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书 库 排行 全本 搜 索

第七十四章 深夜造访(1 / 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姬仇对巫族少有了解,也不认得巫族的巫师,便是绞尽脑汁也想不出对方为什么要在暗中观察他。
不知道还好,知道了传音虫的存在,便感觉别扭了,想到自己之前与纪灵儿的一些言语可能都被人听了去,便免不得生气羞恼,思虑过后拿着铜盘走向门口,想要开门将其扔掉。
不等他伸手开门,门外便传来了敲门声。
由于之前不曾听到脚步声,突如其来的敲门声便将姬仇吓了一跳,“谁呀?”
“小兄弟,是我。”是个年轻男子的声音。
声音有些耳熟,却也不是非常耳熟,肯定不是饲院的人,但除了饲院众人,他在镇魂盟认识的年轻男子也并不多。
“哪位?”姬仇又问。
“我,神道宗青鸾子,小兄弟可否开门一叙?”来人报上了名号。
听得来人名号,姬仇好生意外,青鸾子便是当日自南山刁难他和王老七的那个人,此人是神道宗主朱云平的弟子,甚受朱云平器重。
“道长深夜来访,有何贵干?”姬仇疑惑发问。
“前些时日贫道受人挑拨,与兄弟为难,丢了气度,失了礼数,今日登门乃是负荆请罪来了。”青鸾子的声音之中带着掩饰不去的尴尬。
姬仇搞不懂青鸾子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又担心他深夜来访心怀不轨,便犹豫迟疑,没有接话。
见姬仇一直不开门,青鸾子讪笑道,“实不相瞒,贫道此来乃是挚情相邀,望小兄弟不计前嫌,携手神道,相聚同门。”
听青鸾子这般说,姬仇方才明白过来,原来这家伙是来下请帖的,看来纪灵儿没有骗他,而今除了炎箭宗,镇魂盟的其他几个宗派也想要他。
没有人会喜欢与自己发生过冲突的人,姬仇也不例外,但俗话说登门就是客,想必青鸾子此番也是硬着头皮来的,也没必要让对方太过尴尬,总让对方站在门口也不太好。
“门没关。”姬仇说道。
获得了他的许可,青鸾子方才推门而入。
姬仇此时脸上涂抹了回春膏,面黑如墨,青鸾子没有心理准备,被吓了一跳。
“早些时候我脸上刚涂抹了药膏。”姬仇原本是想出去扔铜盘的,但青鸾子来了,他也不便出去扔东西,便转身走了回来,为青鸾子拉过一把椅子,“道长请坐。”
见姬仇想要为其倒水却又弯腰困难,青鸾子多有内疚,急忙上前阻止,“小兄弟有伤在身,本不该打扰,快请卧床休息,贫道稍坐便走。”
姬仇坐到床边,冲青鸾子笑了笑,不止青鸾子尴尬,实则他也有些尴尬的,毕竟不久之前二人曾经怒目相向,破口互骂。
青鸾子本不想来,此番是被朱云平逼着来的,本以为姬仇会对其冷嘲热讽,恶语相向,未曾想姬仇对他还算客气,礼数也算周全,彻底颠覆了之前为其留下的无赖泼皮印象。
想到自己当日盛气凌人,青鸾子多有惭愧,落座叹气,“小兄弟,之前多有得罪,你千万不要往心里去。”
“都是些小事,道长也不用太在意。”姬仇随口说道。
青鸾子说道,“实不相瞒,当日之事乃朱大昌恶人先告状,只道受了你的欺辱,又胡乱编造,说了你许多坏话,而贫道爱屋及乌,又知道他是宗主远戚,便自作聪明,试图为其出头,示好于师尊,实则师尊本人并不知情,且事后得知此事,亦曾严厉斥责贫道,小兄弟万不要因为贫道的莽撞之举而迁怒于师尊和神道宗。”
听得青鸾子言语,姬仇对他的印象大为改观,因为青鸾子说的并不是虚假的场面话,而是其真实的想法,这份坦诚还是难能可贵的。
“道长言重了,镇魂盟以镇守天诛为己任,盟中修士皆为正义之士,个人好恶,睚眦误会皆是小事,我从未迁怒宗主,甚至不曾记恨道长,”姬仇说到此处挤出笑容,“况且当日我也讹了你们不少银两,还使诈逼你们将我抬下山去,当日我的那些胡言乱语道长也不要挂怀。”
姬仇是真心想要以微笑表达善意的,之所以是挤出笑容并不是因为违心勉强,而是坐在床边牵动后身伤处。
青鸾子误解了姬仇,只当他言不由衷,心存芥蒂,便再行罪己,谢罪赔礼。
姬仇也知道他误会了,只得实话实说。
但青鸾子又误会了,只当他在下逐客令,只得起身告辞。
姬仇撑腰起身,跟随相送。
到得门口,青鸾子转过身来,“小兄弟天赋异禀,造化通天,习得三昧真火,当真可喜可贺,但三昧真火只是内功心法,少了招数变化,练气之人若求大成,非内外兼修不可,神道宗的昊天神功应九天变化,合天罡气数,乃人族首屈一指的玄妙功夫,小兄弟若有心参研,神道宗必不藏私吝啬。”
虽然早就知道青鸾子此来的用意,姬仇仍然对青鸾子的真诚多有感动,“多谢道长,承蒙神道宗抬爱,惭愧惶恐,只是那三昧真火我还不曾窥入门径,眼下也练不得其他功夫,他日若有需求,定当厚颜求赐。”
虽然没有得到明确答复,青鸾子也已经很满意了,稽首道别,出门去了。
待青鸾子离开,姬仇关上房门,转身回头看到了放在床边的五行盘,便走过去拿在手里,想要开门丢弃。
但刚拉开房门,便发现门外站着一人,来人是个年轻女子,身穿素雅白衣,豆蔻年纪,样貌俊美。
“你可是姬公子?”白衣女子微笑问道。
“你是哪位?”姬仇随口反问。
“我姓柳,名芙,乃幽云宗修士。”白衣女子自报家门。
“哦,姑娘找我有什么事吗?”姬仇问道。
“少侠可是姬仇?”白衣女子追问确认。
姬仇尴尬笑问,“逆血卫士偷袭镇魂盟的当晚我曾经爬在树顶,盟中修士应该都看到了我的窘态,怎地姑娘竟不认得我?”
白衣女子掩面一笑,“恕我直言,当日公子虽然身在高处,却是蓬头垢面,不辨嘴脸,黑暗之中当真看不真切。”
“呵呵。”姬仇苦笑。
确定了他的身份,白衣女子自袖中拿出一只巴掌大小的扁圆木盒递了过来,“早些时候纪灵儿曾往幽云宗要了回春膏,想必是为公子拔毒治伤,这方木盒里的香粉名为净凡尘,与回春膏配合,投入净水之中可以用来洁肤净面。”
“哦,多谢姑娘。”姬仇道谢过后,伸手拿了,他不确定回春膏是不是能够用水洗掉,万一必须用这种香粉,他就用得上了。
“男女有别,我便不打扰了,”白衣女子微笑说道,“惊闻公子练成了旷世奇功,幽云宗上下莫不欢喜欣慰,此乃人族之幸,万民之福,幽云宗有两大通天功法,一名太阴真气,为宗主所习,一名太阳真气,尚无人研习,那太阳真气与三昧真火同为纯阳功法,可互证推研,相得益彰,公子若有心参悟,可往幽云宗去。”
姬仇尚未答话,便听得远处有人咳嗽。
那白衣女子貌似不愿被旁人见到,急急道别,匆匆去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