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书 库 排行 全本 搜 索

第九十五章 无家寡人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一炷香之后,镇魂盟的一众飞禽飞抵云阳城,自南门外敛翅落地。
早在众人飞抵云阳城之前,城墙上的守军就发现大量飞禽自南方飞来,第一时间便通知了城内众人,故此在众人落地之后,城主姬东阳便亲率城中守军迎出门外,五宗领队之人有与姬东阳相熟者,见礼寒暄,道明来意。
镇魂盟是何等存在,能在云阳城盘桓落脚乃是云阳城的荣耀,再得知独子姬浩然为感应五行玄灵之人,姬东阳喜不自胜,急忙将众人迎入城中,并指派手下招呼各宗弟子并为坐骑提供食水。
难得回来一趟,姬仇也想回家看看老仆福伯,但刚想随队进城,姬浩然就回头冲他喊道,“姬仇,你先前曾在饲院做那杂役,知道这些飞禽食性,又是云阳城子弟,也算主家,且留在城外照顾飞禽。”
姬仇也没有多想,应声止步,转身走了回来。
姬仇倒是没什么怨言,但有人不愿意了,笑雷子与姬东阳等人走在一处,听得姬浩然言语,脸上的笑容立刻消失,极为罕见的板起了面孔,原本已经走到城门处,突然拂袖转身向城外走去。
事发突然,包括姬东阳在内的所有人都愣住了,姬东阳不明所以,急切说道,“笑雷真人请留步,请入城奉茶。”
“你们云阳城的茶水我们截教喝不得呀。”笑雷子冷声回应。
见笑雷子话里有话,姬东阳眉头大皱,急忙看向与自己有过几面之缘的神道宗领队,“昔阳真人,这……”
昔阳子一时之间也没反应过来,亦是一头雾水。
笑雷子是截教领队,他不进城,截教众人自然不会进去,纷纷调头回返,场面瞬时尴尬非常。
姬东阳急忙转身,快步跟上了笑雷子,“笑雷真人,老朽事先不知诸位鹤驾莅临,未能远迎,失了礼数,还请多多包涵。”
“姬城主言重了,”笑雷子冷声说道,“截教乃末流小派,贫道的小师弟也只配在城外投食喂草,我们又岂敢劳烦城主大驾相迎。”
此言一出,五宗众人鸦雀无声,这等场合,换做旁人定会隐忍迁就,以维持和气场面,但笑雷子不管这么多,直接给云阳城一个下不来台。
得旁人提醒,姬东阳这才发现姬仇所穿道袍与笑雷子相同,他是见过世面的人,反应及时,应对稳妥,急忙冲姬仇微笑招手,“姬仇,到家了,为何不进来。”
姬仇此时也是尴尬非常,他既感谢笑雷子与他出头,又担心笑雷子此举会让云阳城众人对他心生不满,听得姬东阳言语,急忙说道,“我是云阳后辈,诸位道友途经云阳,我理应尽地主之谊,六师兄,你们快随城主进去,我留在城外忙碌一阵,稍后就往城中寻你们。”
听姬仇这般说,笑雷子也没有继续令众人难堪,在姬东阳的牵拉之下向城中走去,便是进城,嘴里也不闲着,“便如你所言,这可是你自己要留,而不是有人苛刻虐待于你。”
这就是截教的作风,和当面打脸没什么区别,姬东阳听在耳中,恼在心里,但他恼的不是笑雷子和姬仇,而是姬浩然,也不主动告知姬仇此时的身份,害得他在众目睽睽之下丢了颜面,还落了个苛刻虐待的恶名。
见姬东阳气恼的瞅自己,姬浩然有些慌了,急忙寻找理由缓解尴尬,“父王,这位是盟主千金纪灵儿,而今是我的……”
不等姬浩然说完,纪灵儿就打断了他的话,冲姬东阳抬手见礼,“王爷,我叫纪灵儿,家父纪怜羽,姬仇曾经救过我的性命,我与他心灵相投,也不往城中去了,且留在城外陪他。”
纪灵儿说完,转身就走。
气氛本来已经很尴尬了,纪灵儿一走,气氛越发尴尬,姬浩然迫不及待的想要回云阳城乃是抱了炫耀之心的,不曾想却搞了个丢人现眼,所有的风头都被姬仇抢了去,气恼之下恶狠狠的瞅了姬仇一眼。
姬仇看到了姬浩然在瞅他,也知道姬浩然现在气的要死,但他实在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从落地到现在,他没说什么,也没做什么。
笑雷子乃截教前辈,他只要进城,事情就能顺下来,姬东阳身为主家,总不会将事情搞僵,哈哈一笑,引着众人往城中去了。
姬仇站在远处,目送众人走远,看着纪灵儿向他走近。
“你这是做什么呀?”姬仇低声说道。
“做我想做的事情,”纪灵儿说道,“父亲只是让我帮扶指导他,并未让我陪护照顾他。”
“你这搞的他多没面子。”姬仇说道。
“啧。”纪灵儿瞪眼。
姬仇不是第一天认识纪灵儿了,知道她是什么脾气,见她生气,急忙说道,“你做的对,只是我以后怎么见他们。”
“既然入了镇魂盟,生是镇魂盟的人,死是镇魂盟的鬼,与云阳城再无瓜葛,你想回来就回来看看,你不想回来,谁敢逼你?”纪灵儿千金大小姐的脾气显露无遗。
姬仇赔笑点头,忍让也好,迁就也罢,都不是没有原因的,纪灵儿的所作所为值得他迁就,
修士的坐骑不同于寻常骡马,自有灵性,不需拴捆,除了二人,各宗也都留下了一些修士,待得食水自城中送出来,姬仇便忙碌着指引众人进行投喂,纪灵儿自然不会做这些,只是自树荫下远远的看着。
云阳城乃人族最大的城池,设宴款待镇魂盟众人毫无压力,考虑到还有少数人滞留城外,便自城外开了两桌,菜品酒水如城中无有二致。
姬仇无心吃喝,待得忙完便与纪灵儿往城中去,他挂念福伯,想回去看看。
城中众人大多认识姬仇,见他衣裳光鲜,又有一个绝色女子相陪,便多有窥望指点。
“你好像在城中的口碑并不是很好。”纪灵儿笑道。
姬仇尴尬一笑,知道纪灵儿为什么有此一说,因为他也听到了众人对他的称呼,‘狗腿子’。事实上他在云阳城也的确是姬浩然的跟班儿,而且还专职背锅,坏事儿都是姬浩然干的,但罪名都是他来背。
云阳城很大,足足走了半柱香姬仇方才回到老宅,却发现大门紧闭,挂有锁头。
就在姬仇疑惑观望之际,一个王府的婢女自不远处走来。
“哎,小吉祥,福伯呢?”姬仇拦住了那个婢女。
“福伯?你不知道么?”婢女有些意外。
“知道什么?”姬仇心中浮现出了强烈的不祥。
“你走后没几天福伯就去世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