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书 库 排行 全本 搜 索

第五十四章 眼见为虚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姬仇何曾想到这只蛤蟆竟然会喷火,待得发现火光,后身的衣服已经被烧着了,与他同样遭遇的还有王老七。
事发突然,二人惊慌非常,蹦跳扑打,想要将火灭掉。
也不知道这蛤蟆吐的是什么火,烧起来之后竟然扑不灭,姬仇反应迅速,见势不好只得把褂子甩了,眼见裤子也在燃烧,危急时刻哪里顾得许多,只得连裤子也脱了。
王老七哪有姬仇这等反应,由于着火的是后身,也够不着,不多时连头发都着了,疼痛难忍,只得倒地打滚儿,哎哟不止。
见此情形,姬仇急忙上前帮忙,连拖带拽的帮王老七把着火的衣服脱了,这只蛤蟆吐出的火焰带有黑色黏液,那黑色黏液当是易燃之物,只要沾上就会燃烧,为了帮王老七脱困,姬仇手上被烧出了几个偌大燎泡。
片刻过后,尘埃落定,王老七灰头土脸的自地上爬了起来,“哎哟,好个可恶的赖虫,竟然吐火伤人。”
王老七说话的同时前瞻后顾,检试自身伤势。
“坏了衣裳,伤了皮肉,若不是笑雷子的坐骑,此番绝不能轻饶了它。”王老七自言自语。
不见姬仇接话,王老七歪头看他,却发现姬仇正站在一旁看着他,周身上下只剩一条牛鼻短裤。
由于姬仇脸上满是黑灰,王老七一时之间也看不清他的表情,抻头细看,却发现姬仇满目怒容,神情不善。
见此情形,王老七急切摆手,“你且听我说,此事纯属意外……”
不等王老七说完,姬仇就一脚踢了过去,“你还敢骗我!”
王老七被姬仇踹中了胯骨,吃痛咧嘴,“哎哎哎,你听我说……”
“眼见为实,你就让我看这个?”姬仇气怒非常,接连踢踹。
“不是,不是,别打,被打。”王老七惊慌躲闪。
大晚上的被王老七骗到山上来,疲乏不说,还挨了烧,姬仇怒火中烧,气急追打,“绝世高手是吧,深藏不露是吧,你倒是让我眼见为实呀。”
王老七一边告饶,一边往山下跑,姬仇穷追不舍,连踢带打。
就在此处,几道身影自远处飞掠而至,到得近处高喊喝问,“什么人?!”
“什么人?”姬仇疑惑的看向王老七。
“值夜的修士。”王老七哭丧着脸。
听得王老七言语,姬仇叫苦不迭,此时王老七被烧成了开裆裤,而他连开裆裤都没有,身上就剩下一条短裤,这般窘态被人看到,日后定被传为笑柄。
就在姬仇暗暗叫苦之时,王老七回过神来,冲着那几个守夜的修士高声说道,“真人容禀,我是饲院的王老七,笑雷真人的金蟾感染风寒,坏了肠肚,我们连夜前来医治,而今已经清淤去堵,我们这般狼狈,只是为了治它。”
来人当是信了他的话,语气有所缓和,“夜半三更,衣不蔽体,大呼小叫,成何体统,快些下山。”
“是是是。”王老七伸手拉着深埋其首的姬仇匆匆下山。
待那几个守夜的修士离去,王老七回头看向姬仇,“亏得我应对机敏,方才保全了你的体面。”
姬仇气恼的甩开了王老七的手,“你把我害成这样儿,我还得谢谢你?”
“那倒不用,”王老七尴尬讪笑,“你且听我说,先前纯属意外,那金蟾乃有主之物,通心之时突然反扑,当是笑雷子暗中控驭,故意让你我难堪。”
姬仇尚未接话,高处就有笑声传来,“哈哈,我可没有暗中控驭,是你学艺不精,自取其辱。”
“你看,你看,”王老七抬手上指,“我不曾骗你吧,是他在暗中发坏,作弄你我。”
“你给我滚一边儿去,我算看透了,你就是个扫把星啊。”姬仇一把将王老七推开,大步快走,先行下山。
姬仇气呼呼的在前面走,王老七急匆匆的自后面追,与此同时频频回头,与笑雷子拌嘴争吵。
王老七言语多有粗鄙,那笑雷子亦不生气,也不现身,只是传言揶揄,挤兑嘲笑。
回到住处,姬仇将门关了,急忙寻了换洗衣服穿上,王老七随后来到,又要解释,此番姬仇彻底不信他了,将食篮扔给他,推搡着将他撵走了。
次日早起,来到饲院公干,却发现饲院众人对他指指点点,言语神情之中多有幸灾乐祸,不消说,昨晚的狼狈事被人看到并传扬开了。
有扈大娘在,他也没什么固定的职事,自饲院各处走了一圈儿,不见王老七,便拉过一人询问王老七的去向,被告之王老七一大早就被神道宗的人叫走了,说是有只飞禽需要救助,叫王老七前去处理。
姬仇原本还憋了一肚子气,得知王老七去向,又开始替他担心,朱大昌是神道宗宗主朱云平的远亲,昨日他因为王老七而砍伤了朱大昌,此番神道宗叫了王老七去,怕是要趁机为难他。
想到王老七胡吹大气,屡屡诓骗,姬仇便不想管他,但是踌躇过后还是放心不下,王老七固然有可恨之处,却也着实可怜,况且昨晚还吃了他带过去的酒食,坐视不理好像不够仁义。
但是想到神道宗,他又有些打怵,刚到镇魂盟没多久就频繁冲突殴斗,怕是会招致众人反感,况且神道宗都是身怀绝技的修士,自不是不学无术的朱大昌可比,贸然前往,怕是要吃亏的。
到得早饭时辰,仍不见王老七回来,姬仇坐不住了,再见朱大昌等人脸上多有鄙视挑衅,便猜到神道宗的人很可能正在为难王老七,心中气愤也不管那么许多了,早饭也不吃了,直接起身去了神道宗所在的南山。
他本想带把剁骨刀,不过最终还是没带,带刀过去性质就变了。
在来到镇魂盟之前,他对镇魂盟多有神往,来到之后却发现镇魂盟也有俗事缠扰,越是底层的人越是斤斤计较,越是勾心斗角,而身居高位的人格局和胸襟还是比较高的,似纪怜羽和天相子都是有气度的人,此番神道宗难为王老七,极有可能也是下面的人在作祟,朱云平可能并不知晓此事。
揣着忐忑和紧张,姬仇到得南山,隔着老远就发现山腰偏东区域聚集了很多人,足有数十之众。
见此情形,姬仇暗生疑惑,王老七就是一个杂役,若是想要难为他,根本不用这么大阵势,看来神道宗找了王老七过来真是为了救治飞禽……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