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书 库 排行 全本 搜 索

第九十二章 北上聚窟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听得王老七言语,姬仇并未接话,只是点了点头。
王老七此来的主要目的是确认姬仇为什么会加入截教,而今他已经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纪怜羽让纪灵儿对初入炎箭宗的姬浩然进行帮扶和指导,此举惹得姬仇心中不快,故此改投截教。
王老七对此深信不疑,因为姬浩然虽然一直以来对姬仇多有刻薄,但姬仇却对这个本家小叔很是关心,也只有事关纪灵儿,才能令姬仇对姬浩然的态度发生如此巨大的转变。
很多时候真相并不一定就是真相,王老七自认为自己知道了真相,却不知他所知道的真相只是姬仇想让他知道的,真正的真相只有姬仇自己知道。
由于明日姬仇要早起上路,王老七便没有多待,道喜过后又打着讨喜的借口要了些赏钱便心满意足的走了。
王老七刚走,来了几个截教的小道人,恭恭敬敬的喊姬仇太师叔,问明来意,原来是过来给他搬家的,他已经加入截教,理应有自己的住处了。
姬仇以天色已晚为由拒绝了,但几个小道人却执意要他去住处看一眼,只道哪里不满意还可以改动。
姬仇无奈,只能随他们几个去了,这几个小道人年龄跟他差不多,他却比人家长了两辈儿,他倒是想平易近人,与人家打成一片,但人家却始终对他待之以礼,战战兢兢,恭恭敬敬。
这几个小道人的举动也颠覆了姬仇对截教的认知,他本以为截教门规不严,老少一堂和气,现在看来好像不是这样,截教的尊卑等级也很是森严,门规礼仪长辈可以不在意,晚辈却不能不遵守。
姬仇本以为截教给他准备的住处是宫观里的一间道舍,未曾想却并不在宫观里,而是宫观之外的一个独门独户的院子,居高临下,视线很好,院子里有一栋两层小木楼,古色古香,清幽雅致,与他之前住的小木屋有天壤之别。
之所以有这么好的住处,也得益于他的长辈身份,道舍里住的都是后辈,所有雷字辈分的前辈真人都有自己单独的住处。
小道人点燃灯烛,秉烛引路,带姬仇上下察看,看得出来这处院落已经许久没人居住了,先前应该是闲置的,问过小道人,确是如此,这让姬仇安心不少,世间所有的矛盾和仇怨都源自侵犯了他人的利益,除了一些必须要争的东西,那些无关紧要的东西能让就让,倒不是胆小怕事,而是一旦发生了矛盾冲突,会严重牵扯和浪费自己的精力,令自己无法专心致志的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回到山下木屋已经是二更时分,五更就要动身,姬仇不敢耽搁,简单洗漱之后便卧床睡了。
四更过半,有人过来喊姬仇,敲门的是个男子,声音有些耳生,带有明显的南灵荒口音。
起身开门,发现门外站着三个年轻人,两男一女,不是旁人,正是之前选择拜入截教的明珠城三人,明珠城也在中州以南,在南灵荒以东,距南灵荒不远,故此带有此方口音。
“见过小师叔。”两个年轻男子笑着冲姬仇见礼,他们得的是电字辈分,故此以师叔相称。
“这个,这个,别这么喊。”姬仇尴尬摆手,这三人都比他大,喊的他十分别扭。
“小师叔,我叫姜伯,这是我兄弟姜仲,”那为首的年轻人反手指着站在台阶下的女子,“这是姜熙,你昨天应该见过的。”
姜熙个子很高,比姜伯和姜仲兄弟还要高出半头,肤白貌美,体态丰腴,见姜伯冲姬仇介绍自己,便爽朗的冲姬仇摆手打招呼,“你好呀,小师叔。”
姬仇不知如何应答,只得赔笑侧身,“快请进。”
姜伯摆手说道,“不了,不了,我们是来喊你去殿前广场集合的,时辰不早了,您赶紧准备吧。”
姬仇昨晚就准备好了洗脸水,仓促洗过脸,又倒了凉茶漱口。
正准备出门,突然听到异物落地的声音,歪头一看,掉在地上的竟是那五行盘。
见此情形,姬仇眉头微皱,这铜盘里住着一只巫族的传音虫,留它在身边总有被人偷窥的感觉。
他本不想带了铜盘在身上,但转身之后又改变了主意,这东西不能留在身边,得扔掉,扔近了怕那虫子再飞回来,此番正好带出去自途中扔掉。
想到此处,便转身回去捡起了铜盘。
在其捡起铜盘的瞬间,一道低沉的声音自铜盘传来,“带在身边,自有益处。”
姬仇原本已经拿了铜盘在手,突如其来的声音把他吓了一跳,惊慌撒手,铜盘落地。
“小师叔,快点儿。”姜伯在门外催促。
姬仇愕然答应,小心翼翼的捡起铜盘,本想塞进怀里,犹豫过后还是塞进了腰囊,腰囊里有银两,也不知道此行用不用的到。
姬仇出门闭户,带着满心疑惑随三人往殿前广场去,先前的声音是发自铜盘的,毫无疑问是有人通过传音虫与他说话,说话之人无疑是这传音虫的主人,也就是一位巫族的巫师,但是他此前从未与巫族打交道,并不认识什么巫师。
不过先前的说话声低沉厚重,也不似心术不正之人,只是不知道此人所说的自有益处是何所指。
尚未走到大路,姬仇便发现姜伯和姜仲兄弟是个话唠儿,话唠其实比不苟言笑要好相处的多,很容易与之打成一片,不用姬仇询问,二人便主动讲说此番前往聚窟州的详细步骤,此番前往聚窟州的共有一千多人,其中有一半为随行,所谓随行就是驱乘自己的坐骑负责运送他人,另外一半就是在此前逆血卫士偷袭镇魂盟之战中失去了坐骑的修士。
前往聚窟州的途中所有人都在一起,去到聚窟州之后则是各宗分头行事,在聚窟州一共滞留三天,届时各宗重新集合,一起回返。
由于聚窟州是异族的聚集地,众人前往降服坐骑犹如火中取栗,多有危险,故此此行各宗都派出了一名领队,截教派出的是笑雷真人,其他各宗派出的是谁目前还不知道。
待四人赶到殿前广场时,广场上已经聚集了很多人,还是按照之前位置各自列队,此番姬仇已经有了宗派,便主动站到了广场最右侧。
炎箭宗的队列位于广场正中,与截教队列之间隔着阐教,姬仇转头寻找,看到了站在队列前面的纪灵儿,也看到了站在纪灵儿旁边的姬浩然。
姬浩然正在跟纪灵儿说话,但纪灵儿对他少有回应,待得发现姬仇正在看自己,纪灵儿毫不避讳的冲他招手打招呼。
姬仇微笑回应,姬浩然转头看到了姬仇,板着脸冲其点了点头,姬仇回以尴尬一笑,他从未想过跟姬浩然的关系会搞成现在这样,要说反目成仇倒也不至于,但别扭生疏总是有的。
远行少不得干粮,庖院众人抬了箩筐过来,为即将出行的众人分发干粮,每人五天的干粮,往返各一天,自聚窟州滞留三日。
这么多人前往聚窟州是件大事,动身之前纪怜羽亲自训话,意简言赅,强调三个问题,一是注意安全,莫生是非。二是莫要恃强凌弱,杀戮异族,以招抚为主。最后一点就是不管招抚的是飞禽还是猛兽,尽量正常一点儿,言下之意就是别抓些稀奇古怪的东西回来,不好饲养。
此番前往聚窟州的修士大部分都不是第一次去了,都有一定的经验,也不用说的太详细。
姬仇和四大主城的十二人以及少量刚刚晋级的高级修士,自有各宗领队与他们讲说,也不用盟主亲自赘述。
简单的交代之后,众人准备启程,两人一乘,姬仇自然由笑雷子亲自携领,而纪灵儿也并未驱乘纪怜羽的那只黑雕,而是由他人携带。
见此情形,姬仇好生欣慰,实则纪怜羽有两只坐骑,除了那黑雕还有一只金翅大鹏,纪灵儿完全可以借用黑雕,之所以不这么做无疑是不想负载姬浩然,刻意与之保持距离。
五更一到,大量飞禽自四处升空,飞禽在升空之时都会发出开心唳叫,高亢响亮,此起彼伏。
情绪是会传染的,听得飞禽兴奋唳叫,笑雷子的三足金蟾也忍不住吐气发声,舒展胸怀,“呱,呱……”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