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书 库 排行 全本 搜 索

第九十六章 分头行动(1 / 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听得婢女言语,姬仇瞬时如坠冰窟,愕然呆立,茫然无语。
见姬仇不再说话,婢女道声节哀,转身走了。
“福伯就是你之前所说的那个仆人?”纪灵儿轻声问道,她当日曾经和姬仇自山中独处了不短的时间,听他说起过自己的一些情况,知道他父母早亡,家中只有一个相依为命的老仆。
姬仇努力控制,令自己不至于悲伤失态,“是。”
纪灵儿叹气过后柔声安慰,“生老病死,又有几人能够逃脱,宽心些,不要太难过。”
姬仇低着头,不说话。
“进去看看吧。”纪灵儿说道。
姬仇抬头看向纪灵儿。
纪灵儿微笑说道,“我想看看你长大的地方。”
听得纪灵儿言语,姬仇自腰上取下钥匙,但拿起锁头却发现好像不是之前的那个,插入钥匙果然打不开。
“这锁头被换过了。”姬仇说道。
纪灵儿闻言眉头大皱,沉吟片刻拔出长剑斩断了锁头。
“你这是做什么?”姬仇很是意外。
“不派人告知与你报丧也就罢了,连锁头都换了,这是不让你再进门么,都是些什么人哪,”纪灵儿推门而入,“走,进去看看。”
姬仇担心睹物思人,触景生情会忍不住落泪,便不愿进去,但纪灵儿却拉着他走进院子,询问院子里的房间先前都由谁居住。
姬仇一边指点解说,一边四顾打量,家是什么,家是亲人住的地方,当亲人没有了,家也就不是家了。
纪灵儿参观姬仇的老宅有很大成分是为了转移他的注意力,缓解他的悲伤,便刻意东问西问,引他说话。
姬仇强打精神,与她说话。
“你这宅子如此破旧,足见姬家对你很是一般。”纪灵儿说道。
“不要这样说,他们对我还是不错的。”姬仇摇头说道。
纪灵儿说道,“我并非有意离间你们,但这宅子真的很是破旧,也无甚像样的摆设。”
“我平时也不在家里住,多数时候都跟姬浩然在一起。”姬仇说道。
“他们连灵堂都没给福伯陈设,想为亡者上香都不能够。门锁也换过了,明显不想让你继续居住。”纪灵儿又道。
“你别说这些了。”姬仇说道。
“日后你还回来吗?”纪灵儿问道。
姬仇没回答,他也不知道自己以后还会不会回来。
“我的家就是你的家,以后你就安心留在镇魂盟。”纪灵儿微笑宽慰。
“呵呵。”姬仇苦笑摇头。
“怎么了?”纪灵儿问道。
“说那些太遥远了,”姬仇说道,“也不知道封印天诛之后我还能不能活下来。”
纪灵儿并不知道姬仇为何有此一说,“你虽然练成了三昧真火,却不是封印天诛的关键,封印天诛需要感应五行玄灵之人,他们五个才是最危险的。”
姬仇没有接话。
纪灵儿转身向门口走去,与此同时低声问道,“你与姬浩然相处多年,对其脾性多有了解,你可知道他可是贪生怕死之人?”
“你问这个做什么?”姬仇随口反问。
“我一直想不明白父亲为什么要让我帮扶姬浩然,”纪灵儿说道,“父亲知道我很讨厌这个人,姬浩然在镇魂盟的所作所为他想必亦有耳闻,这样一个道貌岸然的登徒子,父亲为何对其如此迁就。”
“他没你说的那么坏,”姬仇摇头说道,“他只是有些好面子。”
纪灵儿没接姬仇的话,而是自顾说道,“我怀疑他们在封印天诛的时候会遇到危险,甚至有性命之忧。”
类似的话题纪灵儿此前曾经与他提到过,此番旧事重提,姬仇便重新斟酌要不要与她说实话,但话到嘴边还是忍住了,即便说了又能怎样,只能让纪灵儿跟着担心。
云阳城很是繁华,姬仇身上带有银两,便与纪灵儿一同自街上闲逛,街上人来人往,姬仇虽然心中悲伤,却也不便当众显露,只能强行忍住,与纪灵儿沿街买些吃食果品。
出发之时众人都是带了干粮的,二人也没买太多食物,想到接下来可能需要求助笑雷子,姬仇便买了两个水囊,又沽了些酒倾倒其中。
由于众人此行是往聚窟州降服坐骑,便不能耽误太多时间,自云阳城滞留了一个时辰众人便启程上路。
姬仇一直在暗中打量姬浩然,因为他的缘故,姬浩然之前在众目睽睽之下丢了脸,此番表情便多有阴郁愤恨。
笑雷子当是饮了酒,升空之后便假借打坐低头酣睡,也不与姬仇说话。
知道福伯去世,姬仇的心情本就不好,再与姬浩然交恶,心情更差,亦无心俯览沿途景色,只是坐在三足金蟾的背上出神发愣。
一路无话,到得傍晚时分,笑雷子醒了,打着哈欠俯视下方的山川河流。
“六师兄,咱们现在何处?”姬仇问道。
“还在中州。”笑雷子说道。
“距聚窟州还有多远?”姬仇追问。
“快了,二更时分就能去到。”笑雷子说道。
越往北走,村落越少,到得后来已然是荒无人烟,山势越发险峻,树林也越发茂盛。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