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书 库 排行 全本 搜 索

第六十章 神功秘籍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别人不会怀疑那些僵尸是姬仇引来的,但姬仇自己却怀疑此事与自己有关,不过当日在途中,他曾经将身上的所有东西都卸了下来,僵尸还是会跟着他,这便说明这些僵尸跟着他与那个五行铜盘无关,难道是自身有问题,有什么地方异于常人?
仔细再想,应该也不是,此前的那些年他从未遇到过僵尸,怎么此番出来却总是被僵尸跟随。
想不出所以然,也只得作罢,好在之前跟着他的那两具僵尸都不攻击他,由此可见僵尸对他并无恶意。
东山需要投喂夜食的飞禽并不多,眼见时辰尚早,姬仇便独自去了其他三座山峰,这时候也是三处分院饲喂的时间,这三处分院也归他管。
北山是阐教道人的清修之所,他们的飞禽品种较为单一,多为白鹤,只吃素食,相较于东山的喧闹,北山很是安静。
西山是幽云宗的居所,他来到之时幽云宗正在夕练,所谓夕练就是傍晚时分练功,幽云宗的这些女子看似柔弱,习练的武艺却很是凌厉狠辣,一个宗派是何种风气,很大程度取决于掌教宗主的个人脾性,司马红袖是个骁勇善战的女子,其门人弟子也多是果敢干练之人。
为了避嫌,姬仇便没有自西山多做滞留,直接自山腰前往南山,南山是神道宗的居所,早些时候他刚在这里大闹了一场,神道宗众人没想到他还敢再来,但他是饲院辅事,只要有飞禽坐骑的地方他都去得,也不能不让他来。
经过先前之事,神道宗众人对他避之如瘟疫,不等他走近就远远避开。
镇魂盟虽然有一万多名修士,但是姬仇认识的很少,夜幕降临便回到住处,吃过晚饭躺卧在床,百无聊赖之下再度拿出了那本三昧真火的秘笈。
这本秘笈他之前看过几次,隐晦难懂,彷如天书,但不知为何今天翻看竟然感觉通顺许多,不过翻过几页之后又遇到了瓶颈,彷如顺水行舟突然搁浅。
不明所以,便反复翻看,突然之间自书中掉下一片纸屑,不偏不倚,正落在他的脸上。
姬仇原本是躺卧在床的,发现纸屑便翻身坐起,捏着纸屑对烛细看,这片纸屑与纪怜羽誊抄三昧真火所用的纸张是同一材质,只是颜色较浅,一端很是平整,另一端参差不齐。
心中存疑,便尽量拉开秘笈书页,翻过两张之后,发现端倪,书页的夹缝中残留有些许碎屑,很显然,这里的纸张被撕去了一页。
再往后翻,又是两页,再次发现了撕扯的痕迹,见此情形,姬仇恍然大悟,怪不得看阅不甚连贯,原来是缺失了几页。
率先想到是纪怜羽有心藏私,不过转念一想,不对,这三昧真火纪怜羽自己都不曾练成,藏的哪门子私,再者,前面这些阅读起来还是很连贯的,隐晦难懂的是之后的那些。
想到此处,再度想起一事,之前他也曾经看过这本三昧真火的秘笈,那时候连前面这些也不得连贯,为何今日看阅,竟然大显通顺。
沉吟过后,突然想起姬浩然誊抄秘笈时房中曾经传来了撕扯纸张的声音,当时他只当姬浩然是誊抄有误,撕纸重抄,现在看来白日里听到的声音是姬浩然在撕扯秘笈上的纸页。
想到此节,姬仇起身下地,检视房中的垃圾竹篓,却发现里面没有废弃的纸张,这便说明自己猜测是正确的,姬浩然撕的是秘笈,如果是废纸的话,姬浩然没必要带走。
发现真相,姬仇无奈摇头,姬浩然将秘笈撕去几页自然是不希望他练成三昧真火,对此他并不感觉意外,这也符合姬浩然的脾性,姬浩然从小到大都是这样,同情弱者却嫉妒强者,对方比自己差,姬浩然就是好人。对方比自己好,姬浩然就是坏人。
不过他并没有因此怨恨姬浩然,因为姬浩然对他还是不错的,不能因为姬浩然小肚鸡肠就全盘否定姬浩然之前对他的关照。
待得回过神来,姬仇来到桌旁,将那本秘籍铺开,逐字逐句重新看过,他虽然灵气修为低劣,却也通晓练气的基本要诀,再怎么玄妙的功法,都需要遵循练气的基本要诀,就像一个人必须有脑袋和四肢是一个道理,被姬浩然撕掉的是第三页和第六页,缺失的两页是什么内容他已经不记得了,但正是因为缺失了这两页,前面的这些方才显得很是通顺,一直到第八页仍然能够看懂,但到了第九页又变的隐晦难懂。
如果第八页和第九页完全衔接不上,他会毫不犹豫的撕掉第九页,但仔细看阅,发现第八页和第九页也对的上,如此一来他便犹豫了,这可是炎箭宗的至高绝学,万一撕错了,就彻底与这三昧真火无缘了。
思虑过后,姬仇将第八页和第十页的内容进行了比对,发现第十页和第八页也可以无缝衔接,这就有意思了,难道有人故弄玄虚,将原本简单的事情给复杂化了?
往复翻看,比对推敲是很累人的,到最后他还是狠下心将第九页撕掉了,然后再翻两张,重新对比,发现也能隔页衔接,再撕去一张。
撕下来的这些也不打乱顺序,虽然这些书页只是画蛇添足,却也要暂时留下,万一记载的是另外一种功法呢。
一,二,比对,撕。
一张,两张,比对,再撕。
正撕的起劲儿,房门被人推开了。
姬仇只当王老七回来了,“你怎么不敲……”
话没说完方才发现推门的不是王老七,而是纪灵儿。
“你怎么来了?”姬仇愕然抬头。
“白日里话没说完,”纪灵儿说到一半,突然发现了桌上的秘笈和被撕下的书页,定睛细看,发现正是父亲的三昧真火秘笈,瞬时气恼发怒,“你在做什么?!”
“你别生气,”姬仇说道,“这个秘笈有问题,这些书页好像没用。”
“你,你,你,这可是父亲亲手誊抄,能有什么问题,你不但随意撕毁,还恶意污蔑?”纪灵儿是真的生气了,满脸通红。
“这些书页好像有些多余。”姬仇说道。
姬仇话音刚落,王老七就慌里慌张的跑了进来,“哎哎哎,姬仇,你猜我……”
跑到屋里,王老七方才发现纪灵儿也在,尴尬的冲纪灵儿打了个招呼,然后将姬仇托他代买的东西放了下来,“你要的皂角和厕纸,我先走了哈。”
听得王老七言语,纪灵儿看了看那捆厕纸,又看了看桌上的书页,气恼转身,拂袖离去。
“哎哎哎,你听我说。”姬仇试图解释。
但纪灵儿哪里给他解释的机会,头也不回的去了。
待姬仇沮丧转身,王老七小心翼翼的凑了过来,“我是不是来的不是时候?”
“你就是个扫把星啊……”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