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书 库 排行 全本 搜 索

第七十六章 奇货可居(1 / 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姬仇曾经与笑雷子打过照面,且在早些时候逆血卫士偷袭镇魂盟的时候曾经得到过笑雷子的救助,故此对这个和善的胖道人印象甚好,见他来到,急忙勉力坐起,穿鞋下地。
“见过笑雷真人。”姬仇冲笑雷子行礼。
“免啦,免啦,”笑雷子摆了摆手,“脸上抹了甚么?怎么这个鬼样子?”
“回真人问,晚辈脸上敷了药,”姬仇答道,“晚辈前日被马蜂蜇了,头脸肿胀,疼痛难忍,只得托纪灵儿往幽云宗讨了些消肿止痛的回春膏。”
“哦,”笑雷子拉过椅子撩摆坐下,翘腿问道,“王老七为何急匆匆的去了?”
姬仇不知笑雷子是明知故问,还是当真不知,亦不知如何回答,只得赔笑不语。
见姬仇笑的勉强,笑雷子感觉有趣,笑问,“他也被马蜂蜇了?”
“好像不是马蜂,他说是牛虻。”姬仇说道。
“哈哈哈,”笑雷子开怀大笑,“定是他嘴脏秽臭,方才招了牛虻来。”
听笑雷子这般说,姬仇知道是他在暗中折腾王老七,而王老七说截教坏话是在刚进屋没多久,这便说明笑雷子一直在暗中窥听。
姬仇走到桌旁为笑雷子倒水,“不知真人深夜造访,所为何事?”
“我自高处见你这草庐今晚人来人往,感觉有趣,便来凑凑热闹,”笑雷子笑问,“如何,你被哪个宗派要了去啊?”
“回真人问,晚辈还不曾打定主意。”姬仇实话实说。
“要不要贫道给你出个主意?”笑雷子笑噱歪头。
截教用的是风雨雷电,雾露霜雪八字辈分,笑雷子是与纪怜羽一辈儿的人物,是姬仇的前辈,此前又曾经救过他,故此姬仇对他多有礼数,“真人愿意指点赐教,晚辈自当洗耳恭听。”
“你练成了三昧真火,奇货可居,眼下谁都想将你收归门下,以求壮大宗派,光耀门楣,”笑雷子说道,“不管你加入哪一宗,其他宗派都会心生失望,我劝你最好不入任何宗派,只以自由身留在镇魂盟。”
听得笑雷子言语,姬仇没有立刻接话,他原本还在为如何选择而发愁,笑雷子的话提醒了他,当不知如何选择的时候,最明智的作法就是不做选择。
见姬仇沉默不语,笑雷子只当他犹豫不决,便再度笑道,“贫道问你,奇货在何时最值钱?”
“嗯?”姬仇分神思虑,没听清笑雷子的话。
笑雷子又换了个比方,“你可知道一个美貌的女子在何时最为受宠?”
姬仇联系前后,猜到了笑雷子想表达什么,便出言回答,“无主之时。”
“孺子可教,”笑雷子端起水杯一饮而尽,将水杯反扣茶盘,“时候不早了,早些睡吧,贫道去了。”
“多谢真人指教,”姬仇真心道谢,“恭送真人。”
“嘿嘿,客气了,”笑雷子站立起身,将椅子还归原位,转身向门口走去,“贫道平日喜欢到处去,搜罗收藏有趣之物,你若得空闲,便往东山寻我,贫道带你四处耍去。”
“好。”姬仇欢喜答应。
笑雷子走到门口,回过头来,冲姬仇坏笑眨眼,“贫道的话千万往心里去,记住喽,女子无主之时最为诱人,一旦嫁人便不值钱了。”
“嘿嘿。”姬仇也笑。
“走了。”笑雷子反背双手,往东山踱去。
姬仇知道笑雷子为什么来,其实笑雷子也是来向他伸橄榄枝的,只不过笑雷子做的非常巧妙,也不逼他立刻同意,而是让他别急着做决定,其实最终目的还是为拉他进截教铺垫准备。
虽然知道笑雷子的来意,姬仇却很喜欢这个胖道人,此人虽是道门中人,却并不端拿古板,大度随意,谈笑风生,竟然拿了女子作比方,好生率性。
人都有好奇之心,姬仇也不例外,首先他对笑雷子就很好奇,因为笑雷子是异类化人,本体是个公天鹅,一想到先前与自己说话的是只大天鹅,姬仇就按捺不住心中的好奇,而笑雷子临走之前的那番话也加重了他的好奇,笑雷子那里肯定有很多好玩儿的东西,而且笑雷子还喜欢到处溜达,这对他来说也是莫大的诱惑,年轻人哪个不喜欢到处玩耍的。
刚准备关门,王老七自远处走了过来,待得王老七走近,姬仇吓了一跳,他此前遭到了马蜂的叮咬,头上脸上都是大包,而王老七此时比他还要惨,嘴唇严重肿胀不说,还殃及了其他五官,也不知是错觉还是真的如此,好像连头都大了。
“呜呜呜呜。”王老七说了句什么。
“你没敷药啊?怎么肿的比刚才更厉害了?”姬仇咧嘴发问。
“呜呜呜呜。”王老七伸手比划。
姬仇无奈叹气,“你别说了,我听不清。”
王老七气恼无奈,跟着姬仇进了屋,指着东山支支吾吾,说的什么听不清,不过听语气应该是在骂人。
王老七并没有发现屋里来过人,只是支吾骂人,起初是站着支吾,后来是坐着支吾,再后来累了,躺着支吾。
姬仇听不清王老七在支吾什么,直到这时他才发现笑雷子虽然长的憨态可掬,心思却异常缜密,笑雷子在喝过水后将茶杯放回了原位,离开之前又将椅子拉回了原位,之所以这么做无疑是不想让王老七发现他曾经来过。
而王老七的嘴巴之所以遭到牛虻的叮咬,除了惩罚他先前出言不逊,应该还有更深的用意,那就是让王老七没法儿说话,不能说话自然也就不能当炎箭宗的说客。
本以为支吾累了王老七也就睡了,未曾想王老七躺下之后又站了起来,来到床边,指着自己的嘴唇冲姬仇支吾。
见姬仇一脸茫然,王老七转身离开,拿着油灯在房中四处寻找。
“你在干嘛?”姬仇问道。
王老七没说话。
见王老七好像在找什么东西,姬仇疑惑追问,“你到底在找什么?”
王老七没法儿说话,听姬仇发问,便指了指他,然后又指了指自己的嘴。
姬仇不明白王老七想表达什么,只能一脸疑惑的看着王老七在房中四处寻找。
屋子很小,王老七四处找过,无有所获,便走到床边伸手去摸姬仇的脸。
“你干嘛?”姬仇歪头躲闪。
“呜呜呜呜。”王老七支吾的同时再度伸手。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