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书 库 排行 全本 搜 索

第七十章 防患未然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再次醒来是次日辰时,虽然头脸仍然肿胀的很是厉害,却已经勉强可以睁眼视物了,睁眼之后不见王老七,,听到门口有人说话,便转头看向门外。
门外站着两个人,是纪灵儿和姬浩然,纪灵儿站在门外背对房门,姬浩然站在她的对面。
由于久睡初醒,姬仇的神识不是非常清醒,定神片刻方才听到二人在说什么,姬浩然得知他身受重伤,想要前来探望,而纪灵儿以他伤势严重,不宜打扰为由正在进行劝阻。
姬浩然原本已经准备走了,突然发现姬仇睁开了眼睛,便面露喜色,伸手指他,“姬仇醒了,我进去与他说几句话。”
姬浩然说话的同时绕开纪灵儿往屋里走,纪灵儿阻拦无果,只得跟着姬浩然进了房间。
姬浩然走到床边,弯身发问,“姬仇,你没事儿吧?”
虽然姬浩然问了一句废话,姬仇仍然强打精神挤出些许笑意,“没什么大碍。”
“没事儿就好,”姬浩然干咳两声清了清嗓子,转而正色说道,“我一直很担心你,事发当晚我就在不远处,亲眼看到纪姑娘救下了你,此番你能大难不死,全仗纪姑娘仗义援手,我云阳城历来崇尚忠孝仁义,纪姑娘的救命之恩你可要牢记在心,纪姑娘身份尊贵,你身为杂役,怕是没机会感谢报偿了,却需克己复礼,心存感恩,不可有一日忘……”
这么多年下来,姬仇已经习惯了姬浩然的长篇大论,但纪灵儿却不吃他这一套,不等他说话便打断了他的话,“姬公子,你究竟想说什么?”
“哦,哦,”姬浩然愣了一愣,转而赔笑说道,“姬仇出身云阳,在下身为云阳城少城主,又是他的堂叔,有规劝提醒,善诱开导之责。”
“姬公子品性超然,仁善持重,确有长者之风,”纪灵儿冷笑说道,“镇魂盟向来崇礼尚道,你既是姬仇堂叔,我便不能失了礼数,乱了辈分,日后亦以晚辈之礼见之。”
纪灵儿此言一出,姬浩然瞬时面色发青,尴尬非常,努力挤出笑容保持风度,但心中失落,笑的甚是牵强,“纪姑娘此言,此言……”
不等他出言回环,纪灵儿便再次打断了他的话,“姬公子如果没有别的事情,还请早些去了吧,药汤已经熬好,我要与他喂药了。”
纪灵儿的语气很是生硬,明显在下逐客令,但姬浩然并未就此离去,而是滞留床边,说些担心关切的话。
姬仇失血过多,体虚无力,又被马蜂蜇了头脸,面目肿胀,舌头发硬,本不想与姬浩然多说什么,但碍于礼数,只能含混应着。
关切的话语说完,姬浩然又开始东拉西扯,纪灵儿一直在旁边站着,一脸不耐的盯着他。
一阵东拉西扯之后,姬浩然绕回正题,“姬仇,事发当晚你所使出的可是三昧真火?”
姬仇眉头微皱,没有接话,不是他不想回答,而是连他自己都不确定自己使出的到底是不是三昧真火。
纪灵儿见姬浩然如此不知进退,对他越发厌恶,“姬公子,你此番过来究竟是探望姬仇伤情,还是探听三昧真火要义?那三昧真火乃我炎箭宗不传之秘,家父虽然将其传给了姬仇,姬仇却只得自行参悟,无权转赠旁授。”
如果说之前只是冷嘲热讽的话,纪灵儿的这番话就是直接骂人了,便是脸皮再厚的人也受不住,在尴尬虚伪的解释了几句之后,姬浩然逃也似的去了。
纪灵儿关上房门,转身而回,“虚情假意,道貌岸然,云阳城出了这样的少城主,怕是要绝了气数了。”
见姬仇皱眉看着自己,纪灵儿又道,“你看我作甚,我说的不对么?”
“语气是不是重了些?让他颜面如何挂得住?”姬仇说道。
“我管他挂不挂得住,似这种人就应该这般对待,防患于未然,免得他日后不知进退,得寸进尺。”纪灵儿走到桌旁为姬仇倒药。
“他虽然有些浮夸,却不是坏人,他一直对我很不错。”姬仇说道。
纪灵儿正在倾倒汤药,没有接话。
姬仇又道,“他真的对我很不错,我父母早亡,同宗族人对我多有轻视怠慢,是他一直护着我。”
纪灵儿端了汤药走到床边,侧身坐下,“似他这种人并不少见,你不如他时,他护着你是出于怜悯同情,但是你一旦高过了他,他就会心生嫉妒,对你打压迫害,你以后离他远一点儿,此人心术不正,那三昧真火的秘笈千万不要给他。”
姬仇含混的应着。
在世人的眼中大小姐都是颐指气使,愚蠢任性的,实则不然,真正的大小姐都是非常聪明的,这也是血脉所决定的,大小姐之所以能够成为大小姐是因为她们的父亲是人中龙凤,而龙凤是不太可能生出耗子的,眼见姬仇言语含混,纪灵儿顿生警觉,“你不会已经将三昧真火给了他吧?”
“没有,没有。”姬仇连连摇头,此番他的语气和态度还是比较坚定的,之所以坚定是因为他真的没有将三昧真火的秘笈交给姬浩然,之所以不是非常坚定而是比较坚定,则是因为他已经猜到姬浩然偷着抄走了三昧真火的秘笈。
姬仇此时面目肿胀,一摇头牵动了伤势,皱眉咬牙,面露痛苦。
见他难受,纪灵儿便没有继续追问,待他缓过神来,执着汤匙,细心喂药。
姬仇很不习惯被纪灵儿喂药,确切的说是不好意思,喝过几口便想要亲自动手,奈何他后背有伤,只要抬手就会牵动伤处,无奈之下只得说道,“还是喊了王老七过来吧,这些事情不该你做。”
“王老七被天相子和扈大娘喊去问话了。”纪灵儿随口说道。
听得纪灵儿言语,姬仇眉头微皱,天相子是内务堂堂主,而扈大娘是饲院主事,二人找了王老七过去,肯定是为了追查逆血卫士偷袭当晚己方飞禽中毒一事。
喝过汤药,纪灵儿起身为他倒水漱口,姬仇趁机打量房间各处,不见王老七的铺盖,便问道,“王老七今晚不回来照顾我了?”
“王老七此人来历不明,且多有鸡鸣狗盗之举,修士坐骑中毒一事他身为兽医脱不得干系,你莫要参与此事,往后由我照顾你的起居。”纪灵儿说道。
“不可,不可,我怎么能让你来照顾我?”姬仇说话之时又想摇头,但一摇脑袋疼,摇了一摇也就没有再摇了。
“是父亲让我来的。”纪灵儿说道。
纪灵儿这句话有份量,此举表明了纪怜羽对他态度的转变。
纪灵儿心情很好,端水回来,重坐床边,“作甚?又担心受人妒忌?”
实则纪灵儿猜对了,但姬仇哪能承认,“没有,我在想王老七,他是无辜的,你们的坐骑中毒一事与他无关,他也是被人嫁祸……”
不等姬仇说完,纪灵儿的汤匙便递了过来,打断了他的话,“你如何知道他是无辜的,你怎么看谁都是好人?”
姬仇咽下一口清水,发现清口发甜,这才知道水中加了蜜汁和去火药物,感激的看了纪灵儿一眼之后继续说道,“他虽是兽医,事发之前也的确曾经为那些坐骑喂食过药草,但此事真的与他无关,他是被人嫁祸的。”
“口说无凭,刑律堂议罪要看凭据。”纪灵儿说道。
喂水之时说话不便,待漱口过后腾出嘴来,姬仇将整件事情的经过原原本本的说与纪灵儿知道,包括王老七曾经发现灶下所出的草木灰中有乌头气味。
听完姬仇讲述,纪灵儿颦眉侧目,“你的意思是凶手另有其人?”
“对,王老七是无辜的,明日刑律堂议罪,我要前去为他作证……”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