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书 库 排行 全本 搜 索

第六十八章 好生义气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逆血卫士周身燃起熊熊烈火的同时发出了恐怖惨叫,与其他逆血卫士伤亡时所发出的负痛吼叫不同,这个逆血卫士发出的惨叫高亢凄厉,异常瘆人。
异常惨叫令得正在混战厮杀的敌我双方纷纷惊诧回头,众人看到的景象是那逆血卫士在烈火的焚烧之下先变白骨,再化飞灰,连其手中持拿的长刀也在顷刻之间化为铁水。
短暂的愕然之后,数人同时发出了震惊高呼,“三昧真火!”
姬仇听到了众人的呼喊,也知道三昧真火乃自己所发,但自己是如何发出三昧真火的却记不得了,此时他唯一的感觉就是轻松,先前郁结在心肺的炙热火气已经消弭于无形,背后沾附的三足金蟾所喷火焰也已熄灭,身体仿佛被彻底掏空,无有半点力气,周身瘫软,急坠落地。
姬仇此时离地足有七八丈,这样的高度即便换做未受伤时他也很难平安落地,更何况此时身受重伤,体虚乏力,半晕半醒之间暗生渴望,倘若有人能够接住自己就好了。
很可惜,己方众人皆在与敌激战,无暇抽身,眼瞅着即将坠地,突然发现一条粉红长带旁里飞至,将其拦腰卷住。
姬仇本以为是幽云宗的哪位女修士仗义援手,未曾想却是截教道人笑雷子,而那粉红长带也不是女子水袖丝带,而是三足金蟾的黏软长舌。
笑雷子亦是于混战之中抽空相救,也来不及与他说话,三足金蟾卷住姬仇,卸去了他下坠的力道,然后急收长舌,飞往别处。
姬仇此时离地不过丈许,坠落地面之后虽然摔的七荤八素,却不曾晕死过去。
如果可以选择,姬仇此时更想晕过去,先前情势危急,他顾不得感受所受伤势,此番放松下来,便感觉背后的刀伤和烧伤剧痛难忍,所有创伤之中属烧伤最为疼痛,痛的他浑身颤栗,汗出如雨。
此时空中的战事和外围的战事仍在继续,但林下还是相对安全的,姬仇自忖做不得别的,便想放松心念,晕厥避痛。
就在他马上就要达到目的的时候,被人扶坐了起来,剧烈摇晃,“醒醒,快醒醒。”
姬仇听出了是王老七的声音,无奈皱眉,痛苦摇头。
王老七如何知道姬仇的痛苦表情是在恼他摇晃打扰,只当他痛苦难当,右手急出,五指曲伸,自他前胸后背连点数下。
王老七想必是封住了姬仇的几处穴道,也可能是通过刺激穴道令他保持清醒,总之在其出手之后姬仇瞬间自浑噩之中清醒过来,急睁双眼,咬牙切齿。
见姬仇睁眼,王老七急忙将其自地上拖了起来,“快走,快走,这里不安全。”
王老七先前的一番折腾倒是令姬仇恢复了清醒,却并未减轻重伤引起的疼痛,神志越是清醒,疼痛越是强烈,姬仇双目圆睁,恼怒的盯着王老七那张被烟火熏的漆黑的老脸,“你救我作甚,让我晕过去岂不更好?”
“那怎么成,”王老七连连摇头,“你若晕了,我岂不是还要背你。”
听得王老七言语,姬仇越发气恼,此等关头王老七哪有说笑的心思,这家伙说的就是心里话。
姬仇此时已经十二万分的确定王老七就是个扫把星,但他却懒得骂了,骂也没用,王老七就这德行。
只要移动,就会牵动背后伤势,姬仇当真是寸步难行,但王老七不管那套,七分搀扶三分拖拽,带着他往山下去。
姬仇咬牙瞪眼的坚持,但没挪出几丈,一只受伤的巨蝠从天而降,坠落于二人前方不远处,那巨蝠不曾死透,落地之后唳叫挣扎,胡乱扑腾。
前路受阻,王老七急忙转身,又拖着他往山上跑。
“王老七。”姬仇忍痛发声。
“啊?”王老七应声。
姬仇原本是想说些什么表达不满的,但话到嘴边又吞了回去,他此时说话异常费力,还是省点力气吧。
姬仇不说话,王老七反倒说了,“你造化通天,竟然练成了炎箭宗失传已久的三昧真火,当真是可喜可贺,他们鼠目寸光,无不小看了你,只有老夫慧眼识人,早就看出你不是池中之物。”
姬仇没有接话,不是不想说,而是二人先前燃点白蜡引发了山火,此时火势已经蔓延,整个南山烟雾弥漫,呼吸多有不畅。
王老七搀着姬仇往高处走,没走多远又被烟雾呛了回来,只得带着他往东面去,一边走一边说,“咱们与神道宗多有睚眦,此番又烧了他们的南山,得赶紧走了,免得被他们看到,又与我们作难。”
姬仇忍无可忍,强忍伤痛勉强开口,“你是不是傻?我先前自树上趴了半天,他们早就看到我了。”
“但他们没看见我呀。”王老七说道。
如果姬仇不曾受伤,听得王老七这番言语定然会动手揍他,奈何他现在伤势严重,连单独行走都不能够,只得强行忍住,硬撑迈步。
他伤在后背,还不止一处,每走一步都会牵动伤处,剧痛难忍。如果只是疼痛也还罢了,大量失血导致他体虚无力,移步艰难,如果王老七此前不曾封点他的穴道,他此时早已经晕死过去了。
走出不远,姬仇实在走不动了,只得冲王老七说道,“我实在走不动了,你先走吧,别管我了。”
“那可不成,我岂能扔下你。”王老七终于说了句讲义气的人话。
但王老七也只是说说而已,待得发现姬仇举步维艰,便改变了主意,“我背不动你的,我先将你藏起来,待我回去喊人过来抬你。”
姬仇一步也走不动了,王老七只得拖着他往前走,与此同时左顾右盼,为姬仇寻找合适的藏身之处。
在王老七的大力拖拽之下,姬仇越发疼痛难忍,有气无力的说道,“你别折腾我了,快把我打晕吧。”
“这是什么话,我怎么会打你。”王老七大口喘气,说话之间突然发现不远处有簇可以藏人的灌木,便将姬仇拖了过去。
刚刚将姬仇拖进灌木丛,王老七就发出了一声负痛惨叫,“唉哟。”
不等姬仇反应过来,王老七已经蹦了出去,连甩衣袖,扑打驱赶,“唉哟,哪里来的这么多马蜂?”
“你这个扫把星啊。”姬仇叫苦不迭。
眼见马蜂太多,驱赶不散,王老七只得转身跑走,“你好生藏着,我将马蜂引走。”
王老七吃痛,连滚带爬,跑的甚是迅速。
就在姬仇暗自感叹王老七还有些义气的时候,原本追逐王老七的蜂群调头回来了,黑压压的一群,嗡嗡作响。
“哎,哎,王老七,王老七,啊……”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