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书 库 排行 全本 搜 索

第九十七章 美味招灾(1 / 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听得笑雷子言语,姬仇哭的心都有了,“六师兄,可否先帮我寻觅坐骑,待得正事办完再往紫竹林寻那竹雉?”
“难道你看不出我胸有成竹?”笑雷子面有得色。
姬仇苦笑摇头,“我没看出你胸有成竹,我只看出你胸有竹雉。”
“信我就好,我自有计较。”笑雷子说道。
姬仇自己也做不得什么,往哪里去全看笑雷子心意,三足金蟾也是笑雷子的,笑雷子往哪里去他只能跟着。
姬仇此时已拥有灵虚修为,夜晚可以清楚视物,半柱香之后发现林下隐约有一座废弃的城池,只是被巨木覆盖,看的不很真切。
“六师兄,聚窟州怎么会有城池?”姬仇问道。
“聚窟州为什么不能有城池?”笑雷子随口反问。
“你不是说聚窟州乃异族地界吗?”姬仇说道。
“异族便不能建立城池么?”笑雷子以问代答。
见笑雷子不好好说话,姬仇便不问了,笑雷子急于前去寻捕竹雉,便授意三足金蟾疾行快飞,三更时分前方隐约出现一片紫色竹林,这片竹林位于两座山峰之间的平坦区域,方圆约有十几里。
到得近处姬仇方才发现这片竹林与寻常竹林大不相同,寻常的竹子最粗也不过碗口粗细,而这些紫竹一抱粗细的随处可见,高度也比寻常的竹子要高,最高的足有十几丈。
这种地方三足金蟾便飞不得了,只能自竹林边缘降落,落地之后三足金蟾长舌急吐而出,自林下反卷而回。
由于三足金蟾的速度太快,姬仇便没看清它卷了个什么回来,直待它再度吐出长舌姬仇方才看清,三足金蟾卷进嘴里的是条紫色的毒蛇。
“六师兄,有蛇。”姬仇急忙提醒。
“此物名为竹叶紫,比那竹叶青的毒性还要猛烈,你且小心些,莫要被它咬到了。”笑雷子往竹林走去,走了几步不见姬仇跟上来,便止步回头,招手催促,“快些走。”
姬仇正想跟过去,却发现三足金蟾再度吐出了长舌,又自不远处卷回了一条毒蛇,只这丈许见方就有三条毒蛇,竹林里的毒蛇定然更多,姬仇打退堂鼓了,“六师兄,我就不进去了,留在这里等你吧。”
“也好,你且寻些干燥竹叶,挖了火坑,等我回来。”笑雷子说道。
姬仇点头答应,目送笑雷子往竹林深处去了。
待笑雷子走远,姬仇拔出长刀砍了一根细竹,以竹竿儿自近处拨动落叶,此处人迹罕至,林下落了厚厚的一层枯叶,一经拨动,落叶之下又蹿出了一条毒蛇。
由于精神一直紧绷,姬仇便有所防范,见毒蛇蹿出便用竹竿儿将其挑起,扔向别处。
眼见姬仇挑扔毒蛇,三足金蟾便吐出长舌将其凌空卷起,拉回吞食。
见三足金蟾反应如此敏捷,姬仇大感有趣,便有意寻找,寻得便挑向三足金蟾,不管他扔的是高还是低,偏左还是偏右,三足金蟾都能精准接住。
近处的毒蛇抓没了,姬仇就往竹林里面寻去,也不往竹子密集处去,只挑那宽阔地带,也不走远,就在方圆百丈转悠。
俗话说人有失手马有失蹄,三足金蟾最终还是失手了,不是没接住,而是没来得及接,姬仇接连扔出两条毒蛇,第一条三足金蟾接住了,但第二条它没来得及接,毒蛇径直冲着面门飞了过去,落到了它的头上,一张嘴,咬住了它的鼻子。
金蟾吃痛,呱呱大叫,连蹦带跳,纵身飞起,往远处去了。
姬仇见状暗道糟糕,万一将三足金蟾给咬死了,自己的罪过可就大了。
不过转念一想,应该没事儿,所谓没事儿有两种意思,一是自己没事儿,可以不认账,蛤蟆又不会说话告状,就说是它自己不小心被咬到了。二是三足金蟾没事儿,笑雷子既然敢将它留在竹林边缘,自然是不担心它会被毒蛇咬到,兴许只是咬的痛了,出去转悠一圈儿也就回来了。
这片区域之前曾经下过雨,干燥的树叶只有中间薄薄一层,好不容易寻得一些,又按照笑雷子之前的交代自地上挖坑,做完这些已是四更时分,劳累一天有些困倦了,但这里多有毒蛇,也不敢睡,只能强打精神,等待笑雷子回返。
事实证明三足金蟾百毒不侵,至少是不怕蛇毒,没过多久它便回来了,趴伏在地,与姬仇一同等笑雷子回返。
笑雷子自竹林之中寻觅搜找,每每惊起飞鸟,姬仇虽然不知道笑雷子的具体位置,却能根据惊叫飞起的夜鸟大致判断出他在什么区域。
起初他以为笑雷子很快就会回来,未曾想一直等到黎明时分笑雷子方才姗姗迟回,也不见他带回很大的猎物,只是手里拿着一个半尺来长,碗口粗细的竹筒。
“来来来,快点火。”笑雷子兴奋催促。
“抓到了?”姬仇问道。
笑雷子没有回答,而是摇了摇手里的竹筒,竹筒里传来了清脆且细微的鸟叫声,根据叫声来看,不是一只,而是很多只。
“竹雉的个头很小吗?”姬仇问道。
“不比麻雀大。”笑雷子说道。
“那也没多少肉啊。”姬仇拿出火折子开始点火。
笑雷子面露鄙夷,“你懂什么,常言道宁吃仙桃一口,不吃烂杏半筐,这竹雉只饮竹叶清露,只食竹花竹米,乃至洁至鲜之物,尤胜龙肝凤髓。”
由于二人是同辈儿,姬仇言语便不用太过拘束,嘟囔道,“说的就跟你吃过龙肝凤髓一样。”
“嘿嘿,你怎么知道我没吃过呢?”笑雷子不无得意。
见火势已起,笑雷子便将那竹筒置于土坑之下,准备往上覆盖竹叶。
“就这么烧啊?”姬仇问道。
笑雷子点头。
“活活烧死,何其残忍?”姬仇说道。
笑雷子摇头说道,“不是烧死,此物不得见火,只以热气闷蒸半个时辰,届时羽毛化去,肠肚成汁,肉骨酥烂……”
“甚是残忍。”姬仇于心不忍。
听得姬仇言语,再见他慈悲神情,笑雷子撇嘴说道,“那三牲六畜你又不是没有吃过,你可曾想过它们在进你口腹之前亦要遭那砍头放血,剥皮剔骨之苦?”
姬仇无言以对。
笑雷子自顾往那竹筒上覆盖竹叶,引火燎烧,与此同时出言说道,“世间万物皆有宿命,人活于世谁也免不得造些杀孽,我道门中人亦不能免,只需谨守那六不食的口腹戒律也就是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