众人逐一单独问询,定然分辨真伪。”
扈大娘当是赞同姬仇的建议,但天相子在场,她做不了主,便用询问的眼神看向天相子。
天相子面色凝重,皱眉沉吟,久久不曾开口。
此时所有人的视线都汇聚在天相子的脸上,想要看他如何处理此事。
沉吟良久,天相子率先看向姬仇,“你身为饲院辅事,持刀伤人,不罚不足以服众,罚饷三个月,小惩大诫。”
天相子的话令姬仇大感意外,天相子对他的处置比他预想的要轻,他本以为杂役都是没钱的,没想到竟然还有饷银。
不等姬仇说话,朱大昌等人便齐声呼喊,叫屈不平。
天相子阴沉着脸看向朱大昌,“贫道公务繁重,有心简易处置,你当真要我将饲院众人逐一单独问询?”
听得天相子言语,朱大昌瞬时气馁,实则天相子的话已经说的很明白了,天相子相信姬仇所说确是实情,只是不想戳穿他们。
见朱大昌畏缩,天相子又将视线挪到了姬仇身上,“盟主传授你的三昧真火一定要小心推敲,谨慎习练,莫要急切出偏,旺了火气。”
天相子此言庇护之意更重,而且在为他寻找砍人的借口,姬仇焉能听不出来,急忙低头应是。
天相子也不多待,转身自去,随行之人也随之离去。
扈大娘将围观众人撵走,也回屋去了。
朱大昌等人虽然气不过,却也不敢上前挑衅,恶狠狠的瞪了姬仇一眼,腹诽暗骂,各自回房。
待众人离开,王老七腆着脸凑了过来,“这个,你,你别……”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