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书 库 排行 全本 搜 索

第七十二章 畏罪潜逃(1 / 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这不成啊,这成什么样子?”姬仇手指额头出言催促,“快些来,只差这一点了。”
纪灵儿想必是真的生气了,坐在桌旁不接话。
姬仇知道纪灵儿生气的真正原因,也知道如何釜底抽薪,但他真的不喜欢炎箭宗的这些人,实则他对纪怜羽也是有些芥蒂的,原因也很简单,冯天伦当初曾经试图杀他,如此恃强凌弱,恩将仇报的卑劣之举,纪怜羽竟然并未将其逐出师门,而是暂夺宗籍,以观后效。
女人一生气,十个有九个会不说话,纪灵儿亦是如此。
纪灵儿不说话,姬仇也不说话,但最终还是姬仇心软了,他想到了事发当晚纪灵儿的舍命相救,拼着身受重伤也不放手。
正准备松口让步,门外传来了敲门声,“姬仇。”
姬仇听出了敲门的是王老七,也未应答,而是先看了纪灵儿一眼。
纪灵儿歪头一旁,亦不表态。
“进来吧。”姬仇回应。
王老七推门,探头进来,见纪灵儿坐在桌旁,急忙冲其挤出了尴尬讪笑。
纪灵儿很不喜欢王老七,亦不曾掩饰自己的厌恶情绪,一刻也不多待,离座起身,向门口走去。
“唉,你把药膏留下啊。”姬仇急忙讨要。
纪灵儿不接话,不转身,径直出门,气呼呼的去了。
王老七知道纪灵儿是生气离开的,也知道是自己的缘故,愧疚的看向姬仇,“这个,这个……”
“你怎么来了?”姬仇问道。
“唉。”王老七叹了口气。
姬仇说道,“你不用担心,明天我跟你一起去见他们,我给你作证。况且我是饲院辅事,坐骑中毒我也脱不得干系,他们若是真要责罚你,便与我一起责罚好了。”
“不用了,”王老七缓缓摇头,“下午律元子找过我了。”
“哦?他为什么见你?他怎么说?”姬仇疑惑问道,此前寻王老七问话的只是扈大娘和天相子,二人一个是饲院主事,一个是内务堂堂主,而律元子是刑律堂堂主,按理说在正式问责之前此人是不应该跟王老七见面的。
王老七没有立刻答话,而是转身走到门口关上了房门,转身回来,拉过凳子坐到姬仇的床边,低声说道,“我要走了。”
“什么意思?”姬仇追问。
王老七沮丧的说道,“事发当晚我们曾经拼命补救,故此他们断定此事不是你我所为,他们也相信我所说的几种毒药混合起效一节,故此断定投毒者另有其人。”
“既然他们相信投毒的另有其人,为什么还要撵你走?”姬仇不解。
王老七说道,“虽然投毒的不是我,但此事我脱不得干系,失察渎职总是有的,他们希望我今晚不辞而别,造成畏罪潜逃的假象,以此麻痹真正的投毒之人,以便于他们日后暗中追查。”
听得王老七言语,姬仇很是意外,他没想到律元子等人会如此处理此事,愣神过后出言问道,“既然你不是投毒之人,也就没有畏罪潜逃的必要,投毒之人不会不明白这一点,一定会生出疑心,他们如此安排,能起到效果吗?”
“能的,”王老七怅然点头,“投毒之人可不知道我早在变故发生之前已经发现了灶下的乌头灰烬,坐骑中毒之前我也的确为盟中修士的坐骑喂过穿心莲和金银花,不管怎么说我的嫌疑最大,为了逃避惩罚,我也确有逃走的理由,凶手不会起疑心的。”
姬仇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一时之间也没了主意,只是长长叹气。
王老七说道,“此事只有律元子和我知道,天相子和扈大娘并不知情,我与你相识一场,蒙你庇护照顾,不忍心就这样走了,特地来与你道别。”
姬仇心情低落,没有接话。
见姬仇心情低落,王老七于心不忍,便笑着岔开了话题,“纪大小姐对你可真的不错,连幽云宗的回春膏都讨来了。”
姬仇没接王老七的话头,而是出言问道,“你什么时候走?”
“见过你,我便走了。”王老七说道。
姬仇撑臂起身,王老七急忙伸手帮忙,“在你昏迷之时纪小姐帮你喂了一枚黄芷回生丹,不是你自己收藏的那枚,而是她重新讨来的。”
将姬仇扶起之后,王老七便去拿夜壶,待他拿了夜壶回来,姬仇正在床头翻动被褥,王老七知道他的银钱放在那里,急忙劝阻,“他们给了我百两银钱,足够我过活安身,那些银钱你自己留着傍身。”
姬仇没有接话,拿过钱袋塞给王老七,王老七坚持不受,推让之下触动了姬仇的伤势,令他倒吸了一口凉气。
见此情形王老七急忙扶着他躺下,又将那钱袋放归原位,整理被褥时看到了那个五行盘,便随手拿了过来。
“你可要打开这个五行盘?”王老七直视姬仇。
“你能打开?”姬仇反问,此前王老七曾经尝试打开这个铜盘,还说了一大堆机关五行的术语,但最终却未能如愿。
“可以。”王老七正色点头。
王老七不是头一次吹牛了,但此前他的脸上从未出现过如此郑重的表情,见他不似说笑,姬仇反倒犹豫了,“里面会是什么?”
王老七说道,“我之前说过了,这个五行盘里存放的既不是灵丹,也不是灵像,而是某位巫族巫师的灵宠。”
“你确定?”姬仇半信半疑。
“确定。”王老七缓缓点头。
“是什么?”姬仇问道。
王老七摇头,“不知道,除非打开五行盘,否则谁也不知道里面是什么。”
“会不会是凶禽猛兽?”姬仇追问。
“有这种可能,”王老七说道,“这种五行盘可以储纳任何灵宠,不管是体形巨大的北冥鲲鹏还是小如谷粟的南荒白蚁都可被储纳其中。”
“打开会不会有危险?”姬仇有些担忧。
王老七没有立刻接话,皱眉沉吟片刻方才摇头说道,“依我看不会,根据你之前所说此物得来的经过,我感觉是有某位巫族巫师故意让你得到的。”
“这个巫师为什么让我得到这个东西,就算让我得到了又有什么用,我又打不开。”姬仇多有疑惑。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