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书 库 排行 全本 搜 索

第八十章 秀美男子(1 / 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姬仇原本忧虑非常,听得纪灵儿言语,心头略轻,“怎么固化?你有什么办法?”
纪灵儿摇了摇头,“我连三昧真火的秘笈都不曾看过,哪里来的办法,只能你自己慢慢揣度。”
“秘笈在这儿,你看。”姬仇侧身将压在枕下的秘笈拿了出来。
见他将如此重要的东西随意放置,纪灵儿眉头大皱,“你将秘笈放在这里?也不怕被人偷了去?”
姬仇无言以对。
纪灵儿拿过那本秘笈,随意翻看了几眼,“秘笈上的内容你背下来不曾?”
“你想干嘛?”姬仇不答反问。
“我只问你背下来没有?”纪灵儿加重了语气。
“背下来了。”姬仇实话实说。
纪灵儿也不犹豫,直接吹燃火折子将那秘笈引燃,投入门旁的铜盆。
“你这是干什么?”姬仇不解。
纪灵儿正色说道,“你说的对,这本秘笈上的确有掩人耳目的篇章,也正因如此,才会近千年无人练成,而今你已经记下了正确的行气法门,这秘笈留不得。”
“你这……”姬仇还是感觉不妥。
不等姬仇说完,纪灵儿就打断了他的话,“你已经将这本秘笈上掩人耳目的篇章撕了去,这本秘笈若是被别有用心的人得了去,本宗的三昧真火就会外传,还是毁去了最为稳妥。”
不得不承认纪灵儿说的确有道理,姬仇也不得反驳,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本秘籍自铜盆里化为灰烬。
有些时候不一起经历一些事情,误会和隔阂是不会消除的,窗户纸也不会被捅破,此前纪灵儿对姬仇多有不满,认为他故作清高,故意拒人以千里之外,以此标榜清高,经过了逆血卫士偷袭当晚所发生的事情,纪灵儿看懂了姬仇,确切的说是更加清楚的看懂了姬仇,在生死关头,姬仇不惜以身相护,挡下了逆血卫士挥砍而来的利刃,此举足见自己在姬仇心中的份量。
姬仇的想法与纪灵儿是一样的,事发当晚如果不是纪灵儿出手相救,自己怕是早就摔死了,即便没有摔死,也会被逆血卫士砍杀,是纪灵儿拼了性命救下了他,他永远不会忘记纪灵儿身陷重围,单手拉着他时的坚毅眼神,那时纪灵儿的手臂正在受伤流血,即便如此,纪灵儿仍然没有放手。
纪灵儿为了替他报仇,不惜执剑追砍冯天伦,闹的镇魂盟人尽皆知,对于这样一个敢爱敢恨,有情有义的女子,不能因为对方是盟主千金就退避三舍,如果担心别人诟病自己攀龙附凤而刻意疏远,与懦夫何异?
被盟主千金心仪,想不沾光是不可能的,纪灵儿又给他搞来一枚黄芷回生丹,也不管姬仇忐忑推辞,看着他服下方才放心离去。
纪灵儿走后,姬仇拿过她此前带来的炎箭宗内功心法随手翻看,看的累了又换了盟规禁令来看,镇魂盟的盟规和其他宗派的盟规大致相仿,简而概之就是仁义礼智信,忠孝廉勇耻,这也是人族所有名门正派一致推崇的,只有坏人才会千差万别,行行种种,而好人差不多都是一样的。
临近中午,王老七来了,为姬仇带来了午饭,而姬仇也正在等他,上午纪灵儿走的时候他向纪灵儿讨要了回春膏,此物对王老七的牛虻叮咬也有奇效。
见到放在床边的修士服饰,王老七先是恭喜了一番,然后才询问在他离开之后,纪怜羽和几位宗主都跟他说了什么。
姬仇知道王老七在担心什么,便如实告知,自己目前还没想好应该拜入哪一宗,仍在拖着。
王老七的年纪大了,经不起颠沛流离了,确定自己不会被赶出镇魂盟,心情大好,想起姬仇的床下还有半坛残酒,便趴伏在地,探伸掏拿。
就在王老七撅着屁股自床下拿酒之际,门外传来了敲门声,“姬公子,我可以进来吗?”
门没关,来人敲门的同时姬仇转头看向门外,只见站在门口的是一个面容俊美的年轻人,年纪约莫十八九岁,修士穿戴,瓜子脸,大眼睛,唇红齿白,肤白貌美。
先看脸,再看胸,之所以看胸是为了确定此人性别,此人好看的不像男人,声音也很纤细,不过胸脯是平的,应该还是个男的。
“你是哪位?”姬仇问道。
“回姬公子,我乃幽云宗弟子,姓林名天舒。”来人微笑回答,一笑,脸上竟然还有俩酒窝。
姬仇不认识此人,但人家已经来了,总不能不让进门,只得回以笑容,“请进。”
林天舒移步进门,恰好见到王老七灰头土脸的拿了酒坛子自床下出来,不由得面露嫌弃,抬手掩鼻。
王老七是个杂役,而来人是个修士,见到此人,王老七有些尴尬,抱着酒坛赔笑退后,站立墙角。
姬仇正在吃饭,按理说客人进门,是不应该继续吃的,但见此人言行举止少有阳刚,又见他嫌弃王老七,便不很喜欢此人,既不下床,亦不放筷,“你有什么事吗?”
“回姬公子,我此番是受宗主遣派而来,邀请姬公子往幽云宗一行。”林天舒轻声细语。
“我身上有伤,行动不得便利,怕是去不得。”姬仇直接拒绝。
听姬仇这般说,林天舒多有意外,愣神过后方才笑道,“宗主知道姬公子有伤在身,幽云宗多有生肌止痛的神异丹药,此番相邀乃是请姬公子前往试药。”
“多谢司马宗主美意,但我行走不便,真的去不得,还请兄台转告司马宗主,待我伤势略有好转,必当登门道谢。”姬仇继续推辞。
听得姬仇言语,林天舒亦不便勉强,只得略作问候,拱手告辞。
待林天舒出门,王老七将酒坛放于桌上,走到门口想要关门。
“别关。”姬仇阻止。
王老七不解回头。
“男人抹的什么胭脂水粉?”姬仇多有反感。
“当是女人堆里待得久了,染了些女人气息。”王老七笑道。
姬仇吃光了碗里的饭菜,放筷子擦嘴,“幽云宗怎么还有男弟子?”
“有啊,我之前跟你说过了,幽云宗也有男弟子,只是不多,”王老七走过来拿走了饭碗,“幽云宗派他来请你,想必是为了避嫌,担心我们的纪大小姐心生芥蒂。”
“还不如派个女弟子来呢。”姬仇随口说道。
王老七嘿嘿一笑,转而问道,“你可要喝酒?”
“不喝,”姬仇摇头说道,“你也不要喝,待伤好以后再说。”
“你不喝,我拿走了哈。”王老七说道。
“你的嘴脸肿成这样,最好不要饮酒。”姬仇说道。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