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书 库 排行 全本 搜 索

第九十三章 同门师兄(1 / 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其他飞禽的叫声多有锋芒锐气,三足金蟾的呱呱之声混杂其中甚是违和,笑雷子不但不阻止,反倒面有得色。
起初姬仇还不明所以,待得片刻过后众鸟噤声,空中只剩下三足金蟾的呱呱怪叫方才恍然大悟,原来这禽兽也有高下之别,等级之分,三足金蟾虽然形态怪异,样貌丑陋,却是这群飞禽之中道行最深的,它一发声,其他飞禽皆不敢挑衅争鸣。
姬仇最担心的是三足金蟾是蹦着前行的,事实证明是他多虑了,三足金蟾升空之后彷如入水浮游,三足缓慢蹬踏,虽是破空疾行却大显悠闲。
由于三足金蟾形体巨大,负载两人甚是轻松,姬仇与笑雷子并肩而坐,迎风前行。
此番升空北上的飞禽坐骑大约有五六百只,每只飞禽背上都负载着两个人,升空之后黑压压的一片,飞行时仍然遵循各宗本位,幽云宗居左,其右是神道宗,居中的是炎箭宗,炎箭宗的右侧是阐教,截教众人的坐骑位于最右,众人的坐骑大部分都是禽鸟,只有四五只是他属异类,皆在截教队列,一头背生双翅的花斑巨彪,一头无翅且可踏云的白色云豹,一只翼展过丈的玄翅蝴蝶,一只叫不上名的昆虫,还有一只长着肉翼的大鲵,此物像大鲵却不是,据说是鲲的混血后裔,具体是什么东西估计连它的主人都不知道。
纪怜羽临行的告诫不是没有原因的,截教笑骂由心,特立独行,心性决定了行为,乖张之人必行乖张之事,按理说降服何种坐骑是修士自己的事情,但问题是鸟兽之外的坐骑实在是不好养,为了养那玄翅蝴蝶,东山种了三亩花田供其采食,为了养那长着肉翼的大鲵,只得自半山腰挖了个偌大的水池,还得天天换水。
起初他还不知道三足金蟾为什么一直趴在棚舍旁边的白色石头上,后来才知道那不是普通的白石,那是极北寒玉,是专门搞来给三足金蟾避暑纳凉的。
众多坐骑升空之后也不是一字排开的,而是分了高下,长辈的飞禽飞在较高的地方,其他坐骑飞的较低,修行中人最重长幼尊卑,驱乘飞禽出行,飞的不能比长辈高。
除了四城的这些人和初晋高阶的修士,其他修士的脸上见不到期待和激动,原因也很简单,他们原本是有飞禽的,只是在之前的战事中战死了,坐骑与主人的关系甚是亲密,失了坐骑等同丧偶,他们此番过去不是初婚娶妻,而是再婚续弦去了。
笑雷子的心情倒是很好,他喜欢到处游玩,但天诛脱困之后行动便不得自由了,实则镇魂盟的修士也不是一直猫在镇魂盟躲灾避难,也会密切关注逆血卫士的动向并频繁出动阻拦截杀,只是行动很是隐秘,无关人等少有知情。
见笑雷子不时摩拳擦掌,偶尔还会擦嘴捋须,姬仇便多有疑惑,“真人……”
“什么真人,喊六师兄。”笑雷子及时纠正。
“六师兄,聚窟州有什么好玩的吗?”姬仇问道。
“好玩儿的没有,好吃的却不少。”笑雷子低头俯视,见众人离他们较远,方才压低声音小声说道,“你得了造化了,与我同行,那聚窟州人迹罕至,多有美食绝味,待我去一一寻得,或烹或煮,做与你吃。”
担心笑雷子贪吃误事,姬仇便婉转劝阻,“此番我们是去降服坐骑的,总不是到处寻吃的,若是被旁人看到,怕是不好。”
“你非要与他们同行吗?”笑雷子坏笑,
姬仇无言以对,只得尴尬赔笑,笑过之后想起一事,“对了,六师兄,我排行老几呀?”
“你连师父都没有,只得师叔与你做籍师,哪来的排行?哦,对了,你肯定是老幺啊,不会有人比你更小了。”笑雷子说道。
姬仇刚想接话,却发现一只白鹤自左侧攀升飞来,白鹤上站着两个年轻女子,其中之一正是纪灵儿。
“笑雷真人,这是我昨夜亲手烘焙的点心,与你尝尝。”纪灵儿说着扔过来一包点心。
笑雷子延出灵气凭空接住,大笑说道,“哈哈哈,少拿贫道当幌子,我怕是沾了小师弟的光吧?”
笑雷子的声音很大,周围众人都听的一清二楚,此言一出,姬仇瞬时红脸。
纪灵儿比他坦然的多,亦不反驳,冲白鹤主人使了个眼色,白鹤敛翅减速,滞后下落。
“哎,这小妮子对你是真好啊。”笑雷子解开手绢拿了块儿点心咬嚼。
“你乱喊什么?”姬仇不敢抬头。
“你是不是傻?”笑雷子压低了声音,“她是故意当众示好于你,以此表明心迹,让那些对她心存非分之想的男子知难而退,我高声说话乃是配合于她,你应该感谢我才是,为何怨我?”
姬仇没有接话,仔细想想笑雷子所说确是实情,因为此前在殿前广场纪灵儿也有机会送他点心,但纪灵儿却没有在地面上送,而是选了一个身在空中众目睽睽的时机。
“择一桐而弃万木,好女子,好女子,”笑雷子又捏了块点心在手,“若是换成平常女子,面对诸多逢迎示好,定会含混隐晦,以求兼得,绝不会似她这般果断明晰。”
“六师兄,你既然明白这个道理,为何先前让我在面对各宗邀请时含混拖延,不与表态?”姬仇皱眉问道。
“哈哈,那是因为截教想收你。”笑雷子甚是得意。
见姬仇一脸嫌弃,笑雷子笑的越发得意,“实话也不瞒你,不止是我,几位师兄对你也很是欣赏,只是担心你愚忠愚善,过于迂腐,还好,你虽然仁善宽厚,却不失血性,别人对你的女人有非分之想,你并不忍气吞声,这就对了,你那个本家叔叔不是什么好东西,正所谓窥一斑而见全豹,我虽然不知道他之前是如何待你的,但是看他在镇魂盟对你的言行,颐指气使,呼来唤去,怕是之前也好不到哪儿去,我并非教你忘恩负义,而是让你恩怨分明,明辨是非。”
笑雷子说话之时姬仇一直在左右张望,笑雷子此番并未刻意压低声音,他担心旁人会听到。
“哎,我与你说话呢,乱看什么?”笑雷子推了他一把。
“哦。”姬仇不愿继续这个话题,急忙岔开,“六师兄,有句话我一直想问,只是怕惹你生气。”
见姬仇这般神情和语气,笑雷子便猜到他想问什么,“我不是人哪,我的本体本是一只白鹅。”
“但是我怎么看你跟人无有不同啊。”姬仇说道。
笑雷子摘下腰间水囊喝了一口,然后继续吃那点心,“这个就说来话长了,首先你得告诉我人是什么?禽兽是什么?草木是什么?顽石又是什么?”
不等姬仇回答,笑雷子便主动说道,“全是气,乾坤天地,太极阴阳,世间万物皆为阴阳二气所化,人如此,禽兽如此,草木顽石亦是如此,无非是阴阳二气多寡不同,并无本质差别。”
姬仇隐约懂了,缓缓点头。
笑雷子继续吃那手绢里的点心,“这点心甚是可口,不过与那聚窟州的鱼鸟还是差了许多。”
“六师兄,你既是异类,为何还要吃那血肉食物?”姬仇问道。
“我他娘的本来也不是吃素的呀。”笑雷子随口说道。
“哦。”姬仇点头。
那包点心的布包是个手绢儿,很小,也包不了多少点心,眼见笑雷子已经吃了大半,姬仇便有心讨要,但他初入截教,也不太放得开,斟酌过后还是没有张口。
他不要,笑雷子就一直吃,到最后姬仇到底忍不住了,“六师兄,你给我留几块啊。”
“看你那小气的嘴脸,吃你几块点心又能怎地,待得去的聚窟州,你少不得麻烦我。”笑雷子将吃剩下的点心递了过来。
“你都吃了吧,我不要了。”姬仇往回推。
“嗯?”笑雷子侧目歪头。
“你说得对,去了聚窟州我少不得麻烦你,你都吃了吧。”姬仇笑道。
“不吃了。”笑雷子又递。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