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书 库 排行 全本 搜 索

第五十五章 凤生九雏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神道宗居南而向阳,山中遍植木棉,彼时正恰花期,木棉满树红花而不见片叶,放眼望去,满山红彤。
姬仇拾阶而上,与其他山峰不同,神道宗的饲院并未搭建木棚,而是竖起一根根桐木,上头包着青铜皮壳,或浇铸或雕刻成百兽的纹饰。
王老七瘫坐在地,周围围了一圈儿神道宗弟子,一只体形巨大的飞禽正在不远处唳叫扑腾,这只飞禽比纪灵儿的白鹤还要大一些,通体火红,拖着长长的尾羽,铁喙金爪,背上一片似剑刃一般的黑斑,眸光如刀,尖声啸叫,狂躁难平。
若非腿脚上的锁链将之禁锢于桐木周遭,免不得暴起伤人。
见此情形,姬仇暗自疑惑,饲院的坐骑天赋异禀,皆通人性,便是会喷火的三足金蟾都未曾禁足,这鸟儿竟是用铁链子来锁了?
姬仇惊诧之时,王老七高声叫嚷,“辅事你来得正好。”
此言一出,神道宗的弟子纷纷侧目歪头,见得姬仇,无不满目怨怒。
“喊我作甚?”姬仇上前拖拽,“这又是闹的哪样?”
王老七却是赖在地上如何不肯起身,“姬仇啊,老哥今日可就全靠你了。”
见王老七没喊他小姬,又少见的正经,姬仇便知道事情不妙,“这甚么鸟儿恁般凶悍?”
王老七哭丧着脸,压低声音道,“这是青鸾子的坐骑玄风雀,这可不是甚么鸟儿,乃是凤雏。”
“凤雏?”姬仇跟着王老七将饲院走了个大半,多少奇鸟珍禽都见过,未曾想到居然在神道宗得见了凤雏。
古籍有说,毛虫三百六十,麟之为长;羽虫三百六十,凤之为长;介虫三百六十,龟之为长;鳞虫三百六十,龙之为长。
这凤凰可是传说之物,百鸟之首。
“不能吧?凤雏能被人俘获骑乘?”姬仇重新打量那飞禽,
王老七咧嘴讪笑,“你且等我说完……”
“你还是别说了,我不想知道。”姬仇作势便走。。
王老七急忙将其拉住,“龙生九子,凤育九雏,凤雏里的老九名唤大风,挥舞双翅便是狂风大作,飞沙走石,为害一方,后来让后羿射死于青丘之泽,这玄风雀,便是大风的后族,虽非纯血,只是杂种,但也是了不得的,火气可大了……”
“这鸟儿火气这般大,你热它作甚,昨夜里被蛤蟆烧傻了?”姬仇白了他一眼。
“你以为我愿意来,神道宗让我来我敢不来?”
“你是饲院的人,神道宗凭什么指使你?”姬仇提高了声调,原本怒视他的那些个神道宗的弟子,齐刷刷将眸光扎到了王老七的身上。
王老七差点没跳起来,“我的个小祖宗,你可莫口无遮拦,再火上浇油,咱们怕是下不得山了。”
话音尚未落定,神道宗的弟子已经指着他的鼻子骂了起来,“王老七,你心怀鬼胎,记恨我家师兄也就罢了,竟好胆来害顾真人的坐骑,若不给个说法,打断你的狗腿。”
王老七眼见着要哭出来了,辩解道,“诸位真人且息怒,我王老七就是个饲院的兽医,便是给我一百个胆子我也不敢……”
话没说完,姬仇已经抢先道:“事情真假尚待商榷,不过照看灵宠坐骑乃是我等本分,好歹是我饲院的事,身为辅事,自是责无旁贷,我这就带他去刑律堂说清楚。”
姬仇言罢架起王老七就要开溜,这才刚走了两步,身后便传来了冷笑之声,“区区小事,就不必去刑律堂了吧,镇魂盟虽大,但各处山峰皆有自家规矩,事发南山,便是我神道宗内务,还是在这儿说吧。”
姬仇闻声回头,只见人群之中走出一人,此人约莫三十来的年岁,长身而立,黑衫白底,自有倜傥,便似雪中寒竹,只是眉宇间隐隐透着阴鸷之气,鹰顾狼视,多有桀骜。
“这人谁啊?”姬仇低声问道。
“这便是青鸾子顾剑鸾,乃是神道宗主朱云平最赏识的亲传弟子……”
姬仇也没想到此人来头会这么大,又问说,“不能吧?你个小小的兽医,得罪朱大昌也就罢了,怎么还能惹来宗主的弟子?”
王老七也是欲哭无泪,“还不是你那一刀惹的祸。”
姬仇也是一头雾水,“我砍了朱大昌,干这青鸾子何事?”
王老七欲哭无泪,“你有所不知,这青鸾子顾剑鸾可是朱大昌的姐夫。”
姬仇闻言眉头大皱,完了,吃个王八扯出蛋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