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书 库 排行 全本 搜 索

第六十六章 乱军之中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纪灵儿的白鹤坐骑早些时候已经战死了,此时驱乘的是一只黑羽巨雕,这只黑雕本是纪怜羽的坐骑,纪怜羽修为精深,无需借助飞禽亦可凌空,这只黑雕认得纪灵儿,危急时刻便为她所用。
纪灵儿是自混战之中抽空救下姬仇的,刚刚将姬仇抓上雕背,一群狰狞巨蝠便合围而至,纪灵儿右脚轻踏,脚下黑雕会意,斜翼侧飞,突出重围。
“姬仇,你怎么样了?”纪灵儿言语之中透着紧张和关切。
姬仇原本已经快晕过去了,听得纪灵儿声音,强打精神想要说话,但他之前被炙热烟气呛到,胸肺之中灼热难当,未语先咳,不得成声。
纪怜羽的黑雕有辟毒之能,并未出现痉挛麻痹的症状,突出重围之后立刻反杀而回,凌空探爪抓住了一只巨蝠的脑袋,挺身发力,将其甩飞,与此同时纪灵儿长剑急挥,豁开了另外一只巨蝠的左翼,趁其身形不稳,长剑反撩,将那巨蝠背上的逆血卫士拦腰斩杀。
在斩杀逆血卫士的同时,另外一名逆血卫士横里杀出,厉吼挥刀,直斩纪灵儿脖颈。
纪灵儿招式用老,已不得回招自保,无奈之下只得歪身急躲,长刀贴着发髻划过,割下了她一绺秀发。
姬仇被纪灵儿抓于左手,随着黑雕的旋飞辗转摇摆不定,眼见给纪灵儿增添了负累,急切的想要让纪灵儿将他放下来,但这也只是他一厢情愿的想法,休说他此时烟气郁结在胸不得发声,就算可以说话,纪灵儿在激烈的空战之中也寻不到低飞落地的机会。
由于己方修士的坐骑大多中毒不得参战,镇魂盟上空的空战己方便落于明显的下风,驱乘飞禽升空的修士大多处于敌人的围攻之中,纪灵儿座下黑雕虽然骁勇非常,在十余只巨蝠的围攻之下却也难占上风,加上纪灵儿左手还抓着姬仇,驱使控驭便难得从容,片刻过后再度陷入重围,黑雕几次冲突,都被巨蝠及其背上的逆血卫士拦了回来。
黑雕载着纪灵儿在刀光剑影之中辗转腾挪,勉力支撑,一时分神,被一只巨蝠张嘴咬住了左翅,大力拖拽之下身形左斜,几个逆血卫士趁机出刀挥斩,纪灵儿长剑反挥,挡下了自右面砍来的一刀,与此同时身形后仰,再度避过了迎面砍来的一刀。
由于拉拽着姬仇,左臂未能及时回收,上臂被利刃所伤,鲜血瞬时溢出,染红了青丝白袖。
察觉到有液体滴下,姬仇抬手摸脸,定睛细看,发现是血,仰头上望,却发现纪灵儿左臂鲜血直流,却仍然紧咬牙关,不曾松手。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纪灵儿的举动令姬仇心头巨震,纪灵儿脸上满是坚毅和决然,说明不管情势如何危急,伤势如何严重,她都不会松手。
眼见纪灵儿危在旦夕,姬仇心急如焚,竭力挣扎,想要摆脱纪灵儿的抓缚。
奈何他体虚乏力,而纪灵儿抓的又紧,几番挣扎,终不能挣脱。情急之下只得探手向后,试图掰开纪灵儿抓着他衣领的左手。
纪灵儿此时正在与几名逆血卫士鏖战,察觉到姬仇意图不但不曾松手,反而抓的越发用力。
就在此时,不远处传来了高声呼喊,“师妹,快将他扔过来。”
姬仇虽然被烟气熏的神识混沌,却听出了呼喊之人乃是冯天伦,引颈歪头,只见冯天伦正驱乘坐骑自下方摇摆升空,由于坐骑不曾彻底解毒,飞的很不平稳。
听得冯天伦呼喊,纪灵儿并不理会,长剑环舞,暂时逼退对手,转而吐气发力,将姬仇拉上了雕背。
纪灵儿知道姬仇不想连累她,将其拉上雕背之后也不敢松手,未曾想姬仇却没有继续挣扎,而是急转身形,自后面抱住了她。
纪灵儿与姬仇相处多日,熟知他的脾性,知道如此作为不是他的作风,正自疑惑,一声布帛撕裂的声音自身后传来,与之一同传来的还有强大的冲击力道和姬仇的忍痛闷哼。
不需回头,纪灵儿也知道姬仇为她挡下了敌人偷袭的一刀,但眼下她正处在巨蝠和逆血卫士的围攻之下,无暇察看姬仇伤势,只能根据姬仇抱着她的力道来判断姬仇伤势非常严重。
眼见纪灵儿身陷重围,冯天伦急忙自坐骑背上提气拔高,挥剑来援,“师妹,小心。”
冯天伦或许是好意,但纪灵儿并不领情,气急破口,“滚开,哪个用你来救。”
冯天伦自身并无凌空之能,跃起之后遭到巨蝠的抓挠,只得狼狈横移,仓促躲开。
他身在半空,躲闪不得随意从容,一名逆血卫士发现机会,控驭巨蝠俯冲杀到,高举利刃,想要取其性命。
冯天伦发现危险临近,奈何提起的气息已然用尽,此时已避无可避,只得暗自后悔,叫苦不迭。
危急关头,一条粉红色的绳索自远处急延而至,将冯天伦拦腰卷起,急拽而回,于电光火石之间躲开了致命的当头一刀。
冯天伦死中得活,吓出一身冷汗,低头下望,只见捆在自己腰间的并不是绳索,而是一条黏黏的舌头。
不等他反应过来,笑雷子的声音就自身旁传来,“小子,人家不喜欢你,你没戏啦,哈哈。”
笑雷子说话的同时三足金蟾收回了长舌,冯天伦来不及答话便急坠落地。
笑雷子也不理他,控驭金蟾凌空急进,在距围攻纪灵儿的敌群两丈之时,金蟾鼓肚吸气,冲着蝠群喷出了一道炽热火焰。
三足金蟾所喷火焰混杂了金蟾腹中的沼气和黏液,见风爆燃,几只巨蝠连同它们背上的逆血卫士瞬间被火焰吞没,惨叫挣扎,逃往别处。
姬仇此前曾经领教过三足金蟾所喷火焰的厉害,与寻常火焰不同,三足金蟾所喷火焰混有粘稠液体,沾附在身不但难以扑灭,也极难甩脱。
由于距离较近,带有黏液的火焰殃及了黑雕和雕背上的姬仇,眼见雕背着火,笑雷子连道糟糕,急延灵气,将雕背上的火焰移走,由于仓促出手,力道未能准确拿捏,将火焰移除的同时也将雕背上的羽毛挥去偌大一片。
“哎呀,”笑雷子皱鼻龇牙,“哎,小妮子,可不要与你爹告状。”
不等纪灵儿答话,一只体形异常庞大的红眼巨蝠已经自远处疾飞冲至,见势不好,笑雷子急催金蟾,“不好,来了个大家伙,快跑,快跑。”
笑雷子骑着金蟾跑掉了,也引走了那只巨蝠,只是苦了姬仇,三足金蟾先前喷吐的火焰有鸽卵大小的一摊落到了他的背上,此时正在缓慢燃烧……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