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书 库 排行 全本 搜 索

第六十一章 请神之术(1 / 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听得姬仇言语,王老七一脸委屈,“我也没做什么呀?”
“我正在撕书,你给我送来一沓厕纸,你让她怎么想?”姬仇无奈叹气。
“撕书?既不出恭,你撕书作甚?”王老七不解。
“滚滚滚。”姬仇不耐撵人。
“你撕的什么书啊,莫不是纪怜羽赐你的三昧真火的秘笈?”王老七一脸惊诧。
“行啦,你快走吧,你这个扫把星。”姬仇再度催赶。
姬仇不催还好,一催王老七反倒凑了过来,待得看见桌上的秘笈,骇然大惊,“这当真是那三昧真火的秘笈?”
“是又怎么样?”姬仇将那秘笈合上了。
“你为何撕它?”王老七不明所以,“可是练它不成,心急气恼?”
“你还有别的事儿吗?没事儿赶紧走吧。”姬仇摆手。
王老七不接话,神神秘秘的自怀中摸出一个纸包,“你猜是什么?”
姬仇看到了纸包上的油渍,猜到是肉,却没接话。
“鹿肉,卤的,可香了。”王老七将那包鹿肉放到了桌上,又自袖管里拿出一个竹筒,“炸豆子,也给你。”
这时候已经很晚了,姬仇也有些饿了,拆开纸包,捏了块鹿肉咬嚼。
吃过鹿肉,又吃那豆子。
“可要喝酒?”王老七套近乎。
“有?”姬仇问道。
“等着。”王老七转身离开。
不多时,王老七抱了个小酒坛回来,没开封的,拍碎泥封为姬仇倒了一杯,又给自己倒了一杯。
“哎,说真的,你撕那秘笈做什么?”王老七问道。
俗话说狗还不咬送礼的,别人给自己送礼至少能表达亲近,姬仇说话便和气了一些,但也不是非常和气,“问那么多干嘛,我说了你也不懂啊。”
“你不说,怎么知道我不懂?”王老七说道。
姬仇也不理他,吃过几粒豆子,端起装酒的水杯抿了一口,“这什么酒啊,这么酸?”
“果子酒,”王老七说道,“眼下逆血卫士常有出没,南灵荒各处多受影响,吃食用物越来越难得了。”
姬仇原本还想将这酒水留下一些送给姬浩然,见它如此难喝,也就打消了这个念头,与王老七闲话对酌。
“哎,你刚才要和我说什么?”姬仇随口问道。
“什么呀?”王老七反问。
“你刚进门的时候让我猜什么来着。”姬仇说道。
“哦,”王老七想到了,“你猜我此番下山遇到了什么事情?”
姬仇摇头说道,“这我怎么猜得到,可是遇见了逆血卫士?”
“一言中的,”王老七撸起了袖子,“还不止一只,足有十余只,就在东南方向的橡树林,其中一只逆血卫士……”
“逆血卫士究竟是什么东西?”姬仇打断了王老七的话。
“是些人形怪物,为天诛戾气侵染化生,狰狞恐怖,暴戾凶残。”王老七说道。
姬仇点了点头。
见姬仇不再发问,王老七话接上文,只道自橡树林遭遇了逆血卫士,正准备大显威能,将那些逆血卫士杀个片甲不留,却突然出现了一个身穿黑袍的神秘男子,抢在他动手之前将那些逆血卫士一举灭杀。
姬仇知道王老七死要面子,所述必有不实,事实很可能是他遭到逆血卫士的围攻,被那神秘男子出手给救下了。
不过他也懒得揭穿王老七,而是随口问道,“那神秘男子有何神异之处,又是使用何种手段将那些逆血卫士一举灭杀?”
王老七答道,“那男子身穿黑袍,年纪当在而立与不惑之间,俊朗阴郁,寡言少语,与我等常人不同,此人并非黑白眼眸,而是生就血红双目,诛杀逆血卫士之时所用的是一种幽绿诡异的火焰,若是换做旁人,定然想不出此人来历,好在我见多识广,多有阅历,自他所施法术之中看出了些许端倪。”
“此人是何来历?”姬仇心生好奇。
“此人绝非人族,依我看极有可能是巫族人物。”王老七说道。
“你就看出这个了呀,我还以为你知道此人是谁呢,”姬仇面露鄙夷,“人族自然不会生出那样的眼睛。”
王老七脸皮厚,受到了嘲笑也不在意,“谁说我不知道,我只是不敢确定而已。”
“此人是谁呀?”姬仇追问。
王老七欲言又止,最后还是憋了回去,指着姬仇撕下的那些书页岔开了话题,“你为何撕这秘籍?”
姬仇不接王老七话茬,继续问道,“你没和此人进行交谈?”
“说了,”王老七说道,“我与他道谢,但他态度甚是倨傲,只是说了句没头没脑的话便消失无踪。”
“他说了什么?”姬仇又问。
王老七干咳两声清了清嗓子,然后装出一副冷傲神情,学那神秘男子的语气,“你们的时间不多了。”
“他就似你这般阴阳怪气?”姬仇瞅他。
“差不多吧。”王老七讪笑。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