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书 库 排行 全本 搜 索

第五十九章 真人提醒(1 / 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姬浩然走后,姬仇回到房中收拾笔墨,那本三昧真火的秘笈就摆放在桌子上,想必是誊抄摁压的缘故,缝线边缘多有褶皱。
床上的银钱姬浩然拿走了大半,余下的姬仇也收拾了。
此时已是午后申时,姬仇亦无睡意,带上房门前去饲院寻王老七,他缺少一些生活用物,如果王老七还没走,便委托王老七代买。
王老七还在饲院,他没有银钱,先前原本是想冲姬仇借钱去的。
也不知道是逆血卫士作祟的缘故还是南灵荒的物价本来就比中土要高,姬仇列举了自己需要的东西,王老七只道要三两银子,而这些东西在中土连一两银子都不需要。
姬仇也没有与王老七计较,给了他三两银子,王老七又腆着脸借走了二两,之后又撺掇姬仇与他一起出去,只道要带姬仇出去开开眼界,姬仇担心惹祸出事,便没有随他去。
修士坐骑的投食不是完全固定的,有些需要夜食,到得酉时,姬仇便与几个杂役前往东山投食,有了前车之鉴,他对这些坐骑便多有忌惮,这些坐骑多为凶禽猛兽,可不是家养的大鹅公鸡,它们只服从主人,绝不会对外人手下留情,哪怕是朝夕投食的饲院杂役也不例外。
饲院有一主三副,主院主要负责东山坐骑,而东山是截教道长和炎箭宗修士栖放飞禽的所在,炎箭宗修士的坐骑还算正常,但截教道长的坐骑则很是驳杂,什么种属都有,不过其中还是以笑雷子的蛤蟆最为怪异。
由于昨晚挨了烧,姬仇便担心蛤蟆还记得他,轮到投喂蛤蟆时,他便不往近前去。
“小子,过来。”蛤蟆所在区域传来了召唤声。
听到有人说话,姬仇四顾左右。
“就你,过来。”声音再度传来。
说话声有些耳熟,姬仇闪念过后便想起说话的是谁,此人不是旁人,正是蛤蟆的主人笑雷真人。
笑雷真人不是头一次说话了,但此前此人只是隔空说话,并未现身。
由于昨夜的变故,听得笑雷真人召唤,姬仇便有些心虚,但犹豫过后还是移步前去。
此时投喂已经结束,蛤蟆正在进食,在蛤蟆所在的白石边缘蹲着一个肥胖的蓝衣道人,此人年纪当在五十岁上下,正是有其仆必有其主,此人虽是天鹅化人,却并无天鹅的修长秀美,肥头大耳,又矮又胖,蹲在那里,猛然一看像极了一个小号儿的蛤蟆。
笑雷子原本正在看那蛤蟆进食,姬仇来到之后,笑雷子转头看他,此人天生喜相,不笑而笑。
“见过真人。”姬仇冲笑雷子见礼。
“免了,免了,”笑雷子上下打量姬仇,“嘿嘿,你叫姬仇啊?”
“是。”姬仇点头。
此时杂役已经投食完成,正站在一旁等姬仇,见他们不走,笑雷子便摆手说道,“你们先去,我有话与你们辅事说。”
听他这般说,几个杂役便抬着投食的木桶先走了,只把姬仇留了下来。
“你来自云阳城?”笑雷子问道。
“是。”姬仇再度点头。
蹲是出恭的姿势,多有不雅,不过与其他道人不同,笑雷子好似并不在意自身形象,只是蹲在那里与姬仇说话,“你怎么和王老七搞到一起了?”
“昨夜惊扰了真人的灵宠坐骑……”
不等姬仇说完,笑雷子就摆手打断了他的话,“我又不曾问责于你,不必解释,我只是好奇你怎么会与王老七走的那般近?”
“我没和他走的很近,我只是见他年老体衰,对他多有照顾。”姬仇说道。
笑雷子笑了笑,此人眼睛本就不大,一笑之下几乎看不到眼睛,“王老七此人很有意思,与他交往可要擦亮眼睛,莫要被他的假象所迷惑。”
“多谢真人提醒。”姬仇沮丧点头,笑雷子提醒的有点儿晚了,这话要是早说几天,他还能省下一身衣裳。
“早些时候你在南山吆喝什么?”笑雷子又问。
“青鸾子等人想为难王老七,我打他们不过,又不想吃亏,只能高声斥责,令他心存顾忌。”姬仇如实说道,他与笑雷子虽然是初次见面,对此人却不感觉陌生。
“你和纪灵儿的事情贫道也有耳闻,那小妮子貌似对你多有倾心,你为何不趁机娶了她,却偏偏要那谁都练不成的三昧真火?”笑雷子又问。
这个问题很是私密,笑雷子问的多少有些冒昧,不过笑雷子也并未隐藏自己的想法,强烈的好奇就在他的脸上。
“那三昧真火也不是我索要的,而是盟主赏赐给我的。”姬仇避重就轻。
“三昧真火乃炎箭宗不传之秘,即便极难练成,他也不应该传于外人,这家伙到底想干嘛?”笑雷子捻着为数不多的几根胡子。
笑雷子说话之时,那只蛤蟆突然有了动作,后腿后退,弓背缩头。
姬仇不久之前刚刚吃了亏,见此情形只当它又要喷火,急忙侧身后退,未曾想那蛤蟆只是打了个饱嗝儿,并未喷火。
见姬仇惊恐,笑雷子笑道,“哈哈,不需惊慌,昨夜是我戏弄你们呢,它和善的很,没有我的授意,它是不会喷火伤人的。”
姬仇回以尴尬笑容。
笑雷子又道,“我看你心思机敏,勇敢良善,为何不加入镇魂盟做个修士,却偏偏自甘人下,做这投食扫粪的杂役?”
“实不相瞒,我也不是知难而退,畏惧战事,只是我散漫惯了,受不得盟规约束。”姬仇说道。
“我看你是不想与天伦子等人为伍吧?”笑雷子笑问。
姬仇也没有否认。
笑雷子又道,“不是盟中修士,便不得拥有坐骑,王老七传你的本领,你岂不是埋没了?”
“他有个屁本领啊。”姬仇随口说道,说完便感觉不妥了,笑雷子虽然宽厚和善,却终究是截教前辈真人,这般说话多有不敬。
笑雷子也不以为意,一笑置之。
身在饲院,难得接触到前辈真人,姬仇便大着胆子说出了心中疑问,“敢问真人,眼下逆血卫士正在南灵荒肆虐逞凶,怎不见盟中修士前往降妖伏魔?”
“时机未到,”笑雷子随口说道,“那些逆血卫士不足为惧,拿住幕后元凶才得釜底抽薪。”
二人正说话,山上下来一个年轻道人,与笑雷子低声耳语。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